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暗自了然,难怪南藤家想娶九条凛,原来是这个原因。

    娶了九条凛,那么,九条家就属于南藤家了。

    九条家一旦把九条凛嫁人,那就陷入被动。

    南藤家背后站着川木财团,这个东樱第一的财团很可怕,九条家必然无法抵抗他们的吞噬。

    问题根源就出在这,只要不让九条凛嫁出去,即可!“东樱需要在意的有哪些世家?”

    凌飞又问。

    “首当其冲自然是川木财团,是最顶尖的世家,以他一家独大。

    某些方面比起凌家有过之而无不及,论整体实力也不好说凌家能胜出。”

    张少阳道,“说起来,这川木家的家主川木明义真是个厉害的人物。

    年轻时本来不是他的家主之位,都定了是他兄长为家主,可没多久,他的兄长突然暴毙……”凌飞眯眼,突然暴毙?

    “他最终还是成了家主,其中的意味让人遐想。”

    张少阳压着嗓子打量周围道,“上位后他犁庭扫穴一般镇压所有对手,牢牢将川木家掌控在手中。

    这些年他的经营让川木家唯他马首是瞻,当然了,矛盾依旧有。

    守旧派听调不听宣,始终认为他是叛徒的人川木家中依然存在不少。”

    说着张少阳苦笑一声:“即便如此,在这种发展状态下还能和凌家比肩,可想而知川木家的可怕。”

    凌飞颔首,的确如此。

    在如此内部情况下,依旧有这般发展,这川木家族的确厉害。

    “其次便是流川家,川木家的死对头,应该算是东樱第二世家了。

    和川木家不同的是,他们内部统一,团结一心,只不过规模上比起川木家稍逊,只能位居第二。

    流川家在世家内声名算是很不错的,外出的子弟个个很有涵养,外头基本听不到流川家族盛气凌人的传闻。

    这样的家族,超过川木财团应该是指日可待的!”

    凌飞托腮,流川家他有所耳闻。

    接着张少阳又说了一堆关于流川家的事:“除此之外,九条凛的比武招亲恐怕流川家也会横插一脚。

    他们不可能看着川木家做大的!”

    凌飞颔首,这一点他想到了。

    “第三个要提的是旧识王族神乐家族!这个家族虽然势力、财力都不如川木家和流川家,可是他的影响力却不是前两者能比的。

    他们余威仍在,很多武道世家因为数百年的侍奉,对他们仍然尊敬。

    神乐家也一直想恢复往日荣光,从前几代人开始就在不断尝试经营商业,想从商业找到自己的出路。

    但是,川木家和流川家这类财团或明或暗一直在打压,导致他们的进展一直很慢,但是……”张少阳眼前一亮:“神乐家出了个极其聪明的女子,她智计无双,手腕强大,行事雷厉风行,短短时间内破除川木家和流川家的打压,迅速发展己身,在财团的打压下砥砺前行。

    她开始慢慢接掌神乐家,以超越未来的独到眼光抓准一个个契机,为神乐家制定各种方略,从各方各面发展神乐家,神乐家的经济帝国有明显建立起来的样子,现在颇有一股势不可挡的架势!”

    “羸弱的神乐家在近几年有明显的地位改善,恐怕不依托旧王族的名号,神乐家也能在东樱各大世家中排上中等!这个女人当真惊才绝艳!神乐家可以说就是她一手带起来的。”

    张少阳感慨万千。

    凌飞莫名想到了易轻舞,是易轻舞一样的人物。

    “少爷,这个这个女子在东樱被称为‘神眷的公主’、‘琉璃公主’,是不是那位易家神仙女很像。”

    张少阳道。

    “她叫什么?”

    凌飞抬眼。

    “神乐琉璃!”

    张少阳嘿地一笑,“少爷,凭借您的身份能力地位,可以去追求一下呢。

    你们男才女貌,再合适不过!那个琉璃公主长相绝对不比我们的燕京四美差。”

    凌飞斜了眼张少阳:“多管闲事。”

    张少阳挠挠头打了个哈哈:“说起来,过几天琉璃公主好像要举办个茶会,少爷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没兴趣。”

    凌飞淡淡道,“还有什么需要在意的?”

    “其他家族倒是没有特别需要在意的,不过还是得注意下。”

    而后张少阳又给凌飞说了其他世家。

    川木家、流川家属于第一等的世家,神乐家如果依托旧时影响力也能够进入第一等的世家。

    往下就是第二等类似于九条家南藤家这类的武道世家,或者是发展较为一般的财团。

    武道世家没有成为第一等世家的,因为古时原因所限,他们没法发展壮大。

    在王族退出历史舞台后武道世家本有发展机会,却没比过财团,又一次落于二等。

    现在成了财团的附庸,更别说发展了。

    说了很多,凌飞听了很多。

    张少阳说得口干舌燥,差不多该说的都说了。

    凌飞起身,“车到了吗?”

    “到了,刚才就在外面候着。”

    张少阳道,因为刚刚在说事情,他当然不会停下,这可是和凌飞好好聊天的机会呢。

    凌飞走了出去,看到门口停着的一辆车,和车旁站得挺直的西装男人。

    “少爷慢走。”

    张少阳躬身。

    凌飞走到车旁,西装男人用东樱语说道:“凌先生,请。”

    凌飞上车,驱车离去,按照导航前往九条凛所说之地。

    九条凛发的地址不知是不是她家,凌飞也没问,过去便知道。

    跟着导航走凌飞顺带观察周围环境,记下所有周遭情况。

    一路左拐右绕,凌飞领略了一番东樱风景。

    不得不说东樱的地上是真的干净,这一点必须承认他们做得比华国更好。

    风景也很是宜人,现在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被称为樱花之国的东樱在漫天纷舞的樱花下,显得浪漫而美丽。

    行一路长途,载一车芬芳。

    洋洋洒洒而落的樱花落在车头,车上沾满的花瓣让车子好似婚车,似乎在寓意着什么。

    而凌飞终于行至九条凛所说之地,白墙环绕,樱花却探出头来,洒下芬芳。

    九条家的庭院中也种满樱花,让庭院为武道点缀浪漫与柔和。

    或许如九条家的剑道一般,至刚至阳到极致就成了樱花般的柔软。

    嗤——凌飞在门前停下车!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