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琴置于樱花海前,凌飞立于其下,在钢琴前坐下。拿钢琴来也在意料之中,毕竟这里是东樱,大概率没有古筝。

    神乐琉璃也走下了露台,在钢琴前方立住身形。神乐琉璃对凌飞展颜一笑:“结果成了这样呢,挺巧的。”

    凌飞目光悠悠:“最好是巧合。”

    神乐琉璃笑容不变:“凌先生,弹什么?”

    “卡农。”凌飞道,这是一首一直喜欢的曲子,凌飞很喜欢弹。

    神乐琉璃颔首:“这首琉璃也很喜欢呢,刚好。”

    “别毁了我的曲。”凌飞淡淡道。

    神乐琉璃一顿,凌飞这话可一点没给她面子呢。可她还是微笑着:“请放心。”

    场瞩目,对于凌飞只有燕京来人有兴趣,场的目光还都是在神乐琉璃身上。神乐琉璃会跳舞这件事没人知道,所有人都没听说过。这反而是让众人更加好奇,真

    的会吗?

    神乐琉璃往前几步对着众人微微欠身,轻轻吸气,注意力集中于凌飞那边。

    凌飞手轻轻抚过请柬,一股难言的熟悉感涌现心头。那是一股回忆的味道,他脑海中不觉间闪过那位伟大女性的音容笑貌。那是……妈妈!

    “叮——”

    舒缓的音乐如同画卷,缓缓铺开。卡农节奏舒缓而动听,让人心驰神往。凌飞的手指于琴键上跃动……

    众人的耳朵一下子被吸住,看了过来。

    神乐琉璃也动了,轻轻舒展身形,配合舒缓的节奏。她腰肢纤细,双臂柔软,轻微的动作就能让人看出她的确有舞蹈功底。

    “好像,真的会!”

    “是啊!”

    音符于凌飞指间倾泻,他脑海中尽是那位伟大女性的样貌。幼年的他备受欺辱,永远保护他的只有那位伟大女性。凌飞的童年是黑暗的,可也是温暖的。她好似黑暗

    中的唯一亮光,照亮凌飞前行之路,多少次在黑暗中踌躇迷茫,就快迷失黑暗中,是她一手将他拉出来。

    绝望的童年,若无那一点温暖,或许凌飞早已撑不下去,母亲是他唯一的依靠。而钢琴,也是母亲教他的,接触到琴键他仿佛能感受到儿时她手把手教导的场景。手

    背上似乎有一双温柔的大手在握着,教他如何弹琴。

    钢琴是凌飞童年的依靠,也是和母亲之间的回忆。那股思念,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反而是因为长久没有接触钢琴,一接触到便泛滥开。

    人间有情,乐器也有灵魂。凌飞的琴声好像能说话,本来还有些许喧闹的露台随着凌飞乐曲的进行而彻底沉默下来。凌飞的曲中带着浓浓的思念缠绵之意,那是孩子

    对于母亲深深的眷!

    众人听得神驰,燕京几人本来准备看凌飞的糗,此刻都是有些呆住,沉浸在凌飞的乐曲中。

    场感受最深的是神乐琉璃,她的舞便是随着乐曲而动,必须感受曲中的情感。开始时她只是正常的舞动,随着乐曲的进行,她从曲中感受到了凌飞的情感,那股浓

    浓的韵味。她不知道凌飞是因何而生的情感,也不知是什么情感,只是,这股情感让她觉得压抑。

    神乐琉璃的舞变得更加哀婉,舞步仿佛是受到了何等折磨的人,踉跄、踌躇、迷茫,还有着无数挣扎。似乎在迎合凌飞儿时的故事,那般痛苦。而随着曲子的行进,

    舞步中多了几分柔和,似是迎合凌飞受到了母亲的温暖。

    凌飞的曲子到了gāo cháo部分,节奏变得更快,更加激昂。那位伟大的女性于雨夜在凌文敬门前叩首一夜,最终病亡,虽然换得凌飞的自由,却让凌飞心中更加压抑,难

    受,两年也没走出阴影。

    神乐琉璃心尖一颤,舞步迟迟,好似能够体会曲中的伤感一般。她回眸凝视凌飞,发现他满面悲伤,眼神中是无尽苦楚。沉浸于曲中的凌飞没有掩饰自己的情感,没

    有平常喜怒不形于色的沉着,有的只是一个怀念母亲的孩子心情。

    神乐琉璃心中不自觉猜测,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故事吗?为什么会如此悲伤。那样的悲伤神情绝不是一个正常弹琴的人能有的,若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更不可能有此神

    情。

    乐曲进入尾声,那股哀婉化作无声,像是流干的泪,虽然再没有眼泪,泪痕却永恒存在。神乐琉璃的舞也从激烈的纠缠悱恻中变缓,呼应凌飞无声的泪。

    最后的悠扬收尾,好似凌飞站在新城,遥望燕京,彻底将过往尘封于心底。

    凌飞的眼眶中不自觉竟有几分湿润之意,回过神的他迅速敛去,但是,那股伤感和压抑却徘徊在心尖久久难以消散。他可以说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但是,他的心底也

    有属于他的温柔!母亲,便是他心底深处的柔软,那是最容易受伤的地方!

    凌飞手置于钢琴之上久久不言,苦笑一声。他没想到,竟然是自己一曲将自己弹哭了。或许,真的是太想念那位伟大的女性了吧。母爱有多伟大,泣血身亡也要为孩

    子博出路,这般情感,让凌飞这铁血男儿也忍不住落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神乐琉璃的舞蹈也停下,望着凌飞她突然很想了解凌飞,什么样的事让他弹出来的曲如此之悲。

    “好!”人群中停顿了许久,猛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场掌声雷动。

    来自燕京的几位相互对视,其中一位轻声道:“凌飞这会儿,动真感情了。”

    “这个杀戮机器也是有感情的。”

    “是啊,或许是想到童年了?还是因为他有过情感上的挫伤?”

    “我觉得,是想到他的母亲了,凌家的事,我有耳闻……”

    而东樱的那部分人,只有小部分对凌飞的曲子表示赞叹,更多的人是对神乐琉璃舞蹈的赞叹。也是的,方才神乐琉璃的舞蹈也精彩绝伦!和凌飞的曲子相辅相成,这

    二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营造出的效果不比世界一流水平来得差!

    一个真情实感,一个有感而发,没有任何交流地配合却达到一股巧妙的默契。此舞曲,担得起精彩绝伦四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