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看着眼前场景眉头微皱,怎么回事?

    地上的男人挣扎着爬起来,眼睛冒着血丝,满脸暴怒:“你敢打我!”

    周易水冷静道:“对我毛手毛脚,算轻的。”

    “毛手毛脚?”

    男人冷笑,“今天晚上我要让你在床上哭爹喊娘!”

    男人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

    凌飞微微侧目,醉了?

    这男人满脸酡红,显然是喝醉的模样。

    周易水听这话整个人脸色冷下来:“出言不逊,该打!”

    “呵呵呵,打?

    没关系,到床上我们随便打。”

    男人嗤笑。

    周易水脸色更冷:“我是警察,你敢!”

    “哦?

    女警啊,那更刺激了。”

    男人听到这话更是起劲,“老子什么女人都玩过,还真没玩过女警。

    嘿,倒是有玩过假的,床上功夫不错,就不知道你怎么样了。”

    周易水听到这话怎么能忍,攥紧粉拳一拳重重砸在男人脸上。

    周易水身手在普通人里算是不错,这一拳把男人打得步步后退,加上醉酒,男人直接晃悠栽倒。

    男人怒了:“该死的臭biǎo zi,我给你脸了是吗?

    还敢打我!不过是穿着一层公家皮的臭biǎo zi,老子今晚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周易水怒不可遏,然而她还是深吸口气压下愤怒:“报警,相信性骚扰应该能拘留你不短的时间。”

    “哈哈哈。”

    男人大笑,“拘留?

    你傻吧?

    你知道今晚这里是谁的宴会吗?

    老子能来这,你以为我会怕什么拘留?”

    周易水皱眉:“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很简单,老子我就是qiáng jiān了你,你屁也放不了一个!”

    男人张狂道。

    “你!”

    周易水动怒。

    “所以女人,我奉劝你识趣点,今晚好好服侍老子我就放过你,乖乖的什么事都没有。

    不乖,呵呵……今晚我让你知道是么叫做残忍。”

    男人冷笑。

    周易水攥紧拳头,就要动手。

    这时一只手握住她的粉拳,先一步上前,周易水一愣。

    “哦?

    什么叫做残忍,我还真想知道。”

    凌飞站在周易水前头,淡漠道。

    男人乜眼:“嗬,还找了姘头过来,小白脸,你也想找死?”

    “嘴巴倒是挺贱。”

    凌飞道。

    “小子,我劝你还是长点眼色,不是每个人你都得罪得起。

    这女的长得漂亮,你为她出头也可以理解,毕竟小爷我都看上她了,证明她有这个资本。”

    男人道,“不过,不长眼就是你的错了。”

    凌飞笑了起来:“这家伙喝酒喝多了,看起来傻了。”

    周易水也是摇头,看来是没认出凌飞来,否则给他几百个胆子都不敢这么和凌飞说话。

    男人脸冷了下来:“小子,你说什么?”

    “说你傻了。”

    凌飞道。

    “呵呵呵……”男人手指着凌飞,“小子,我给你五秒钟的时间,跪下道歉!否则,今晚你必死无疑!”

    凌飞摇着头:“看来真傻了。”

    “小子,不见棺材不掉泪?”

    男人眯眼,“我告诉你,我爸是第一医院的院长,我舅舅是新任新城市一号人物,听明白没!”

    新城市一号人物?

    也就是说是陈景山之后的人?

    凌飞微微眯眼,这个家伙还真是背景不凡,但是,凌飞会在意这些么?

    周围之人闻言皆是倒吸一口气,这个可厉害了。

    新城市一号人物,论地位仅比赵毅羽差半级。

    由于新城市乃经济特区,地位格外不同,新城市的一号人物晋升不比赵毅羽来得慢。

    “难怪脾气这么大。”

    凌飞摇着头。

    “知道怕了?

    呵呵,告诉你,现在晚了!”

    男人嗤笑,“得罪我杨盛楠,找死!”

    凌飞淡笑:“我也给你五秒钟的时间,道歉,跪下就免了。”

    杨盛楠暴怒:“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来人,抓了他!听见没有,我舅舅是现任新城一号人物,赶紧的,听见没有!”

    这声大喝,让门口的保安犹豫片刻,还是朝着凌飞过来,就要捉拿凌飞。

    “小子,让你知道知道疼!”

    杨盛楠冷哼,“别什么事都掺和,你还不配!没实力管什么闲事,找死么?”

    连个保安冲过来,凌飞眼眸变得凌厉,一股渗人杀意渗出,眼眸好似刀刃,割得人生疼。

    两个保安一抬眼看到凌飞的眼神,皆是心头巨颤,吓得不敢上前了。

    每个人气质都不一样,所谓的杀气也不是没有,杀气也算是气质中的一种。

    普通人给人的感觉和杀人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凌飞的气质自然是更不相同,他眼神中透出的感觉,让人心惊。

    “愣着干什么,上啊!”

    杨盛楠大喊。

    然而,两个保安双腿战战,根本不敢上前一步。

    “怎么软脚虾了?”

    周围的人也奇怪。

    “这年轻人看了一眼他们两个就怕了?

    真是……”“刚刚他的眼神,好像有杀气一样。”

    旁人议论纷纷。

    “哼!”

    杨盛楠冷哼,“你们不动手,我来,老子打不死他!”

    说着杨盛楠一把抽出保安腰间的警棍,朝着凌飞猛地砸过去。

    凌飞纹丝未动,只见警棍就要抽在凌飞身上,周易水心头大跳,凌飞怎么不动手啊!就在这一瞬间,凌飞猛地动了!凌飞手速极快,转瞬抓住杨盛楠挥下来的手腕,用力一拽,膝盖前顶,重重砸在杨盛楠的腹部。

    “唔哼!”

    杨盛楠眼球暴突,这一下让他只觉得被贯穿,好似要死了一般难受。

    凌飞一脚将之踹开,凌飞手中的电棍随手一挥,如同巨蟒扑向杨盛楠,杨盛楠来不及躲避,让警棍狠狠砸在脸上。

    “啊!”

    杨盛楠惨叫出声,脸上多了一道红印子,牙齿也崩掉一颗。

    凌飞的力道即便放小,也不是杨盛楠可以抵抗。

    凌飞看也没看杨盛楠,对周易水道:“解气了吧?

    我们进去。”

    “他呢?”

    周易水皱眉。

    “报警抓了。”

    凌飞道。

    “报警?”

    周易水表示怀疑。

    “放心,都按法律走,他出不来。”

    凌飞淡笑。

    “呃啊啊啊!”

    杨盛楠大呼小叫,“来人来人,来人!我要杀了这小子!”

    杨盛楠的声音太大太大,惊动了宴会厅里的人,靠近门口的都往这边看过来。

    怎么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