神乐琉璃抿了口茶:“计划确实有,且这个计划也只有你能实现。”

    “哦?

    说说看。”

    凌飞道。

    他心中暗道果然,如果不是如此,找他个人合作还不如找其他燕京来的世家。

    神乐琉璃凝视凌飞;“凌先生,容我给你说个故事。”

    “说。”

    “大概几百年前……”神乐琉璃目光悠悠,“东樱有个极其强大的世家,或者说,王朝!”

    ……这是一栋简单的屋子,什么都没有,只有三个蒲团。

    中间的普通坐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他盘坐闭目,像是在修道。

    咔——门被推开,月近藤走了进来,在蒲团上坐下。

    “义父。”

    月近藤轻声唤道。

    “嗯。”

    老者轻轻嗯了一声。

    月近藤看着老者极为尊重,因为,老者是当年将他从川木明义手下救回来的人!也是老者将他抚养成人,没有老者,就没有他!虽然老者只是他父亲当年的手下,可在他心中,老者已然等同于父亲的位置!月近藤静坐片刻正欲开口,门又被打开,一个蒙面戴着斗笠的怪人走进来。

    他在另一个蒲团上坐下:“师傅。”

    老者睁开眼,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看来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月近藤看了眼戴斗笠的怪人:“不错,只是,后续恐怕不利。”

    “哦?”

    老者看了眼戴斗笠的怪人,“有挫折?”

    “有一个对手,我无法战胜。”

    戴斗笠的怪人沉声道。

    “二十五岁之下,东樱无人能胜你!”

    老者笃定道。

    “这个人来自华国,实力极强,我没信心。”

    戴斗笠的怪人摇着头。

    “哦?”

    老者微微眯眼,“华国的确能人辈出不过,这般人物竟然来东樱,倒是意料之外之事。”

    月近藤眯眼:“所以,我想请义父出山,”“唔?”

    戴斗笠的怪人微微错愕,“让义父出山做什么?”

    “杀了他!”

    月近藤眼眸低垂,带着几分冷意。

    戴斗笠的怪人沉声:“能够培养出这般人物的人,必然非比寻常,其后可能有强大家族。”

    “我知道,但是,这一次的比武招亲我们必须要赢!”

    月近藤目光阴冷,“一定!”

    月近藤如此笃定让戴斗笠的怪人无法理解:“为什么?

    冒这么大的风险,只是为了无足轻重的九条家?”

    “无足轻重?”

    月近藤笑了,“看来义父还没告诉你,九条家,可不是无足轻重。”

    “嗯?”

    戴斗笠的怪人看向老者。

    老者缓缓道:“九条家,家中藏着冠天下之财富!其财富哪怕川木家和流川家、神乐家加起来都比不上!”

    ……“这个王朝之强大冠绝东樱古今。”

    神乐琉璃娓娓道来。

    “那是群星闪耀的年代,能人辈出。

    王朝治下国泰民安,因为国王浅月之夏喜爱珍珠,全国都想方设法得到珠宝。

    那个时期,东樱的珠宝产量何其惊人,浅月之夏在任四十二年,去世后积累了无数珍珠财宝随他陪葬。”

    神乐琉璃道,“那时候可没有那么多家族,只有一个王族,若和现在作对比,财富抵得过川木家、流川家和我们神乐家的总和!”

    “然而,这个强大的王朝仅仅持续了三代。

    三代之后东樱陷入纷争,掀起了战争。

    几大势力作战中需要物资,想到了陪葬的众多珍宝,几大势力为此大打出手,结果各方损失惨重。

    而在这时,却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强大势力,以强大无匹的绝对实力碾压其他几大势力。

    在所有人以为这方势力会称王时,他们却悄然隐去。”

    凌飞侧目,这倒是有意思了。

    “当时传言无数,最有力,最接近真相的传言是……”神乐琉璃看了眼凌飞,“那方势力的人是浅月之夏的守墓家族!他们利用浅月之夏留下的一小部分财富武装军队,然后平定天下乱世。

    他们的忠诚无以言喻,守护浅月王近百年!在天下大乱时本有机会成为天下共主,却因为忠诚重新隐世。”

    “历经数百年,换过好几个国,那个家族好几次出世又隐世。

    每一次他的出世都选择一个势力,帮忙平定乱世。

    在东樱之人眼里,浅月之夏的国好似华夏的汉唐时期,极具归属感。

    这个家族在他们看来,就好似是浅月的化身,和平的象征,只要天下大乱必定出世,帮助东樱平定乱世。

    而上一次的出世,他们辅佐的家族名为……神乐。”

    神乐琉璃看了眼凌飞。

    凌飞一顿,辅佐神乐家的家族?

    “而在数十年前,他们再次隐世。”

    神乐琉璃道,“这个家族,名为:九条!”

    凌飞眼中精光闪过,九条家!他脑中闪过无数念头,猛地无数条线串联在一起。

    ……“九条家是浅月守墓家族!”

    戴斗笠的怪人惊呼出声,眼中尽是惊异之色。

    “不错。”

    老者点头,“九条家世代以守护浅月之夏的陵墓为使命,每一次前朝消亡,他们都会隐匿,消失在历史中。

    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待下一次乱世出现时他们会再次入世。

    或许,那是浅月之夏死前留给他们的使命吧。”

    “原本九条家的下落会一直都是秘密,毕竟前朝消亡,任何消息都会埋藏在历史中。

    但是,君主立宪制的制度,让神乐家并未如早前的王朝一般消失。

    九条家虽然隐世,却还是没能如以往一样隐藏在历史中。”

    老者道,“九条家隐藏得很深,其实神乐家掌管东樱这么多年来一直没人知道它就是浅月守墓家族。

    直到十多年前,九条家出了个叛徒,我才侥幸知道这个秘密。”

    “所以……”戴斗笠的怪人盯着月近藤,“你让我去比武招亲是这个原因!”

    感受到戴斗笠怪人的语气中有几分不忿,月近藤微微一笑:“自然只是一方面而已,本来就是个一石二鸟的计划。”

    “九条家隐藏的宝藏是我们必不可少的东西!川木明义绝非泛泛之辈,即便我们处于优势,也压不跨他。

    宝藏,必不可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