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着行李箱走进奥斯丁酒店,凌飞走到前台准备去开房。

    酒店中央,大堂经理在四处扫视,看周围情况。

    猛然间看到了凌飞,他整个人一顿,盯着凌飞看了半天立即拿出手机,点开相册……“嗯?

    真的是凌飞少爷!”

    大堂经理眼前一亮,急忙快步朝着凌飞跑过去。

    凌飞刚要说话猛然察觉身后有人注视,立即扭头,朝身后望去。

    大堂经理急急忙忙跑到凌飞面前:“凌飞少爷!”

    “嗯?

    华夏人?”

    凌飞眉头一挑,大堂经理说的是纯正华夏语。

    大堂经理点头:“我叫张少阳,是驻扎东樱奥斯丁酒店的经理。

    我们奥斯丁酒店在海外分部一般都会派管理人员来,其实大堂经理这个位置大部分是本地人,不过因为我以前在东樱留学,对于这里的一切都了解,所以除了我们的负责人外还让我也一起来了。”

    对于海外公司的管理自然会让自己人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管理人员一定都是自己人,这一点不论对哪家跨国公司而言,基本如此。

    在东樱这边,凌家会派一个统领大局的总负责人,往下是各个城市奥斯丁酒店的负责人,再往下便是张少阳这样的大堂经理。

    不过张少阳这样的大堂经理属于少数,大部分大堂经理还是会选择本地人。

    而除了这些人之外,负责人多数会带上自己的一些心腹,安插在酒店中,用以牢牢掌控酒店。

    “嗯。”

    凌飞淡淡颔首。

    张少阳看看凌飞,小声问道:“凌飞少爷,要见我们负责人吗?”

    “不必,开个房间即可。”

    凌飞道,他不想大动干戈,没这个必要。

    “是。”

    嘴上这么应,张少阳还是会把情况告诉负责人,毕竟这可是凌飞!未来极有可能执掌凌家的继承者啊!虽然他们身在异国他乡,可对于凌飞的情报真没少收集,凌飞的英勇事迹他们大部分都知道。

    包括说刚刚发生的中医大会事件,他们一样一清二楚。

    对于这样的大少爷,讨好是肯定要的!其实呢,张少阳有小心思的。

    谁愿意背离祖国到异国他乡工作?

    他们这些人都是属于被贬的,真正有权势地位的都在祖国。

    为了回到祖国,或者说为了高升,讨好凌飞是最有必要的事!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凌飞若未来成为凌家家主,那么他们这些站队在凌飞这边的人,就有可能鸡犬升天,调回祖国!和争夺皇位一样,若是一人上位,必定将朝中不是自己阵营的官员替换为自己人。

    他们这些跟随凌飞的人自然会有更好的位置坐。

    其实,张少阳选择站位凌飞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凌家子弟来这里的太少了啊!碰都碰不上,想站队都没机会,今天凌飞刚好来,他怎能不兴奋?

    “把总统套房让出来。”

    张少阳直接对前台的小美女道。

    “啊?”

    小美女愣了愣,“可是,川木先生已经预定了,恐怕……”“川木?”

    凌飞听到这二字侧目看去。

    张少阳也面色微微一变,川木?

    川木这二字在东樱相当不一般,那是东樱最大财团!川木家族在华夏的地位等同于凌莫二家!当然了,实际上的世家规模不能这么算,只是单纯说地位而已。

    凌莫二家在华夏目前属于第一序列,和川木家族在东樱一样。

    只不过,华夏强大世家太多,没有一枝独秀的家族。

    张少阳脑子转了一圈,笑着道:“没事,川木先生那里我来皆是,先给我们少爷开。”

    “唔?

    少爷?”

    小美女偷摸打量凌飞,他是奥斯丁酒店的少爷吗?

    听说奥斯丁酒店背后的家族在华夏也是很厉害的,能有川木家族厉害么?

    “愣什么,先开,让我们少爷住下。”

    张少阳道。

    小美女犹豫了片刻:“可是经理,订酒店的是川木英,他,您是知道的……”张少阳一愣,川木英么?

    这家伙是个很难搞的人,主要是,脾气大!肆意张狂。

    川木英的父亲就是现任川木家的家主川木明义!如此背景,让人根本不敢得罪他。

    他要是闹起来,就麻烦大了。

    川木英小时候左脚摔断了,导致走路一直一瘸一拐。

    或许是因为这条腿的缘故,他自卑,害怕别人提及,在成长生涯中经常受到嘲讽,使得他性格扭曲,脾气尤为暴躁。

    川木英在东樱属于横着走的人物,谁碰到都惧怕三分。

    偏偏今天是他订了总统套房,让张少阳很是为难。

    可是,凌飞啊,很有可能继承凌家家主之位的凌飞啊!这边他也得讨好啊,未来能不能调回中国就看凌飞了。

    犹豫了半天,张少阳汗都下来了。

    凌飞见状也猜到张少阳的心理,淡淡道:“不必了,随便开一间房。”

    张少阳抬起头,看到凌飞淡淡然的表情,还以为他生气了,连忙道:“没事没事,那边我来解释,少爷,您先上去。”

    凌飞始终都是这种表情,不过张少阳并不知晓,还以为凌飞生气呢。

    凌飞道:“如果为难不必为我改规矩。”

    凌飞并非是一个很计较的人,这种事对他而言并无所谓,何必搞得那么麻烦?

    “没事没事,交给我就行了。”

    话都说出去了,张少阳怎么可能收回来。

    而且,讨好凌飞也是他一定要做的事。

    综合考量来说,得罪川木英并不算什么,顶多被骂就是了,难不成还拆了奥斯丁酒店?

    和凌飞搞好关系才重要。

    既然张少阳都这么笃定的说了,凌飞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

    这点小事张少阳都处理不了,那他也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

    张少阳要来房卡,半弓着腰笑着道:“少爷,您先上楼,我带路。”

    凌飞微微颔首,跟着张少阳走了上去。

    才没走几步,就听到门外一阵放肆的大笑声。

    凌飞扭头看过去,张少阳却是面色大变,怎么回事啊,怎么好死不死这会儿就来了!只见门外走进来五人,最前头是一位年轻男人,长相中等,走路还一瘸一拐……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