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什么啊?”

    周妈妈瞪了眼周易水,“臭丫头,爸妈多大年纪了不知道吗?

    还不赶紧生个外孙给妈抱抱。”

    周易水脸色发红,瞥了眼凌飞,发现凌飞在看她脸色更红了:“你们也不大啊,很年轻。

    晚点,没事的……”“谁跟你说没事的,你爸,心脏病,肩周炎,还有脑血栓,指不定哪天就走了。

    你现在还说这个那个的,说不准待会儿就给你爸气走了。”

    周妈妈叉腰瞪着周易水。

    周乾一闭嘴不说话,他哪有那些个病,但是老婆的话不就是为了周易水和凌飞,他理解。

    周易水翻白眼:“妈,能不能别诅咒我爸。”

    “诅咒了吗?

    我说的难道不是真的?

    好,就算你爸没事,我呢?”

    周妈妈又说自己,“你看我为什么养生,不就是身体差嘛!神经衰弱,以前还动过手术,身体情况很差,等过几年有外孙都抱不动了!”

    周妈妈一副叫苦的样子,让周易水很是没法。

    “你们怎么想?”

    周乾一拉回话头。

    周易水看了看凌飞,这能怎么想,她连凌飞的女朋友都不是,还结婚?

    开什么玩笑。

    “爸,妈,真的早了点。”

    周易水道,“我现在工作忙,凌飞也是工作很多,哪有时间想这些。

    再说了,凌飞年纪也不大,好像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吧?”

    “这孩子,今年准备一下,明后年结婚,不就是差不多了嘛。

    年龄也差不多,事情也准备得差不多。”

    周妈妈道。

    周易水一下子被噎着,她无限烦恼地看了眼凌飞,希望他帮忙说句话。

    凌飞见状道:“我们结婚的事稍微早了点,等过几年再说吧。”

    “对,过几年。”

    周易水连忙接腔,“我们还年轻,来得及,妈,真的没必要这么急。”

    周妈妈张嘴还要说什么,周乾一先道:“说着急倒也是可以缓缓,但是……小凌,易水的年纪比你大一些,你是知道的。”

    凌飞颔首。

    “我摆明了说吧,女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青春不再有优势。”

    周乾一缓缓道,“你现在和易水感情好,可未来,易水年龄增长,我很担心你是否还这么爱她。

    你很优秀这一点我们都知道,正因为优秀,身边才有形形色色的诱惑。

    身为一个父亲,我需要的是你的一个承诺,而非真的结婚。”

    周易水一愣,呆呆看着周乾一。

    说什么结婚,那都是虚的,实际上要的是凌飞的承诺,愿意照顾周易水一生的承诺。

    凌飞也是微微一怔,他想了想,望着周易水,心里想法无数。

    “现在不结婚当然没问题,你们的年纪确实不大,工作也的确很忙,但是,我想要你的承诺。”

    周乾一严肃道。

    凌飞沉吟良久,周易水也看向凌飞,这个时候她本该开口的,因为凌飞并非她男朋友。

    可是,莫名地,她不想说话,想听听凌飞会怎么回答。

    “承诺是一种很虚假的东西。”

    凌飞开了口。

    众人一顿。

    “即便我现在如何山盟海誓,如何信誓旦旦,到最后也有可能食言。”

    凌飞诚然道,“一句保证的话,对于双方的关系没有任何意义,有的只是此刻的感动,并没有其他任何实质保障。”

    周乾一沉默半晌:“那你……”“我能给的是,我现在的真心实意。”

    凌飞轻声道,“我可以告诉叔叔阿姨,我现在很喜欢易水,非常喜欢。

    未来如何我不敢保证,说不定哪天是易水不喜欢我了,但我现在,很喜欢很喜欢她……”周易水芳心一颤,凌飞温柔的话语让她有一股甜蜜由心底泛起,润透周身。

    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心里说不出的甜蜜。

    周易水咬着樱唇望着凌飞,眼中波光潋滟,浓浓的蜜意透着眼眸而出。

    周妈妈看着女儿这幅表情,心中暗叹。

    周乾一不知如何作想,凌飞这句话按理说,身为父亲的他不能满意。

    可是,周乾一是一个很踏实的人,他喜欢脚踏实地,不喜欢天花乱坠,凌飞这句话说得很诚恳,很走心。

    比起那些花里胡哨的甜言蜜语更让周乾一满意!饭桌沉默了,因为凌飞的话而沉默。

    对于凌飞的回答他们满意吗?

    有些不满,可也有些满意,难以详述。

    咔哒——这时门响了,服务员进来,冲淡了这股压抑的氛围。

    周易水打破僵局:“来来来,我们先吃饭,先吃饭,之后的待会儿说。”

    “嗯,好。”

    周乾一也道,“先吃饭。”

    周妈妈却还是皱眉看着凌飞,欲言又止。

    服务员将餐车上的菜肴一一摆放完毕,一躬身推着餐车离开。

    “凌飞,你们没法结婚,先领证怎么样?”

    周妈妈在服务员离开后立即道,“领证不需要你们办什么酒席,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只要你们两个人去一趟民政局就行。

    不耽误时间吧?”

    周易水眼皮子一跳:“妈,你干嘛这么急嘛,可以缓一缓的。”

    “死丫头,没你说话的份!”

    周妈妈瞪了眼周易水。

    凌飞知道周乾一被说服了,可周妈妈还没有。

    他心中念头流转几番,笑着道:“可以,不过我的户口本,估计不好拿到。”

    “嗯?

    什么意思?

    直接拿出来就是,怎么不好拿到手?”

    周妈妈皱眉。

    凌飞停了片刻:“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我所在的家庭,不允许我私自成婚,我的户口本在他们手里。”

    凌文敬乃凌家家主,什么东西都在他那,手底下凌家子弟的婚姻大事由他掌控!“唔。”

    周妈妈愣住,凌飞的家世这段时间她有听周易水讲过,似乎的确很不凡。

    凌飞的说法是真的?

    “那你们以后怎么办?”

    周妈妈问道。

    “阿姨不用担心,再过几年,我便可以脱离出来,有自己的选择权。”

    凌飞说道,“所以,近阶段还不行。”

    “这样啊。”

    周妈妈没了说法。

    周易水瞅了眼凌飞,看来,算是解决了。

    不过,凌飞想要结婚真的很难么?

    不错,凌飞想要私自成婚是不可能的事。

    凌文敬压着,凌飞绝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能成婚!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