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御宝轩,里面古色古香,檀木所制的家具摆满厅堂,淡淡熏香缭绕,让人心神宁静。

    柜子上摆满各式瓷器、玉器,墙上还挂有青铜宝剑,有识之士能看出,这里的东西没一件简单的。

    凌飞一进来就有店员走过来,是一位穿着旗袍的美丽女子。

    “先生,您需要看什么吗?”

    旗袍女子看到凌飞眼前大亮,凌飞俊朗帅气,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个顶级金龟婿,可得先巴结了,万一看上自己呢。

    现如今,许多抱着这种想法的女人进入职场,她们挑选最容易碰到优质资源的工作,比如空姐。

    空姐特别容易接触到常年飞行的商业精英,一来二去接触得多了,工作繁忙的商业精英难免对美丽的空姐生出情感,一段感情就这么发生了,空姐们得偿所愿。

    当然,这只是说一部分人,有这样一部分人存在,却并非绝对。

    也不能说谁有错,都是每个人的想法,没资格评判他人。

    “有什么适合送人的?”

    凌飞问道。

    “送人吗?

    朋友还是长辈?”

    旗袍女子问道。

    “长辈。”

    “请和我来二楼,这边有不少适合送长辈的。”

    旗袍女子带路,往楼上走。

    楼上的价格更贵,对她而言提成也更高。

    旗袍女子带着凌飞上了楼,凌飞扫视四周,很多碗碟花瓶。

    “您看,这是宋朝的花瓶,这个是清朝瓷碗,这个是……”旗袍女子开始介绍,朝代、故事、收藏价值等等,看起来她也是有一定的专业能力。

    凌飞听着她的话,心中想法盘旋,等她说完时问道:“楼上还有吗?”

    旗袍女人眼前大亮:“有有有,我带您上去。

    不过这价格……”“价格不是问题。”

    “好,您跟我来。”

    旗袍女人大喜,看凌飞这样子就是很有意向买古董的。

    这要是买一件,这个月就发了。

    旗袍女人带路,带着凌飞又上楼。

    楼上一个中年男人在四处踱步,旁边同样穿着旗袍的女性在介绍着,不过她更年长一些。

    “这件礼物可是送给赵先生的,必须好!”

    中年男人低声道。

    “赵先生?”

    年长女人一愣。

    中年男人声音变得更低:“赵毅羽。”

    “唔!”

    年长女人睁大眼睛,“明白了!”

    “我推荐您这件玉佩吧!是明朝时皇帝给太子的玉佩,价值连城。”

    “嗯……不大好,赵先生年近中年,稳重一些的比较好。

    玉佩,不大合适。”

    凌飞这边也在看,突然在一样物品上停住目光,这是一把折扇。

    “这个,介绍一下。”

    凌飞道。

    旗袍女人笑道:“您真有眼光,先生,这把扇曾为曾国藩所用,具有极高的价值。

    送给长辈,再合适不过了。”

    凌飞闻言托腮思索片刻:“好,就这个了。”

    “唔?

    这个,好像不错,我要了!”

    凌飞正要伸手去拿,旁边伸出一双手欲要先拿了折扇。

    凌飞眉头一皱,速度更快,一把抓住折扇,而那只手抓住扇尾。

    凌飞侧目,中年男人盯着凌飞:“小兄弟,东西让给我吧。”

    “既然你知道说让,证明你也明白这是我先要的,我有权不让。”

    凌飞道。

    中年男人笑容变淡:“小兄弟,你可知道我要送的人是谁吗?”

    “无所谓是谁。”

    新城,凌飞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新城一号人物陈景山就是他亲手送走,省一号人物赵毅羽若非乔非的缘故,恐怕现在也朝不保夕。

    凌飞还真没怕的人!“年轻人,说话不要太狂妄。”

    中年男人冷笑,“有些人你得罪不起!看你这年纪能来这里买东西,应该是家世不凡,可我劝你啊,长点心,别给自己家族找麻烦!”

    凌飞淡淡道:“不劳费心,把东西给我吧。”

    中年男人面色一僵:“小子,说话怎么不听劝?

    大祸临头时后悔就晚了!”

    “都说了,不劳费心。”

    凌飞微微用力,可中年男人还是死死抓着。

    中年男人皱眉不已,这小子是傻了吗?

    怎么说都不听?

    这折扇中年男人很喜欢,主要是因为它最适合送给赵毅羽。

    赵毅羽平日在家喜欢喝茶,看书,收藏些名人字画和文房四宝,这折扇就很合适。

    他今天新城都逛了一圈了,愣是没找到合适的,现在这个最合适,怎能轻易放弃。

    旁边两个女店员对视一眼,都很无奈。

    最怕碰上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碰到,每次碰到都麻烦。

    大打出手也不是没有,最后都是大店长出马才解决,现在这两人也不知道会不会闹大。

    “玲姐……”年轻的旗袍女子问道。

    玲姐想了想,对她做了个下楼的手势,意思让她通知店长。

    旗袍女子点头,连忙下楼。

    “年轻人,你知道我要把东西送给谁么?”

    中年男人冷漠道,“这是一个你得罪不起的人!”

    凌飞神态淡然:“没兴趣知道。”

    哪怕是隐世家族都没人能让凌飞低头,他害怕谁?

    中年男人准备不再隐瞒,盯着凌飞一字一句念出来:“赵毅羽!”

    凌飞闻言一顿,赵毅羽?

    中年男人看到凌飞愣住的模样,笑容出现:“怎么样,说了吧,让你掂量着点。

    我知道你家世不一般,但是,有些人你得罪不起就得罪不起。”

    凌飞笑容诡异,赵毅羽啊?

    真是没想到。

    “赵先生果然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凌飞淡淡道。

    “小子,知道就好,不该得罪的人不能得罪,来吧,把东西给我,这件事就算了。”

    中年男人用力一抽,却发现凌飞还是死死握着。

    中年男人眼眸阴沉:“小子,道理都给你讲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凌飞淡笑:“我不给,你能如何?”

    “你!”

    中年男人哼声,“这件事要是让赵先生知道,你觉得你能善了?”

    凌飞微微扬首:“你可以现在给他打电话,看看他怎么说。

    我觉得,他会把东西拱手让给我。”

    “哈哈哈。”

    中年男人放声大笑,“小子,你是疯了吗?

    还拱手让给你,能不能长点脑子,赵先生什么身份!”

    “你可以打个电话试试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