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

    凌飞起身上楼,看来一切都很清楚了。

    兰木山几十年前应该是被九条家包下,而他们的改造估计是为了用来训练九条家的人,不然不至于特意改成危险系数更高的地方。

    去这座山,估计是下一轮的淘汰赛在这里,就是不知道会采用何等方式来进行了。

    凌飞思索着回到房间,好似想到什么,他打了个电话让张少阳让人把饭菜送上来。

    ……川木明义坐在办公室,听着属下的报道面色不断阴沉。

    “川木重工的山下社长已经公开站队月近藤了。”

    新任秘书低声道,“还有沃特伦超市连锁的社长麻生社长也站队了,还有总公司的副社长木村幸……”川木明义手捂着眼睛:“完了吗?”

    “完了。”

    “退下。”

    川木明义挥了挥手。

    秘书躬身离开。

    川木明义揉着太阳穴,形势越来越不利于他。

    当年他的位置本来就是来路不正,尽管这些年用心经营,那群老家伙心里依然惦记着那个人!现在那个人的儿子月近藤回来,所有人竟然都倒戈了!当年川木明义的兄长,也就是前任川木家主,是个雄才伟略的开拓者,制定的诸多策略让川木家得到巨大发展。

    数十年前,东樱的经济无限接近第一大国米国,他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可谓巨大!前任川木家家主除了能力之外,个人性格也是他大受欢迎的原因。

    年轻时的前任川木家主就喜爱广交好友,并且他极具识人之能,还很有人格魅力。

    在游历东樱的几年内,愿意追随他、效忠他的就是数十人!其中有一大半如今都身处高位,在公司内部具有极强的影响力!“当初就应该把所有人都换下去!”

    川木明义心中怒吼,可是,当年的他终归没有这么做。

    当初刚刚上台一是局势不够稳,二是公司也需要这样的人才,所以他放任这群人先做着。

    当然了,他心中不乏想要将这群人拉拢到他手下的想法,毕竟这群人的确是人才,前任家主目光独到,这一点没得说。

    最重要的一点,川木明义以为已经斩草除根,前任家主的一切子嗣都让他杀绝,所以才安心使用这群人。

    万万没想到还有月近藤这遗腹子!二十年了,他拉拢了一部分,可其中还有一部分死忠于前任家主。

    就是这一部分死忠撬动了他的根基,才让月近藤有了和他正面叫板的能力。

    毕竟这部分是实打实川木集团的中流砥柱!这段时间月近藤所宣扬的消息更是致命一击,川木明义位置来路不正,舆论流言的倒向几乎可以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更多人往月近藤靠拢,川木明义形势更加艰难!二十年来他有发展自己的势力,正是这新兴势力才支撑住了自己,否则早已溃败。

    二十年的底蕴,让他有和月近藤分庭抗礼的能力。

    但是,现在天平还在往月近藤身上倾斜……“不能坐以待毙。”

    川木明义垂下手臂,眼中阴沉不已,“神乐家、流川家,这两家必须要拉拢到!只要拉拢一家,另一家不帮月近藤,我的胜算便有八成!”

    “那些小家不过是见风使舵者,也得拉拢,赢了之后分点蝇头小利便足以!”

    “除此之外……”川木明义眉头紧锁。

    “华国所来的世家也不容小觑。”

    这时有声音在办公室内响起。

    川木明义眼皮子抬起,看了眼靠在墙角的一个黑衣人:“黑护,你对华国所来世家了解多少?”

    “今天才得到详细情报,了解不能算多,但却知道这一次来东樱最具分量的人!”

    “什么人?”

    “一个连名字叫出来都能震慑燕京的人!”

    “嗯?”

    川木明义眼前一亮,“谁?”

    “家主你也见过,他是那日在琉璃公主茶会中弹琴那人——凌飞。”

    “是他?”

    “不错,家主,他如今在燕京年轻一辈可以说是数一数二之人,若是能够拉拢他,指不定局面有所改变。”

    “给我看资料。”

    川木明义心中略微激动,可还是很冷静。

    华国强大的世家在东樱未必有足够的影响力帮助自己,说不定还不如一个小型世家呢。

    黑护递上资料,川木明义看了许久许久,眼中闪过失望。

    燕京凌家他知道,可凌家在东樱的势力并不强大,若是在米国,凌家反而更强。

    东樱他帮不上忙……“拉拢神乐、流川两家不易,他们要的利益我们给出得不偿失……若是真的到没办法的地步……”川木明义心中闪过无数念头,轻轻拉开办公桌最底下的柜子,柜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名片。

    名片正面是一张黑暗深渊图,看上去如同旋涡。

    “这个名为轮回的组织,说不定可以帮上忙。”

    ……东樱局势风云变化,变化的动作可能要超过东樱所有人所想,但是,没人知道。

    东樱的局势变化凌飞也关心,却不在意。

    对他而言能分上一杯羹最好,不能的话就算了,保住九条家即可,其余一切都可以不用在意。

    一晚上的休息,次日凌飞早早下楼晨练。

    凌飞晚上压根没睡,他一直在修炼归一决。

    现在卡在宗师初期,有突破之感,却一直没能突破。

    他在做努力,希望可以早点突破。

    毕竟东樱形势可不乐观,指不定有什么样的情况出现。

    东樱此国虽小,可武道之风盛行,出来的顶尖高手必然不少!风云变化之际这些人很大概率会出现,若没有足够的实力,难以保全九条家。

    突破之举势在必行!并且,昨日的暗杀也让凌飞上心。

    昨天的狙击手明显很不凡,其他不说,单是预测到凌飞身法下一步的动作,这就很可怕了。

    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对方看透了凌飞的身法,知道他下一步的动作!想做到看透凌飞的身法,实力一想便知有多可怕!凌飞见过无数狙击手,能够准确判断他身法前进方向的,屈指可数。

    此人,必定是大敌!为了自己的安危,凌飞也得提升实力!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