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笑而不语,看着张少阳,他准备如何处理?

    张少阳实在不能明白凌飞到底想做什么,但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眼下的事情解决清楚。

    “川木先生,这位就是我刚刚和你说的那位先订的朋友。”张少阳挤出笑容来。

    “我不是瞎子,看得出来。”川木英冷笑,“我现在要的不是你的解释,我要的是你给我解决方案。”

    张少阳沉吟着道:“川木先生,事实告诉你吧,既然都到这份上了。”

    “我倒要听听看,你能给出什么解释。”

    “这位先生是我们华国世家的少爷,和我们奥斯丁酒店有莫大关系。”张少阳道,说着他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世家不弱于川木家。”

    张少阳还是决定说出凌飞大概身份,可关于凌飞是凌家继承者还是没说。张少阳有所思考,一来凌飞并没有暴露自己身份的意向,他不能直接说。二来,如果说川木

    英没有妥协而是恼怒,怒火也撒不到凌家,只知道是华夏某家族而已。

    目前阶段,如果不说出身份来,恐怕很难解决问题了。这是张少阳解决的办法!

    川木英本欲发作,听到张少阳后一句话顿了顿,不弱于川木家的家族?他出身高贵,知道的东西很多,关于近邻华国自然是了解多多。华国世家无数,还有神秘的隐世家族以及地位特殊的医药世家,这些都让华国的势力错综复杂。华国的势力看似一个中型世家,一旦拔起来后头指不准牵连着一堆什么玩意儿。就比如中等的医药世家

    ,一旦得罪,你得罪的很可能是一大票顶尖世家!

    张少阳说眼前的小子来自一个不弱于川木家的家族,川木英不信!因为川木家独一份,在燕京也没几个家族能比得上,哪能这么刚好这个小子就来自于这样的家族,

    这也太巧了。

    “哼。”川木英眯眼,“张先生,欺骗人可是不可取的,我可是会狠狠教训那些说谎精。”

    张少阳苦笑:“川木先生,您觉得我敢骗您吗?未来我还要在东樱工作,骗了您,我不是自找死路么?”

    川木英一愣,仔细想想也是,给他几个胆子也不敢骗自己啊,难道说眼前的人真的是华国大家族子弟?咦,如果真的是的话……

    凌飞看着张少阳的处理方式微微摇头,他并不满意,这是一种解决办法,但是,方法并不巧妙。对于张少阳的处理方式,只能说中规中矩吧。

    川木英看着凌飞心思频动,如今风雨飘摇之际,这大世家子弟来东樱是为了什么目的?秘密到来,是否是在调查我川木家族之事?现在这个时间段很微妙,华国有世

    家前来,会不会是挟目的而来?

    凌飞瞥了眼川木英,淡淡道:“我上楼了。”

    说罢凌飞也不管川木英和张少阳什么反应,径直走向电梯。张少阳不时打量川木英的表情,心想他会怎么做。然而看了半天川木英依然没有反应,只是看着凌飞离去

    而已。

    川木英眉头紧锁,目前风雨飘摇之际,不管凌飞带着什么样的目的来,冒然和他结仇都不明智!若是以前,得罪也就得罪了,在东樱这一亩三分地,他川木英会怕谁

    ?

    电梯到了,凌飞进入电梯离去。张少阳松了口气,这样川木英都没有动手,证明应该没事了。

    张少阳躬身道:“川木少爷,很抱歉,下一次不论您什么时候来,我都会给您免费。”

    川木英收回视线,斜了眼张少阳:“我差你这点钱?嗤,走。”

    言毕川木英转身带着四个保镖离去,眉头却是深深蹙起,这件事要和父亲报告了,这种时候有人过来,也不知是抱什么样的目的。

    张少阳大松口气,好歹是全都解决了。接下来……

    张少阳拿出手机给他的顶头上司岑振海拨去电话。

    “少阳啊,怎么了?”

    “岑总,大事!”

    “哦?”

    “凌飞少爷来了!”

    “什么!”

    ……

    凌飞没管之后事情会如何,先进了房间,将行李收拾好后走出房间,准备动身前往九条凛所发的地址。这边的事情都只是插曲,九条凛的事情才是主旋律。

    下到大厅,凌飞扫视一圈看到坐在一处的张少阳:“张少阳。”

    “嗯?少爷!”张少阳忙跑过来,“少爷有事需要吩咐吗?”

    “给我准备一辆车。”凌飞道。

    “好的,您稍等,我马上安排。”

    张少阳去打电话,凌飞略作等待,没一会儿张少阳便道:“我已经让人开车过来,您再等五分钟。”

    凌飞颔首在旁边位置就近坐下,拿起桌上的菜单看起来。张少阳立于一旁,轻声问道:“少爷,需要我做您的导游吗?”

    “不必。”凌飞淡淡道,“不过倒是有些事要问你。”

    “您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凌飞翻着菜单:“九条家,你知道吧?”

    “知道,是一个很有名的武道世家。在东樱各大世家中派在中等位置,单以武道世家来说,前三甲之列!这几年有些落寞的迹象。九条家的家主太过高傲,不愿追随财

    团,情况越发不好。”张少阳道。

    凌飞不言,这些内容他来之前就知道:“说些别的。”

    “唔,九条家人丁不枉,家主九条一心嫡系一脉只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九条井继承九条一心的剑道,二儿子九条秀中从商。大儿子有一位独女名叫九条凛,惊才绝艳,人也长得绝美,武道天赋更是惊人,被称为数百年难得一遇的剑道天才!二儿子也只有一位独女,还是年纪很大了才生了一个,现在只有七八岁。至于旁系,家主九条

    一心的兄弟姐妹倒是有一些……”张少阳对于九条家确实了解不少,侃侃而谈。

    “说回九条凛,最近这段时间南藤家的人在挑衅九条家,背后站着川木家族,南藤家还真是肆无忌惮。想要九条家的东西,还想要九条凛!逼得九条家提出比武招亲来为九条凛选婿。也是,九条家很传统,一般立嫡长子为家主,九条凛的武道天赋那么强,未来十有是她执掌九条家。只要娶了九条凛,基本等同于娶了整个九条家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