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凌飞很早便起床洗漱。

    回想起昨晚九条凛的可爱,凌飞忍不住露出笑意。

    九条凛平日都是冷冷地,剑意凛然,说不出的威武霸气。

    可是,在和他相处时,九条凛仿佛是变了个人一样,她是那么害羞,那么笨拙,这样的反差萌令凌飞对她更为喜爱。

    昨晚的吻,让凌飞见到九条凛更加可爱的一面,这个妮子啊,真是奇怪的结合体。

    武道上如冲天利刃,生活中,好似小媳妇般害羞。

    微敛神色,凌飞凝眸。

    今天,也就是九条家比武招亲的日子了,具体细则如何,他还得过去看看。

    随意在酒店里吃了点早餐,凌飞驱车前往九条家。

    还没到九条家,离了几条街,道路就被堵得满满当当,不用说,全都是来参加九条凛比武招亲的人。

    九条凛的比武招亲不仅仅是意味着娶到九条凛,还意味着很可能成为九条家一二把手!未来的九条家会由九条凛执掌,那么,成为她的男人,你的地位不言而喻。

    对普通武者而言,那是变凤凰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会不抓住!至于各大世家,更是心思大动。

    他们若是和九条凛在一起,就是挤进九条家中,依托家族势力,指不定吞下九条家都可能!当然,也少不了觊觎九条凛美色之人。

    九条凛之美,享誉东樱,加之剑道天赋,她也是东樱极出名的人物。

    众人心怀鬼胎,都来到九条凛的比武招亲大会上。

    堵车凌飞也没办法,现在距离比武招亲的时间还有一些,堵着便堵着吧,他也不急。

    ……在九条家远处有一栋楼,楼顶两个男人俯瞰下方。

    “‘苍’,你觉得今天我们的成功率多高?”

    壮汉对身旁的金发男人问道。

    金发男人是西方人面孔,他身形魁梧彪悍,衣襟半开,袒露强健如石头一般的肌肉。

    他眯了眯眼:“‘舀’你太不自信了,我承认这小子厉害,宗师之境却能对抗我们。

    但也只是和‘濛’打了个不分上下,依靠天魔解体这等功法才勉强可以胜过。

    我们只需要采取正确的方法,他必死无疑!”

    “医术给了我们毒药,可当做一项策略,只要想办法让他吸入,借助比武招亲的对手,他就是死也不可能有人知道是我们动的手!”

    苍说道。

    “他是中医大师!”

    舀说道。

    “呵呵,你怕下毒失败?

    即便失败又如何?

    我们正面对敌难道还胜不了?

    他天魔解体,我们便拉扯着打,等他时间过去,必死无疑!况且我们是两个人,他天魔解体之后也不一定能胜过我们!”

    苍说道,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最重要的是……”苍脚上点了点地上放着的一把ju ji qiāng!“我们还有这个!”

    苍昂首,“qiāng械之上,我还没有服过谁!”

    ……堵车堵了很久凌飞才进场,这里是九条家北门的大广场!场地足以容纳好几千人!走进广场内,凌飞随意看了几眼,走到角落处倚墙而视。

    不断还有人进场,人声鼎沸。

    这次的比武招亲来的人真不少,竞争很大。

    当然了,在凌飞眼中,这群人都不够看。

    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人进来一批又一批,凌飞大致推测能有两千多人!凌飞淡淡而笑,看来觊觎九条家的人够多的。

    到现在rén liu才变少,可稀稀落落还有人进来。

    而这时,广场正中央的舞台上走上来一个中年男人。

    他身着道场服,腰间别着一把长刀,气质慑人,带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杀气!凌飞从他眉宇间能看出几分九条凛的模样,莫非是九条凛的父亲?

    这些天过来凌飞很巧都没见到九条凛的父亲,母亲倒是见到,是个温柔典雅的女人。

    中年男人身上的气质和九条凛很像,但又有所不同,他的气质以霸道居多,带着些许凌厉。

    从他的气质中能猜到他的剑道应该是以势为主,承九条家的剑道!而九条凛不同,九条凛的气质以凌厉为主,气势倒在其次。

    九条凛的剑法或许是因为名刀秋水之缘故,导致她有意往“利”这一方面发展。

    至于九条一心,凌飞有些看不透。

    这个老人虽然老了,可正常来说应该会有习武之人的气势才对,但凌飞却感受不到九条一心的剑道。

    凌飞那日为什么如此热衷与九条一心交手?

    因为他看不透九条一心!凌飞有一种感觉,九条一心虽老,可若是真的拔刀,绝不会弱!凌飞沉吟,或许是因为返璞归真?

    前世的他曾经悟到这一层面,可惜没给他实践的机会。

    若真是如此,那九条一心就更值得瞩目了。

    人虽老,强行一战,可慑天下!中年男人走上台,开口道:“各位!”

    他的声音中气十足,有一种浑厚之感,或许是受他气质的影响,声音带着一股摄人之意。

    “欢迎参加小女的比武招亲!”

    中年男人扫视全场,“小女年方二十,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但我九条家嫁女岂能嫁予凡俗之辈?

    故而举办此比武招亲大会,想寻一能胜过东樱无数俊杰的男子,如此方可嫁予他。

    不过,想当我九条家女婿可不容易!”

    “当我九条家的女婿目前就需要做到三点,一,胜过在场两千多人!二,胜过小女!提醒诸位,小女剑道之上的天赋,即便家父年轻时,也自叹弗如。

    在场之人年纪不得超过二十五,想要在这年龄段胜过小女,恐怕不易。”

    中年男人道,“而第三点!需要入赘我九条家,若是做不到,就请退去吧。”

    这三点要求说完全场议论纷纷,不是因为前两条,这两条来参加的人都知道,而是因为第三条!“等一下,你们之前可没说要入赘啊!”

    “就是,怎么能突然加条件啊!”

    “入赘……这。”

    凌飞听到这条件脸色微异,他觉得,好像是九条一心在针对他的感觉。

    不过,要想解决眼下局面,九条一心应该不会故意阻拦自己吧?

    不对,九条一心恐怕是算定了自己不会放弃吧?

    凌飞面色微异,不会放弃,又不会入赘,最后会造成什么结果?

    不就是把局面搞砸了吗?

    夺得第一,然后又不能娶九条凛,九条家危机得解,九条凛还不用嫁出去,问题完美解决!这老头子,想法挺深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