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才是这里的主人!张少阳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刚刚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愣了半晌,什么意思?

    这里的主人?

    今晚宴请的便是奥斯丁酒店的少东家,难不成他……肥胖的中年男人一个瑟缩,脸都黑了。

    这个人就是今晚宴会的主角——凌飞?

    张少阳面露难色,走到凌飞身前,低声道:“少爷,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哗——众人喧哗开,这小子真的是奥斯丁酒店的少东家啊!门迎瞬间慌了神,不知所措。

    “凌,凌先生,我,我……”门迎嘴巴直哆嗦,话都说不出来。

    凌飞是一言可定他生死的存在,他得罪了凌飞,还能有活头?

    肥胖的中年男人也战战兢兢,走过来忙道:“凌先生,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凌飞只是淡淡摆手:“小事,无碍。”

    对凌飞而言,这些事都不放在眼中。

    他犯不上和这些小人物计较什么,他比较上心的问题是张少阳大办宴席的事!门迎和肥胖中年人一呃,这凌少爷,似乎脾气很好?

    但是,这是真的不追求了吗?

    不会秋后算账吧?

    凌飞看着张少阳:“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谁允许你以我的名义举办宴会?”

    张少阳一呃,额间冒汗,他之前就从凌飞的举动中猜出,凌飞这次过来没有张扬,应该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来东樱。

    所以面对川木英的时候他也没暴露凌飞,但是,岑振海的命令啊,他也没办法!现在凌飞问这问题,他不敢直接说是岑振海的吩咐,岑振海可是他的顶头上司。

    “不说话?”

    凌飞眯眼,“无话可说,还是……不敢说?”

    张少阳头更低了,闭嘴不言。

    凌飞心中一动,大致有了些想法。

    “哈哈哈。”

    这时人群外传来爽朗的笑声,凌飞侧目望去。

    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笑眯眯地从外头走进来,“凌少,可让我好等啊!”

    “你是谁?”

    凌飞道。

    “岑振海,这家奥斯丁酒店的负责人。”

    岑振海笑道,“小少爷,您好不容易过来,我给您举办了一场宴会,没关系吧?”

    以进为退!岑振海一上来就用这种方式想将凌飞的嘴堵住。

    刚刚他肯定是听到凌飞责备张少阳的话,故意这么说。

    如果凌飞说有关系,不是显得凌飞很斤斤计较吗?

    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话,多掉面子?

    息事宁人才好。

    凌飞哪能听不出来这话的意思,他心中都有数。

    这种类似于威胁式的语言,让他对岑振海印象立即跌入谷底,凌飞最讨厌别人威胁他!岑振海想法挺好,但是凌飞偏偏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他淡淡道:“有关系。”

    凌飞可不管别人怎么看他,认为他是人屠都无所谓,凌飞在乎的只有自己和身边的亲友。

    岑振海怔住,凌飞这么回答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但是,既然已经举办,撤掉是不可能的,继续吧。”

    凌飞淡淡道。

    这话也表露了他的意思,宴会继续,但是,他对岑振海很不满。

    岑振海低头道:“是。”

    他心中一叹,看来会错意了。

    这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凌飞也不愿意去追究谁的问题。

    不论是门迎还是其他人,都是小事,他并不放在眼中。

    宴会在举办,凌飞坐于高台下的桌子,独自饮酒。

    今晚的宾客不少,大部分都只是岑振海这个阶层所能请到的,凌飞并不看在眼中。

    他们过来敬酒,凌飞也只是随意应付。

    这些人也很懂,凌飞的身份他们高攀不上,都识趣的敬了酒后不再过来。

    但是,也有纠缠不休的,他们过来拍马屁,一套又一套,想攀附关系。

    不过凌飞的不为所动都让他们退却,尴尬离开。

    还有想邀请凌飞跳舞的名媛,在碰上凌飞也只有碰一鼻子灰。

    宴会持续的时间并不算特别久,待结束后,凌飞直接上楼回房间。

    岑振海和张少阳送走宾客后连忙来凌飞房间,准备道歉。

    凌飞坐在房间里,想着九条凛的事,门外传来敲门声。

    他起身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拘谨的岑振海和张少阳。

    “少爷,抱歉。”

    岑振海有些愧色,“今天未经您的允许举办了宴会,您如果要惩罚,我绝无二话。”

    张少阳也跟着道:“少爷,要责怪,我也没有怨言,只不过,我们真的是想要为您接风洗尘。”

    凌飞摆手:“无所谓,进来说。”

    凌飞要追究当场就追究了,怎么会等到这时候,凌飞不是个秋后算账的人。

    凌飞会担心场面上过不去?

    怎么可能!别管是什么场合,他要追究,直接追究。

    既然没有施以惩罚,证明他对这件事不再追究。

    两人对视一眼,拘谨走了进来,在沙发前立着。

    “坐下,站着干什么?”

    凌飞给自己倒了杯茶,淡淡道。

    “是。”

    两人坐下。

    凌飞品茶,两人正襟危坐,规规矩矩,一点小动作都没有,像极了教导主任来检查时的班级里的学生。

    “最近东樱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需要注意?”

    凌飞问道。

    凌飞想要了解是否有事会影响到九条家的事,如果有,尽量想办法避免。

    张少阳看向岑振海,凌飞这话其实是问岑振海的,因为今天他才和凌飞说了东樱的事情,该说的都说了。

    岑振海地位比他高,肯定了解更多的东西。

    岑振海想了想:“少爷您是不是得到什么风声了?”

    “嗯?”

    凌飞挑眉,还真的有事?

    他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岑振海低声道:“川木家内部正发生一件大事!”

    “说说看。”

    凌飞道。

    “川木家的家主名叫川木明义,是个人物,手腕强大,雄才伟略,川木家有今日的成就他功不可没。

    但是,在坐上这个位置之前,他在家中地位其实一般,他是用手段谋取了川木家家主之位!前任家主突然暴毙,川木家始料未及下,他立即做出反应,秋风扫落叶般犁庭扫穴,肃清一切对他不利的力量,成了川木家的家主。

    很显然,前任家主的死和他大有干系,所以他才能反应如此迅速。”

    岑振海道。

    “这些我知道。”

    凌飞淡淡道。

    “您别急,现在局势动荡的原因就在这故事之中!”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