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何等心思,从张少阳几个眼神中就能看出一二来,现在张少阳脸色变化那么大,他大抵猜出了些什么。

    凌飞扭头看川木英,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比他要大上几岁,走路虚浮,看起来是常年房事过度所致。

    蜡黄的脸色,可以看出他的体质虚弱。

    凌飞更是医道国手,从各种角度看出都能看出这是个酒色过度的人。

    张少阳面色变化几番,低声对凌飞道:“少爷,我们先上去。”

    “哦?”

    凌飞饶有兴趣看着张少阳,这是他的选择吗?

    往后要怎么处理呢?

    他倒是想看看。

    凌飞大智近妖,很多事情一眼都能看明白。

    张少阳想要讨好自己的事情不必多说,脚趾头想都知道。

    而张少阳这么做的背后意义不就是因为想站自己的队么?

    既然如此,凌飞也愿意给张少阳机会,他要看看张少阳有没有这个资格站队,或者说有没有能力站他的队。

    凌飞要的人是大才,而非庸才,若是无能,要之何用?

    眼下的事情刚好就能考验张少阳的能力,如何处理这件事?

    用言辞,还是用做法,又或是以其他角度?

    凌飞想看看。

    张少阳选择让自己上楼,也就是要直面川木英的意思,且看他如何处理了。

    凌飞跟在张少阳身后走到电梯前,看看电梯,还有二十几楼,三部电梯都是如此!张少阳一阵心急,不快点上去,待会儿川木英过来可就麻烦了。

    正想着那边川木英冷哼:“明明订好了的房间,出尔反尔,奥斯丁酒店就是这么办事的?

    看来以后我真得好好决定是否来这里了。”

    前台小美女不断鞠躬道歉,她心中也无奈,她们这种没地位的,能怎么样嘛?

    又不是她能决定的。

    “你们经理呢,把他叫出来!什么叫做已经给人了?

    我提早订的,竟然给别人!”

    川木英怒意勃勃。

    张少阳看电梯,发现还没下来,他深吸口气,得先过去。

    现在不过去待会儿被川木英逮到,可就说不清了。

    明明就在旁边还不过去,故意的么?

    这话一问,他还能说什么?

    “少爷,您先等一会儿,电梯马上到,我先过去。”

    张少阳道。

    现在他必须在凌飞面前做该有的表现,如果自己表现不佳,这件事处理不好,肯定不会在凌飞心中有太高的地位。

    “嗯。”

    凌飞看着张少阳走过去,双手抱胸,看着张少阳怎么处理,上去,还是等会儿吧。

    川木英大发雷霆,前台小美女低着头不敢说话,他冷着脸扫视周围,一眼看到从电梯旁跑过来的张少阳,他微微眯眼:“来了?”

    张少阳笑意盈盈跑过来:“哈哈,川木先生,您来啦,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川木英神情冷漠:“张先生?

    你们奥斯丁酒店规矩可真好啊。”

    张少阳笑着道:“哪有哪有,川木先生夸奖了。”

    “夸奖?

    嗤……”川木英嗤笑,“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我这是在夸你?”

    “啊?”

    张少阳一拍脑袋,“抱歉抱歉,川木先生,是我糊涂。

    但是,我真不知道什么事,我们酒店哪里让川木先生不高兴了。

    您说,我马上改。”

    川木英冷眼:“我提前订的房间,你现在竟然告诉我有人了,什么意思?”

    “啊?

    您说的是这个啊。”

    张少阳苦笑一声,“这个川木先生你可能有所不知,其实是他订得更早,他是从华夏过来的,早前就订了。

    我们这边不知道,所以以为没人,现在他提早过来,就……”川木英冷笑:“这我管不着,你让他滚出去,今天我只住这里,否则,哼!我川木家在京都还是有点势力的,想必张先生也不愿意让奥斯丁酒店日后的生意难做吧?”

    张少阳心中一沉,这就是最麻烦的点。

    川木英乃是川木家的人,还是川木家主的儿子,他要是存心给奥斯丁酒店穿小鞋,那奥斯丁酒店绝不会好过。

    奥斯丁酒店背后虽然是凌家,可凌家大根聚地在燕京,东樱鞭长莫及,奥斯丁酒店倒霉凌家也只能认栽。

    张少阳心中沉吟,是否要把凌飞的身份说出来?

    凌飞的身份拿出来必然能震慑川木英,都是同等地位的人,凌飞还相当于是奥斯丁酒店的主人,主人要住奥斯丁酒店的总统套房,你有意见?

    但是,凌飞这趟来东樱没有什么消息在燕京传开,证明他是隐秘而来,冒然暴露凌飞的踪迹,合不合适?

    他想讨好凌飞,可不能给凌飞整事。

    “川木先生,这,太为难了。”

    张少阳苦笑,“毕竟是这位先生先订的呀,他大老远赶过来,不合适。”

    “和我无关。”

    川木英乜眼,“今天我就要住这,没有,哼!雄三,你们把这里给我砸干净了!”

    川木英身后的男人高声应道:“是!”

    张少阳眉头皱起,不好办啊。

    川木英不能讲理,该用什么办法好呢?

    踏踏踏——这时,凌飞迈步走来。

    张少阳一抬眼,看到凌飞脸色都变了,怎么回事?

    少爷怎么也过来了?

    还嫌场面不够乱吗?

    不错,凌飞的确是嫌场面不够乱,他要让场面更乱一些,如此才能看出张少阳的能力如何。

    能够在混乱中,心态又失衡下想出应对之法,安稳解决事态,这才是能者。

    凌飞要的便是这样的人,而不是碌碌无能之人。

    “嗯?”

    川木英看到凌飞脸色沉了下来,他刚刚很清楚看到张少阳是从凌飞旁边走过来的,只不过他没说而已。

    他也思考了凌飞是什么人,能让张少阳如此维护。

    不过不管是什么人,在东樱,他还没有怕的!敢过来,那就让他好看。

    凌飞看了眼张少阳道:“哪个房间你还没和我说。”

    张少阳脸色一僵,他都不知道凌飞这是故意的,还是真不知道。

    巴巴看了眼川木英,他深吸口气道:“五十六层。”

    川木英冷笑一声:“五十六层,好巧,我刚好也是这个房间。”

    应该说,五十六层只有一个房间,只有那个总统套房!说出楼层,张少阳等于摊开一切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