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长女店员傻了眼,赵毅羽竟然说大水冲了龙王庙这种话?

    这种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服软的话,缓解尴尬的话,而他竟然这么说了!如果说凌飞和赵毅羽是认识的人也就罢了,顶多证明凌飞和赵毅羽平级,现在的情况就是,赵毅羽比凌飞还低一等的感觉!很显然王力远也知道了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他整个人都傻了,刚刚还百般说赵毅羽如何如何,无非是说赵毅羽多么厉害,现在呢?

    凌飞比赵毅羽还牛逼,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凌飞瞥了眼满脸涨红的王力远,淡淡道:“那我就不让了。”

    “自然自然。”

    赵毅羽忙道,他心中也无奈,凌飞啊,他能有什么办法?

    虽然陈景山是他好友,他想替陈景山报仇,可上次的事过后,哪还敢?

    那时候背后还有凌子轩在暗中支持,现在凌子轩呢?

    早死了,就是凌飞亲手斩杀!后来因为乔非的缘故凌飞放过他,可赵毅羽还是时刻关注凌飞,生怕他来找自己麻烦。

    这越关注越觉得凌飞的可怕,尤其是在五云山一役,更是让天下人胆寒。

    最近的事同样传遍天下,轮回组织来袭,易轻舞智绝无双,凌飞勇武过人,救了无数医道国手,获得无数医药世家好感,还夺得了含金量极高的中医比赛!现如今燕京叫凌飞什么?

    凌家麒麟子!曾经这个称号属于凌子衿,数十年前的凌子衿,现如今,凌飞比凌子衿更有资格担当这个称号!凌家麒麟子在这些天内已经被公认,以往都认为凌子衿和凌百里才是最有可能成为凌家继承者,虽然凌飞也是其中之一,概率却最低,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凌飞和凌子衿几乎同等可能性!凌飞的名望已经达到不逊于那位被称“生子当如莫问天”的程度,凌飞和莫问天谁更厉害的猜测已然甚嚣尘上。

    燕京甚至有地方开盘,赌赌未来凌飞和莫问天谁能独领fēng sāo,领导当世。

    这样的凌飞,赵毅羽有什么胆子再生仇恨之念?

    如今的凌飞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随便几句话都能让他够呛。

    世家之力,非常人可敌,哪怕是他!“凌少,今晚有空吗?”

    赵毅羽小心问道。

    “没空。”

    凌飞直接拒绝,他才不管赵毅羽什么邀请。

    王力远嘴角抽搐,赵毅羽明显是在邀请凌飞,可凌飞想都不想直接拒绝,想想自己巴巴往赵毅羽身上贴,差距多大?

    “哈哈。”

    赵毅羽也没尴尬,笑着道,“那就下次吧,凌少事忙我是知道的。”

    “嗯。”

    凌飞随手一抛把手机朝王力远扔去,王力远慌乱接住电话。

    王力远急忙关了免提,忙低声对赵毅羽道:“赵先生……”“哼!”

    赵毅羽冷哼一声直接挂了电话,他平白无故掉了面子,都是这家伙害的,怎么可能会给他好脸色。

    王力远看看凌飞,脸色难看,他现在是两头不讨好,怎么办?

    赵毅羽那边不用说了,已经生气,今晚得想办法去赔礼道歉。

    至于凌飞,现在就得道歉!凌飞甩了手机就拿着手中的折扇对身旁年长女店员问道:“在哪付款?”

    “楼下。”

    年长女店员笑着前头领路,她心中暗叹,果然是有钱人,连价格都不问。

    一般这种人她们都会小宰一下,可听到凌飞和赵毅羽的对话她哪还有这胆子?

    凌飞可不是一般人啊!要是有什么状况,吃不了兜着走。

    旁边的王力远连跑过来:“凌少,凌少!”

    凌飞侧目:“有事?”

    王力远满脸堆笑:“刚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希望您不要见谅。”

    凌飞淡淡瞥了眼他一眼:“无碍。”

    凌飞转身下楼,对他而言并无所谓,他还不至于和这样一个小人物大动干戈。

    王力远见凌飞这样丝毫没有松气,急忙再追下去。

    若是凌飞骂他打他都好,这样说没关系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压力。

    这些大人物都喜怒无常,他甚是惶恐。

    不是人贱,主要是的确得罪了凌飞,凌飞却没有实施任何惩罚,甚至于多说一句,这更让人心惊胆战。

    凌飞下楼准备付账,一走到前台就看到方才接待他的年轻女店员在不远处和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在说着什么,一看到凌飞下来,女店员一愣,拉了拉西服男人的衣角指着凌飞。

    西服男人还准备过来,前头的年长女店员连连摇头,他皱皱眉头缓缓靠近,倒也没急着如何。

    “付账。”

    凌飞在前台道。

    “慢着慢着!”

    王力远连忙跑下楼,挤到了前台,赔笑道,“凌少,哪能让你费钱呢,我来,我来。”

    王力远心想怎么都得做出点牺牲,不然他过不了心理的坎。

    西服男人错愕,怎么回事?

    不是说有矛盾,怎么突然变了?

    年轻女店员也是纳闷挠挠头发,发生什么了?

    怎么突然改口叫凌少了?

    “不必。”

    凌飞淡淡道,“没有关系,用不着。”

    “没关系没关系。”

    王力远急了,“都是小钱,也是给凌少您赔罪的小礼物。”

    凌飞斜了眼王力远。

    王力远忙道:“凌少,我是真心诚意道歉的,望您能原谅。”

    凌飞看了他半晌才道:“好。”

    王力远大松口气,这样他心里的坎才能过去。

    凌飞拿着折扇出门而去,也不去看王力远。

    王力远喊道:“凌少,您慢走。”

    年轻女店员不明所以,这情况,真是看不懂,不过,好歹是能够解决了。

    王力远看着几人怪异的眼神,面色冷下来:“结账!”

    ……凌飞出门而去,带着礼物前往周易水所说的地方。

    突然凌飞一拍脑袋,忘了,还有养生之物,这是周易水母亲喜欢的。

    凌飞想了想,养生,似乎自己有几套类似于五禽戏的招法,这才是养生的最好法门。

    送这个即可!“嗡——”凌飞正想着周易水又来了电话,凌飞接通耳膜就快bào zhà。

    “你怎么还没来啊!都等你半天了!”

    周易水恼道。

    “路上出了点状况,马上到。”

    “赶紧啊!今天我爸妈好像碰上什么事情,心情本来就不大好,你这样,更糟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