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过分了!”

    刘怒斥,“我都打算出钱了,你还想怎么样?

    本来这件事就有你一半的责任,你打算都怪在我头上吗?

    我告诉你,我刘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但今天你要是不出钱,我的弟兄也不会放过你。”

    警察摇着头:“小兄弟,息事宁人吧。”

    老男人道:“不赔钱,我一定告到你们家破人亡!欺负我老头子孤寡伶仃,好欺负是吗!我一定找记者来,让他们报道这件事,让你们都倒霉。”

    刘低吼:“小子,你真的想死吗?

    让记者来报道的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

    那群家伙只要热点,最擅长断章取义,借题发挥,让他们逮住,我们就完了!身败名裂都是小事,引起的广泛关注会让你未来举步维艰!这些钱对你来说没那么重要吧?

    你有钱,出一点不过是九牛一毛,我可是把部家当都拿出来了!”

    凌飞抚掌继续,笑容更深:“很好,真是够精彩的。

    换做是心志不够坚定的恐怕已经找了你们的道,一个受害者,一个愧疚的凶手,一个代表权威的警察,这出戏码,你们的人物安排可真齐呢。”

    三人闻言为之一呃,脸色僵住。

    “你说什么呢。”

    刘皱着眉道,“不过是不想掏钱而已,你说这些什么意思?”

    “我说得还不够明白?”

    凌飞淡笑,“好,那我说得更明白一点,一个装模作样的碰瓷,一个满口仁义的假警察,还有你这个计划推动者,的确是天衣无缝的表演,演技够好的,一般人肯定被你们欺骗。

    你们三个应该没少排练吧,能这么熟练,很可能还做过不少次。”

    话说到这里周围之人纷纷发出惊异声,什么意思,这三个人都是假的,是表演的?

    “别胡说八道,我知道你是不想出钱,你也别诽谤我们!”

    刘怒喝。

    假警察也喝道:“侮辱公职人员,我要带你去警局。”

    “入戏太深。”

    凌飞摇着头,“差不多得了,你们还真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

    估计是因为之前被你们骗的人心情太紧张,加上你们的表演,才没有关注到那么多疑点,被你们骗了。

    在我身上,可不好使。”

    “放屁,什么疑点,胡说八道,你们不就是撞了我了,怎么,打算抵赖?”

    老男人喝道。

    凌飞手指老男人:“非要我给你们指出来么?

    不见棺材不掉泪。

    看你的额头,地上,都是血,这么多血是我一下车就看到,正常而言刚刚撞倒不可能流那么多血,怎么,你的身体是水龙头么?

    血液是喷出来的?”

    老男人脸色一变。

    “我是医生,很明白血液状态。

    一般而言流这么多血的人状态不会像你这样中气十足,听听你的语气,山上打头老虎都不成问题。”

    凌飞道,“一个老头子,被车撞了,还流那么多血,会有你这状态?”

    “我……”老男人面色难看。

    “并且,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没想着送医院,想着先要钱,还真是要钱不要命。

    或者说,真敬业。”

    凌飞笑了。

    周围之人纷纷笑出了声,按照凌飞的话来思考,看来一切水落石出了。

    “这三个人还真不要脸。”

    “骗人还真有一手呢!”

    凌飞扭头看刘:“你的举动也是破绽百出,被撞了不想着送医院先检查,还讨价还价,怎么,你是嫌死的不够透,准备等一会死了再送医院吗?”

    刘咬牙,反驳不得。

    “说一百万你就马上说可以拿四十二万,现在碰瓷的工作可真简单。

    还是部家底,这么容易就愿意部拿出来,你可是有够慷慨的。”

    凌飞笑出声,“还口口声声为我好,让我也出钱,你想法和一般人真不一样。”

    凌飞反讽似的言语让周围之人大觉有趣,纷纷大笑起来。

    “最后是你。”

    凌飞看着那假警察,“你下次装警察能不能把交通法了解了再出来?

    显得你能专业点。

    还说我侮辱公职人员,你才是最侮辱公职人员的人。”

    “你!”

    假警察恼怒。

    “不过说来你表演倒是最好,若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两个是一伙的,还真发现不了你这个同谋。”

    凌飞道,“论演员的自我修养,你贯彻得很彻底。”

    “这个人是段子手吗?”

    旁边看热闹的人笑出了声,“说话真有意思。”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他有点眼熟,我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他。”

    “没觉得,只是觉得很帅。”

    “对了,他说他是医生,好像是那个凌飞啊!”

    有人认出了凌飞来。

    凌飞双手抱胸瞥着刘:“准备坑我的钱不成,现在又用这种方式,你还真是锲而不舍。

    说吧,你们自己去警局自首,还是我让人送你们过去?”

    三人对视一眼,刘低喝:“以后有你受的,我们走!”

    说罢老男人扑棱一下站起来,和刘两人急忙往外冲去,连车子也不管了。

    凌飞眯眼:“跑?”

    转瞬凌飞消失原地,三人直觉得耳边一道风声呼啸,还没来得反应,一记重击就落在了身上,三人栽倒,倒成一片。

    凌飞站于三人旁边,淡漠道:“你们两个,报警,把他们三个送进警局。”

    “是,先生。”

    保护凌飞的两人从人群中走出,低声道。

    凌飞扫了眼周围走进小巷子里,快步离去……他知道自己被人出来了,不能多做耽搁。

    凌飞在巷子里七拐八绕,最后拿出手机查找古玩店,发现有一家古董店离他不远,便走了过去。

    从巷子里拐出来便是大道,带着几分古色古香的味道,这一片的街区都是这种建筑,算是属于新城的特色了吧。

    凌飞看着地图中所说的位置寻找,拐过一条街,远远就看到一家名为御宝轩的大牌匾!“就是这了。”

    凌飞颔首,朝着里面走去。

    御宝轩是新城有名的古董店,以前凌飞和纪老聊天的时候就聊过这里。

    不过凌飞一直没机会过来,今天反而是因为周易水而过来。

    能成为新城最有名的古董店,想必有其独到之处,倒是得看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