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两位身着道场服的年轻男人在守着,看到凌飞时眉头一皱:“来者何人?”

    凌飞道:“我找九条凛。”

    “找我们小姐?

    不好意思,她不在,外出了。”

    右边那位随口道。

    这肯定是托词,都不用想。

    刚和凌飞商量好的,怎么可能立刻就出去,就算出去也会和自己提前说的。

    “是她邀请我的,你回去问问就知道。”

    凌飞直接道。

    “唔?”

    两人对视一眼。

    左边那位道,“请稍等。

    “左边那位跑入屋内,另一位还是警惕看着凌飞。

    凌飞倒也不在意,在门外往门内打量,里面庭院深深,繁花似锦。

    粉色的樱花翩然落下,美丽而浪漫。

    满地花瓣,将这一条路点缀上一股绝美的味道。

    等了许久,里面传来脚步声,听声音也能知道不是一人。

    凌飞心中暗道,来了!果不其然,穿着道场服的九条凛显于眼前。

    她腰间依旧是那柄名刀秋水,额头满是密汗,看来她方才在训练。

    脚下木履踏踏作响,在樱花树下停下脚步,望着凌飞满目欣喜。

    真的,好久没见他了!好想,好想他……九条凛立于樱花树下望着凌飞,他还是那股淡淡然视天下于无物的气质,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

    只是这股气质中又多了几分放荡不羁,还有几分说不清的威严压迫。

    九条凛家的剑道在乎势,九条凛对于势的研究很深,势说白了也就是气质,凌飞身上的气质稍微的变化她都能感受得出来。

    望着凌飞,九条凛不自觉牵起嘴角,露出绝美的笑。

    凌飞也望着九条凛,上一次见她是在申城的比武场上。

    那时的她锋芒毕露,若她手中秋水一般凌厉。

    现在的九条凛身着身着道场服立于樱花中,翩然而落的樱花让她多了几分柔美。

    呼——这时,恰巧一阵清风拂过。

    樱花随风飘落,缤纷樱花迎风而舞,九条凛的秀发随之纷舞。

    漫天樱花舞动,她的长发飘扬。

    她笑如樱花,美得不可方物。

    落花人独立,秀发风中舞,此景美哉,可堪入画。

    “你,来啦。”

    九条凛轻轻唤道。

    “来了。”

    凌飞微微一笑,踏步走入房内,这下保镖不再拦着,看到九条凛的笑容他哪还不知道两人认识。

    要知道,大小姐很少笑的,可是,看到这个男人她就笑!保镖心中也在好奇,这个男人,是谁?

    走到九条凛身旁,纷纷而落的樱花落在凌飞肩上,二人于樱花纷舞中双双而笑。

    旁边的保镖看呆了,虽然他是男人,可也不得不承认凌飞很帅,九条凛的美丽自然不必多提,樱花落下,让沐浴樱花的两人宛若璧人。

    “我们进去。”

    九条凛道。

    凌飞颔首。

    踏过落英缤纷的石径,迈过流水叮咚的木桥,穿过古色古香的庭院,在走廊中漫步。

    “你家环境很不错。”

    凌飞左右而视,笑着道。

    九条凛微微扬起嘴角:“我也这么认为。”

    “现在剑道修炼得怎么样?

    要不要我再指点你一下?”

    凌飞笑问道。

    九条凛回眸,眼眸变得凌厉:“这一次,你不会轻松赢过我!”

    凌飞笑了起来:“好,待会儿试试看,我想看看你的长进。”

    “请期待!”

    九条凛眼中充满战意。

    “哈哈,好。”

    跟着九条凛转了一圈又一圈,凌飞不由问道:“我们去哪?”

    九条凛一顿,耳根处微微发烫,螓首都不敢扭过来,轻声道:“我爷爷要见你。”

    刚刚九条一心和凌飞通完电话后就很生气,说凌飞太狂妄,要好好教训一下他。

    还说,如果这就想当他的孙女婿,决不允许!孙女婿,这三个字让九条凛心里很是怪异,有些甜蜜,还有些紧张,又有些不安。

    凌飞的态度她始终不明白,可能凌飞真的不是很在意自己吧……“哦?

    倒是要讨教一下前辈。”

    凌飞眸光一凝,他出道之时就听过九条一心的名号。

    当年便称东樱最强剑士,后来来了华国,剑挑各大高手。

    击败无数门派、武道世家高手,一时风头无俩。

    可最终还是败了,败在一位堪称妖孽的高手手中。

    至此九条一心回归东樱,闭门不出,封剑不战,没人再见过他出手。

    至于那位妖孽,凌飞听闻,莫问天是他的徒弟,儿时有跟着他学习……九条一心封剑多年,如今实力如何没人知道。

    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人的体力下降,战力定然不如年轻之时。

    这一点让凌飞有些遗憾,不能和东樱最强者对战。

    九条凛想了想:“恐怕不成呢,爷爷早就不出手了。”

    两人饶了一圈,终于在中间一个庭院停下。

    九条凛的家很大,好似多个庭院组在一起,这里应该是中间位置。

    这个庭院构造和进门的那个很相似,却又有许多细节处的不同,空间也是更大,足以让人在樱花树下练剑。

    “就是这里。”

    九条凛道,她先一步往里走,“爷爷,凌飞来了!”

    九条凛走到门口,推拉门被推开,一位老态龙钟的老人盘坐于门扉后,凌厉的眼神让人难以忽略。

    他遥目而视凌飞,凌飞也在看他,视线于空中交汇。

    仿佛有电光闪烁,两人于无声中进行交锋。

    突然,老人手扶于腰间,凌飞后退半步。

    老人眼前一亮,嘴角微微牵起。

    “反应够快。”

    “老当益壮。”

    凌飞道。

    九条凛一愣,怎么了?

    “仅仅是反应远远不够娶我孙女。”

    老人淡漠道,“实战才是一切。”

    老人言罢屋檐之上十数道身影落下,手持武士刀,个个身着蓝白相间的道场服。

    “爷爷,您干什么,他是我的朋友。”

    九条凛忙道。

    老人盯着凌飞看也没看九条凛:“既然他是来比武招亲,若是第一关都过不了,凭什么娶你?”

    “可是,您派的是十三近卫,未免太过了!”

    九条凛不服气,十三近卫每个都是宗师境界的高手,并且擅长合击之道,十三人宛若一体,缠都能缠死凌飞!“那就是他实力不济!”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