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之内再无轮回组织立锥之地,此等大恨轮回组织怎么可能简单吞下!对他们而言罪魁祸首只有两人:凌飞、易轻舞!这两人,易轻舞是不能杀之人,留之有用,找到机会还得抓她!而凌飞,是一定要杀之人!全盘计划就因为一个凌飞而破灭,凌飞造成了轮回组织在华国如此境地,必不能留!“军主让我们想办法,一定要解决了他。”

    壮汉沉声,“如此大仇,杀是一定要杀的,但是,这小子不简单。

    ‘濛’这家伙已经突破宗师之境,却让凌飞搞成这样,我和‘濛’的实力差不多,想杀他,恐怕不易。”

    医生冷冷道:“对付他,人海战术无用。

    想杀他必须出其不意!我有两手准备。”

    “哦?

    说说看。”

    壮汉凝神。

    “你叫上‘苍’,你们两个制定周详计划进行袭杀!你二人实力皆是突破宗师,一起动手,他敌不过!‘濛’虽说落败,但也说了,那小子天魔解体才能对付得了他,你二人前去,即便他天魔解体也无用!”

    医生道。

    “好办法。”

    壮汉点头。

    “另外。”

    医生走到实验台上,从中间抽出一只试管,里面是一注水一般的液体,“拿上这个,这药物是我最新研制。

    无色无味,奇毒无比,吸入一丝,也会在瞬间暴毙!其状如水,若是置于阳光之下会汽化。

    利用这一特点,你可思考如何对他下毒!”

    壮汉眼前一亮:“好!”

    ……凌飞离开神乐家,回到了奥斯丁酒店。

    在房间里凌飞倒上一杯红酒,轻轻摇晃,脑中想着今日之事,今天他得到了诸多信息,让他更觉得东樱形势的不简单。

    不仅仅是川木家有问题,神乐家看起来也不乐观。

    如果说有某个点引爆,到时候不仅川木家风云飘摇,神乐家也会出事。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恐怕众多世家也都会被牵扯其中。

    而九条家,估计也会被影响。

    并且,川木家的形势比想象中更加严重,川木明义应该是属于劣势方。

    从之前看到的情况来说,月近藤远比川木明义来得淡定,怕是月近藤已然稳操胜券!凌飞对形势上心,除了是为了九条凛,更是想要如何浑水摸鱼。

    “走一步看一步,现在形势微妙的僵住,就等爆发时会变成什么模样了。”

    凌飞端着酒杯缓缓站起,走到落地窗前,俯视下方的京都。

    底下的民众如蚂蚁一般穿梭游走,他目光悠悠。

    民众忙碌一生,却未必不幸福,凌飞这等人计算天下,什么时候被人吞下都不知道,未必比得上那群忙碌的民众来得幸福。

    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生而平等。

    身居高位也有烦恼,烦恼比普通民众要大得多,但是他们的生活质量更高。

    而民众的生活质量不一定高,烦恼却要小得多,最多不过邻里亲戚之间的碎语,又或是一些意外的冲突,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

    生命啊,确实是一个相对公平的东西。

    当然,却也不是绝对的公平…………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着九条家比武招亲的开始,也不算等,凌飞平日无事就去九条家逛逛,看看九条凛练剑挺好的。

    当然了,九条一心这老头的确很烦人,一看到凌飞就把十三近卫叫出来,要和凌飞史诗对决!凌飞只能离开。

    一直到比武招亲前夜,九条凛才有出来的机会。

    这种机会凌飞怎么可能会放过,当即把九条凛叫了出来。

    凌飞的车子停在九条家墙外头,凌飞坐在驾驶座手指轻敲车窗,等着九条凛出来。

    呼——一道声音由墙内发出,凌飞侧目,只见一道黑影从墙上落下,凌飞定睛一瞧不是九条凛又是谁。

    凌飞打量了一下九条凛的着装,她今晚显然是经过特殊打扮的。

    脸上略施淡妆,身着白色长裙,一双可爱的小白鞋。

    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带着几分纯真,和往日风格截然相反。

    “上车。”

    凌飞笑道。

    九条凛有些害羞忸怩,开了车门上来,凌飞开车就走。

    九条凛时不时往窗户里看车窗倒影中的凌飞,抿着樱唇。

    “怎么了?

    都不敢看我,一直看车窗?”

    凌飞问道。

    九条凛一顿,看了眼凌飞收回视线,有些不开心了……因为,凌飞上车以后都没说一下她今天的特意打扮!女孩的心思很微妙,这件事看起来就是一句话的事,可女孩子极为在意。

    女为悦己者容,女孩特意化妆就是为了心爱的人,可心爱之人一句话都不说,能不生气吗?

    费那半天劲化妆为什么,真是,倒不如不化了。

    凌飞笑意渐深,轻声道:“嗯,今天的凛格外可爱呢。

    我仔细看看,原来化妆了呀。”

    其实他知道怎么回事,有这么多女朋友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凌飞突然这么说话让九条凛反而脸色一红,即便希望凌飞关注,可凌飞这么夸张的表扬就让她不自在了。

    “哪有那么可爱。”

    九条凛螓首低下,小声道。

    不过,心里的确高兴了,凌飞其实是注意到的呢。

    凌飞笑容揶揄:“凛,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从来不化妆的,今天这么突然想着化了?”

    “啊?”

    九条凛有些窘迫,肯定是因为要见你才化的,明知故问!让她怎么回答嘛,这种话哪能说得出口。

    “就,就是突然想化了啊。”

    九条凛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这样啊,失望,我还以为是特地为我画的。”

    凌飞无限“失落”的样子。

    上回九条凛就上过当,才不会相信凌飞呢!皱了皱鼻:“当然不是特意为你化的。”

    “不得了,看来我们家凛准备找别的男人去了。”

    凌飞叹了口气。

    “谁要找别的男人啦!”

    九条凛忙道。

    “哦那还是想找我咯。”

    凌飞扭头一笑。

    “……”九条凛嘴巴微微鼓起,“你真是恶趣味,讨厌!”

    “哈哈哈。”

    凌飞大笑。

    确实,凌飞就是恶趣味。

    他老是喜欢这样逗趣自己的女友,看到她们窘迫的样子凌飞觉得很有意思。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