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号牌的争抢血腥程度凌飞以为会低,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血腥。

    见到难以夺到一枚序号牌,他们的招式手段越发凌厉,拼了命一般。

    越接近尾声越血腥,各种招式都使了出来。

    凌飞双手抱胸,微微颔首,这些人实力也都不弱呢。

    九条凛现在才二十岁,实力几乎快突破到宗师。

    这样的九条凛可称之为天才!若是晚上五年的时间进入宗师之境,那就不能说是天才了,只能说是极为出色的人。

    凌飞现在二十一二岁,他进入宗师之境已经算是极快极快。

    当然,只是通俗意义上的快,凌飞实际上修炼时间只有这么一两年。

    若是让凌飞重生在一个小孩身上,指不定十六七岁就能突破到宗师之境。

    这群人大部分是二十五岁的,他们算是极为出色,都进入了宗师之境。

    天才算不上,却能说是武道精英分子。

    他们虽然进入宗师之境,可真的和九条凛斗起来,估计九条凛大概率胜出!别看他们境界比九条凛高半级,可对于武道的领悟比九条凛要差了太多。

    九条凛在剑道上的天赋凌飞也为之赞叹,每每看到他的出招,回去后都能化为自己所用,这等剑道上的天赋,凌飞也觉得要差她一筹。

    不过战斗天赋上,九条凛就要差凌飞不少了。

    凌飞就是一个变态!十足的变态!不怪燕京之人称凌飞为修罗,他的战斗天赋着实可怕,他是天生的武者,战斗嗅觉、临场发挥、战斗心态、战局把握,每一样都达到了巅峰!可以说这世上战斗天赋胜过凌飞的,没有!九条凛比不上也正常,不过她的战斗天赋也足够强了。

    战斗不仅仅只是看境界,临场发挥、战斗天赋、战局把握都相当重要,九条凛无疑是其中佼佼者!九条凛胜过一般宗师强者,不是问题!看看以前的凌飞,未突破前就能格杀无数宗师强者,皆是因为这些。

    台上的百人终于决出最终十人!甚至是时间都没到就决出,场面太过血腥。

    “看来不用再继续了。”

    九条凛父亲手一挥,后台上来一群身着道场服的男人将地上没法动的参赛者全都送下去。

    清理完毕,九条凛父亲又道:“继续!”

    又是一百人上台,‘舀’很是烦恼,真的找不到凌飞啊!他四处游走扫视,就是发现不了凌飞。

    难道说在这一百个上台里的人中间?

    ‘舀’很是着恼,要是找不到可真的搞笑了。

    若说计划是因为凌飞能力强而失败他还能够释然,这种人都没找到而失败,真是太憋屈了!盯着台上看了半天‘舀’松了口气,没有!凌飞的脸他已经刻在脑子里,绝不可能认错。

    那么,凌飞还在下方,在哪呢?

    凌飞一直默默看着,什么时候上台他完全看心情,想上去了就上去,现在他还不想上去。

    此刻在九条家大广场后头一栋较高的楼层上,九条一心和九条凛并肩而立俯瞰擂台。

    九条一心缓缓道:“凛,那群人都是宗师之境,你看出什么了吗?”

    九条凛凝眸:“境界不同,实力确实更强了。”

    “仅此而已?”

    九条一心侧目。

    九条凛一顿,深思片刻:“凛不知。”

    九条一心道:“看不出来也正常,看出来你便是宗师了。”

    “唔?”

    九条凛心中一动,她老是觉得自己突破宗师之境差一点什么,可这点东西她摸索不到。

    难道就是爷爷说的东西?

    是什么?

    九条一心看九条凛若有所思的模样,微微一笑:“凛,多看看,这种东西我给你细说也无用,必须要自己感悟。

    爷爷能告诉你的是,他们行云流水,自然而然的招式动作。”

    九条凛还是不解。

    “华国有古人提出的说法我觉得最契合这种说法……”九条一心目光悠悠,“道法自然!”

    “嗯?”

    九条凛脑中猛地有灵光一闪,好似悟透了什么,可是又琢磨不到。

    “武道武道就是在追寻道,什么是道?

    每个人的领悟都不同,道法自然,可以说任何人领悟的都是道。

    我们所追求不过是更加贴近道而已。”

    九条一心五指并拢化刀,前劈而下。

    这一劈却让九条凛美眸睁大,他仿佛看到九条一心的手刀带着刀光一般凌厉,还有几分说不出的气势!明明是很自然的随手一挥而已!望见九条凛的讶异,九条一心嘴角牵起,不愧是自己的孙女,看一遍就想到了什么。

    其实,他演示的便是自己的领悟,不只是宗师之境的演示,还是他突破宗师之境后到如今的剑道领悟。

    他简简单单一记手刀却是他一生的剑道精髓,他已然返璞归真,道法自然,能看出一点东西都证明她天赋不弱!契合道,返璞归真,道法自然,这些都是九条一心的领悟。

    如今的他褪去锋芒,可剑道却更加深不可测。

    返璞归真的剑道,手刀也能为天下利器!“好好思考。”

    九条一心淡笑,“今天这等激烈的对战便是你突破的题材,我给你的是公式,你什么时候解题出来,你不日就能踏入宗师之境。”

    九条凛重重点头,脑中思考着九条一心的话,眼睛盯着下方看。

    ……一组接着一组人上台,不知不觉已经上了七组。

    也就是说七百人已经进行了比试,然而广场这还有一千三百多人在!凌飞打了个哈欠,等得实在太无聊了,他准备上台了,玩玩再说吧。

    ‘舀’找人找到头大,一千多号人呐,怎么找?

    并且这群人还是走来走去,位置不固定,使得他找凌飞的难度大大增加,关键他还没法让人家不走,能怎么办?

    “继续!”

    九条凛父亲道,“第八批!”

    不断有人跃上台,凌飞也走往台上走,准备上台。

    ‘舀’找得头皮发麻,心里很是烦躁,不过想到凌飞现在也没上台,勉强算个好消息。

    心里想着‘舀’瞥了眼台上,这一瞥眼瞪大眼睛,只见凌飞翻身跃上了台!“艹!”

    ‘舀’忍不住爆了粗口,还真的是因为找不到人让计划流产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