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这回倒是没有绕圈,乖乖朝着古董店而去。

    凌飞闭目许久睁开眼看了看,确认的确没有绕路,看来这这家伙老实了不少。

    凌飞心中想着古董的事,当年在国外战场时战利品中时常有国内的东西,他爱国,通常会把文物送回国内,分文不取。

    近代以来华夏遭逢无数列强侵略,文物流失在外很多很多。

    凌飞力所能及的把东西送回来,不为其他,只为出一份力。

    凌飞出身华夏,被卖到国外,可爱国之情尤在,甚至说因为游子情绪,更爱华夏,他对于华夏的感情很深很深。

    那些战利品到手后他都会亲自过问,然后查找资料,确定文物的各种细节。

    长年累月的断断续续学习,凌飞慢慢也了解了很多文物古董。

    有道是久病成良医,凌飞时常的学习,让他对于古董的知识并不差。

    正想着突然眼前一晃,一道人影冲出来,刘全急忙踩下刹车,由于惯性凌飞身体猛地前扑。

    只听得外头啊地惨叫一声,凌飞目光微变,忙推门下车,旁边的刘全也急忙下车来。

    一下来就看到一个年纪大概六十多岁显露老态的男人坐地上长吁短叹,头部是血,满地是血。

    “撞死人了,撞死人了!”

    老男人失声痛哭,满地的血液,额头上的血液,让周围的人汇聚过来。

    华夏人好热闹,一般这种事都会有很多人在旁边看着,不少人已经拿出手机来。

    凌飞看看地上的血液又看看车,还扫了眼一亮着急的刘全。

    刘全跑到老男人身旁,伸手去扶他:“大爷,没事吧?

    有没有受伤?”

    老男人一把甩开刘全:“你瞎了吗?

    没事?

    没事能流这么多血?

    你怎么开车的?

    你以为你开的是火箭,准备起飞吗?”

    刘全一脸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爷,您说怎么办吧?

    我赔钱可以吗?”

    “赔?

    当然得赔!把我撞成这样你不赔难道还想走不成?”

    老男人指着刘全喝道。

    凌飞在旁边看的眉头微皱,似乎……有点怪。

    “您说,您说,您要赔多少,我照赔不误。”

    刘全忙道。

    老男人捂着自己的腰:“我年纪大了,本来就没几年好活头,你这一下,让我至少少活了几年。”

    “不至于那么夸张吧大爷。”

    刘全干笑。

    “不至于?

    光是吓,都把我心脏病吓复发了你知不知道?”

    老男人又紧着捂住胸口,“身体也是,老腰都要断了。

    你得赔,赔一百万!”

    众位的人听得嘴角一抽,一百万,这数字未免太高了吧?

    这大爷也是狮子大开口。

    今天的事,大家都知道,善了是不可能,估计得赔,至于赔多少再看了。

    刘全面露难色:“太,太多了,能不能便宜点?”

    “便宜,你的命能不能便宜点?”

    老男人反问。

    “这……”刘全犹豫再三,“我存款只有四十二万,一百万也太……”“怎么了怎么了?”

    刘全犹豫之时周围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跑出来,打量了一番情况,目光定在刘全身上。

    老男人看到警察紧忙道:“警察小兄弟,快帮我。”

    警察走了过来,忙对老男人问道:“大爷,您怎么了?”

    “这两个人没良心啊,开车把我撞了,还不准备赔钱。

    您说这怎么办,大爷我无儿无女,是个无保护,他们就能这么欺负我吗?

    我年轻时也参过军,bǎo guo国,怎么就能这么对我。”

    老男人说得那是声泪涕下。

    “大爷,没有,没有,我们没有不赔。”

    刘全看着警察满脸着急,“我们赔还不成吗?”

    刘全转头就跑到凌飞身旁:“小兄弟,是你非要来这边的,所以才撞了人,你应该有一半责任吧?

    我全部家当就是四十二万了,剩下的你能不能……”凌飞似笑非笑打量着这三人,淡淡道:“你开的车,你自己的责任。”

    “小兄弟,你怎么能这么说。

    刚刚如果不是你强迫我,我肯定就让你下车了,来这里也是你的主意。

    刚刚你把我吓到,让我心不在焉的,出了事怎么可能没有你的责任!”

    刘全急了,“你信不信我报警告你,你肯定也有责任。”

    “报什么警,警察不就在这。”

    老男人道。

    警察缓缓站起来:“小兄弟,情况我大概了解了。

    这情况也的确是这么个情况,如果要走司法手段,那就直接走。

    你们跟我去警局,如果要私了,按老人家的说法,我这边没法管。

    公了还是私了你们说了算。”

    “私了私了!”

    刘全急忙道,“警察同志,私了!”

    刘全转头就对凌飞道,“小兄弟,你买得起古董,看你也是个有钱人,五十多万对你来说不是难事吧?

    刚刚的事你确确切切有一半的责任吧?

    为什么你就能不出钱?”

    警察见状也道:“不错,你应该也有一半的责任,按理来说应该你们一起分担责任。”

    老男人看着凌飞道:“小兄弟,老头子我身体不佳,本来就就一身病,要是一不小心一命呜呼,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兄弟,出钱吧。”

    刘全道。

    凌飞淡淡一笑,双手抱胸:“出钱是小事,但现在,我不会出钱。”

    刘全皱眉:“小兄弟,你过分了吧,事情发生有你一半责任,你不出?”

    言毕刘全靠近凌飞,“这里这么多人拿手机拍,恐怕马上网上都会传出去,你不想身败名裂,赶紧的。”

    凌飞眯眼:“你在威胁我?”

    刘全神色淡淡:“不是威胁,只是在说一个很有可能发生的事。”

    “小兄弟,你这么做有些太不人道了。”

    警察也皱眉道,“你是想引起广泛的关注吗?

    到时候闹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收场,全网知道的时候,你会被人肉,会被唾骂,你的家人、生活都会很麻烦!”

    凌飞抱胸:“危言耸听的本事不错。”

    “小子,你什么意思,撞了老头子我,打算不赔偿就走?

    我告诉你,老头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凌飞笑了,反而起鼓起掌来!很精彩,非常精彩!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