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随手又拍了回去,对面的人再次拍回来。

    并且,对面是四五个人故意聚在一起,凌飞不论拍哪个位置,他们都能给凌飞拍回来,除非凌飞扔到别处。

    但是,凌飞这种不服输的人,怎么可能会接受了挑衅之后扔向别处?

    岂不是示弱。

    视觉效果很震撼,凌飞拍过去对面立马拍回来,花球在两方只见疯狂传递。

    由于双方出手速度都极快,这球飞出道道残影来。

    周围的人看得有些错愕,这是干什么?

    突然都针对凌飞了?

    月近藤笑而不语,饶有兴趣看起这场景来。

    川木英也是微异,这凌飞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神乐琉璃好奇打量凌飞几眼,生面孔,以前从未见过,他是哪家子弟?

    而因为这剧烈的场景,所有人都看过来,包括燕家来的世家子弟。

    他们看到凌飞的脸时个个错愕,一众人面面相觑。

    “那个是……我没看错吧?”

    “真的是凌家那个魔王!我的天,他竟然也来了。”

    “那几个人真是不知死活,竟然得罪他。”

    “要不要出声提醒一下?”

    “提醒什么?

    现在这局势越乱对我们来说越有好处,才有机会浑水摸鱼。

    闹吧,随他们闹吧。

    惹毛凌飞,把东樱搅得天翻地覆才好玩。”

    一群人低声议论几句便下了决定,才不管凌飞闹了什么事,对他们而言,如此最好。

    花球还在乱飞,这次的时间有点久,现在还没到点。

    凌飞开始扩散,将球扔给眼前一切刻意的人,凌飞想看看有多少同伙。

    这就造成了凌飞对手更多的情况,对面好似铜墙铁壁一般,凌飞的所有球他们都能拍回来。

    终于,女佣人高喊一声:“时间到!”

    只见花球从对面落在了凌飞怀中,凌飞微微皱眉,毕竟是计时,偶然性太高的东西,他也没法保证说一定拍到对面时刚好停下。

    “先生,只能你来接受惩罚了。”

    女佣人笑着道。

    神乐琉璃淡笑:“各位,想要什么惩罚?”

    场面微微顿了顿,因为凌飞并非他们认识的人,一下子反而说不出来。

    大家都是世家子弟,明白各自有各自的底线,过分了的肯定不行,出了糗要是记恨上可就麻烦了。

    而燕京来的各位世家子弟则是笑容深深。

    “诶,能让凌飞演才艺,天大的好机会啊,不能错过!”

    “赶紧赶紧,我准备好手机拍下来。”

    “哈哈哈,这要是传回燕京,那可就好玩了。

    凌大少爷也有这一幕,嘿!”

    “如果能出点糗就更好了。”

    凌飞在燕京名头太响,压得各大世家子弟喘不过气来,哪怕是世家继承者碰到凌飞也得退避三舍,凌飞的存在就是让人恐惧!现在能看到霸道无双的凌飞受挫,何等有趣!“跳舞!”

    一个燕京世家子弟当即喊了出来。

    因为满场安静,这世家子弟一声便让凌飞看了过来,这一眼让这位燕京世家子弟猛地一个瑟缩,闭上嘴不敢说了。

    旁边的几个也都是缄口不敢言,凌飞的眼神好似有杀气一般!全场没人说话,就一个人提出跳舞。

    几乎是默认的惩罚了……月近藤笑着道:“没有别的意见,看来是决定了惩罚内容了,跳舞!”

    凌飞眉头微微一皱,跳舞?

    让他来?

    开什么玩笑。

    “我拒绝。”

    凌飞直接道。

    月近藤面色平静,不慌不忙道:“凌先生,大家都接受了惩罚,为什么你不接受?

    你很独特么?

    你这是在看不起我等吗?”

    一顶高帽子压下来,凌飞眯眼,看了月近藤几眼,淡淡道:“我不会。”

    “不会又如何,方才那些惩罚的人当中也有不会的人,他们不照样进行了惩罚。”

    月近藤道,说着他看了眼对面露台的一人。

    此人会意,应声道,“就是,既然来了,也答应了玩游戏,扭扭捏捏什么劲,跟个娘们似的。”

    “别侮辱娘们,刚刚可是又好几位巾帼英雄也进行了惩罚,人家可没扭捏呢。”

    “仁兄的意思是他连娘们都不如?”

    此人大笑。

    凌飞神色淡漠,扫过这几人。

    神乐琉璃目光四扫,素手虚抬:“好了,凌先生。

    要不,琉璃替你受罚,如何?”

    凌飞一顿,看了眼神乐琉璃。

    神乐琉璃微微一笑:“既然是琉璃的客人,琉璃怎能强人所难。

    但毕竟规矩不可破,便由我替你受罚。”

    “不必了。”

    凌飞淡淡道,“有无钢琴古筝?”

    神乐琉璃黛眉一挑:“凌先生要表演钢琴或是古筝吗?”

    “不错。”

    凌飞淡淡道,“既然应了游戏,我自然不会食言。”

    月近藤笑容浅了几分:“如此最好。”

    “来人,备琴!”

    佣人前去准备,神乐琉璃又道,“游戏继续,待会儿琴到再惩罚不迟。”

    游戏继续,凌飞随手将球丢到了对面。

    这回对面没有再往凌飞这边扔,而是往下传,毕竟凌飞已经接受了惩罚。

    工藤新在凌飞身旁道:“朋友,你会古筝?”

    “略懂。”

    凌飞道。

    说略懂是谦辞,前世在国外可真的没少学。

    他虽说专心于医术与武道,其他也并非完全没有涉及,古筝是他思念故乡而练。

    至于钢琴,那更是凌飞从小便练习的,幼年的凌飞在凌家没有朋友,陪伴他的只有钢琴而已。

    那是一个孩童精神的寄托,一腔情绪的倾泻处。

    “那待会儿可得好好欣赏了。”

    工藤新笑呵呵道。

    游戏在继续,传到了川木明义的手上,他看了眼神乐琉璃又瞥了眼女佣人,停了下来。

    似乎他也是在观察女佣人的神色变化,推断时间。

    片刻川木明义淡笑道:“琉璃公主会何等才艺,鄙人很是好奇,就由你来接受惩罚吧。”

    说罢川木明义将花球朝神乐琉璃扔过去,只听到女佣人道:“时间到。”

    神乐琉璃也得接受惩罚!神乐琉璃脸上依旧挂着淡淡地笑:“今日众位宾客前来,蓬荜生辉,琉璃理应好生招待。

    那么,就由琉璃为众位献上一舞,以表谢意。”

    众人诧异,神乐琉璃竟然会跳舞,没想到啊!而这时,几个身材魁梧的佣人抬着钢琴过来了。

    神乐琉璃见状微微一笑:“刚好,由凌先生弹琴,琉璃为大家敬舞一曲!”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