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一心跪坐在屋里正中央的位置,九条凛在左手边位置跪坐下,凌飞则是半蹲半坐,支起右腿。

    对于跪坐的姿势凌飞不习惯,干脆怎么舒服怎么来。

    九条一心对于凌飞的动作倒也没什么太大抵触,反而是九条凛颇为担心地多看了九条一心几眼,对他解释道:“爷爷,凌飞是华国人,所以不大会跪坐,您见谅。”

    “华国人?”

    九条一心看着凌飞目光悠远,当年他便是在华国遭遇挫败,从此封剑不再战。

    那个可怕的人,他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华国卧虎藏龙,能人辈出。”

    九条一心缓缓道,“老夫曾小觑天下,以为天下无人能敌,最终在华国折戟。”

    凌飞颔首:“我有所听闻。”

    九条一心微微扬首:“你可曾听过琅琊王家?”

    凌飞眼睛微微一眯:“知道。”

    曾经颜如玉和他说过她的故事,颜如玉差点和琅琊王家联姻。

    因为莫雨凝的缘故,王家和莫家都介入其中,致使联姻破坏,而颜如玉和莫雨凝也因为这件事而关系破裂。

    九条一心望着门外,似在追忆:“琅琊王氏,华国隐世家族中的翘楚。

    琅琊此地,也是老夫折戟之地。

    当年老夫剑道大成,突破宗师多年,境界稳固,一剑西来,剑挑三山十六派,无人能敌。

    在琅琊,我遇上了真正的对手。”

    琅琊王氏,隐世家族中的翘楚?

    凌飞沉吟,对于隐世家族具体实力分别他并不清楚。

    九条凛也静静聆听,九条一心从没有详细说过当年的事。

    她只知道爷爷在华国折戟,归国后不再动剑,全身心投入培养后代中。

    当年内情如何,她并不知晓。

    “他叫王归尘。”

    九条一心眼中闪过几分回忆,还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惊艳,“那是我见过最为传奇的武者。

    见到他,仿佛见到……”九条一心顿住,他不知道该去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他的剑法出神入化,我引以为傲的‘葬花流’在他身上讨不到半点好处。

    剑道、技击之法、境界、战斗天赋,他每一样都完胜我。”

    九条一心语气中带上几分感慨,“完美的武者,我败得很彻底,没有任何机会。”

    “爷爷……”九条凛张了张嘴,她见到的爷爷永远傲气,骨子里就如一柄剑,锋锐不折。

    可是,现在却如此干脆自然地说出自己败了。

    凌飞眸光一凝,王归尘么?

    这个名字他从未听过,琅琊王氏,真的得注意。

    “如今他应该还在世,毕竟,当时的他不过三十出头。

    如今应该是他的巅峰时期,人到壮年,境界超凡。”

    九条一心道。

    “扯远了。”

    九条一心突然一顿,将话题拉回来看向凌飞,“你想娶凛?”

    凌飞一顿,这话题拉得也太快了。

    “回答我!”

    九条一心盯着凌飞。

    九条凛张嘴就想说凌飞只是来帮我们的,可是话到嘴边九条凛停住,她……想听听凌飞会怎么回答。

    凌飞看了眼九条凛,她难道没和她爷爷说清楚?

    想了想凌飞道:“我只是来帮她的。”

    “帮她什么?”

    “脱离苦海。”

    九条凛品味凌飞说的话,貌似,什么都没回答一样啊!她心中叹了口气。

    九条一心皱眉,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我换个说法,你有多喜欢凛?”

    九条凛连唰地通红:“爷爷……”“我让你说话了吗!”

    九条一心扫了眼九条凛,眼中带着凌厉之意,让九条凛不由得低下头。

    可是,九条凛还是忍不住偷看凌飞。

    凌飞微微一怔,看来九条凛并没有详细和九条一心说他们之间事,所以九条一心以为自己过来真的是为了比武招亲。

    但是……有多喜欢这个问题?

    凌飞脑中闪烁画面,初见九条凛是在交换生队伍中,当时只觉得长得和林韵兮一样漂亮;之后的擂台,让他发觉这女人挺不简单;一个月后擂台之上的九条凛才让他心中为之欣赏,她的斗志,她不服输的性格,她坚持到底的毅力,每一点都是凌飞最喜欢的……“下一位!”

    擂台之上剑势干云霄的九条凛说了无数遍这三个字,一场接一场的战斗,汗水挥洒,浑身湿透。

    即便中了毒,浑身无力,依旧屹立于舞台之上。

    这等风姿,这般风采,令人心驰。

    她的努力和坚强让凌飞印象太深太深,现在想起来都那么清晰。

    那汗水浸透全身的模样现在还记得那么清晰,她是那么的让人为之心疼、骄傲。

    脑中画面一闪,凌飞又想到一同前往燕京大学时九条凛盯着自己餐盘里菜肴咽口水的模样。

    想吃又不好意思开口,那望眼欲穿的可爱模样让他记忆犹新。

    每一次吃饭是她都是那么馋嘴,嘴巴鼓鼓的模样和往日霸气凌厉的她完全不同,这样的反差萌让凌飞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她的可爱,她的坚强,她的努力,她的坚韧不拔,她的毅力,她的娇憨……一颦一笑如走马观花在凌飞脑中闪烁。

    凌飞倏地苦笑,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在自己的记忆深处已然扎根了。

    喜欢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

    以前的好感,如同沁入心扉的暖流,一点点流入,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汇聚成小溪,溪流也不知在何时已经慢慢壮大成河。

    爱河已然建起,在人不知道的情况下。

    这便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喜欢一个人往往是在不知不觉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海誓山盟,没有什么意外的感动,没有什么花言巧语,仅仅是一点一滴的情感交汇,慢慢汇聚成爱。

    是啊,喜欢。

    如果不喜欢怎么可能会答应她远赴东樱?

    凌飞是那种可以为随便一人远赴重洋的人么?

    以前凌飞不知道对九条凛有什么的情感,但是,在九条一心简简单单的询问下,他开始理清自己的心路,理清自己的想法,渐渐明白了自己的想法。

    凌飞抬起头看向轻抿樱唇的九条凛,她眼中带着的期待凌飞看得很清楚。

    “不知道有多喜欢,但是,我能确定,喜欢!”

    凌飞沉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