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妙心也觉得失言,脸色一红,轻哼一声:“下次再这样,我不会救你。”

    说完秦妙心感觉更不对了,好像吃醋的小女生一样啊!“没什么事,我先出去。”

    秦妙心实在待不住,夏娃和易轻舞的目光让她很不自在,连忙站起来,转身就出去。

    三人望着秦妙心离开,门一关上夏娃就冷冷看着凌飞:“我家男人真是有本事呢。”

    “那当然,不然怎么让你爱上。”

    凌飞有些没自觉,竟然还如此说道。

    夏娃脸一冷:“怎么,我是给你脸了?”

    “呃……”凌飞干声,貌似,说错话了……“哼。”

    夏娃也冷哼一声转身出去。

    一出门夏娃顿住,不对啊,这不是留给凌飞和易轻舞独处机会吗?

    转身夏娃就想进去,可是又觉得刚出来又进去未免太没面子。

    要是凌飞还问一句你怎么回来了,她该怎么回答呀?

    借口都找不到。

    踌躇几番夏娃轻哼,直接离开。

    房间中只剩下凌飞和易轻舞两人,凌飞看着易轻舞道:“后悔了吗?”

    “后悔什么?”

    “不该用轮回组织的永生花当奖品。”

    易轻舞摇头:“与此可能有一些关系,但轮回组织来此这不是主因。”

    凌飞眯眼:“和那群国手有关?”

    从当时他们的话语他也感受到了什么。

    “不错,他们想要将所有国手带走。

    轮回组织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永生。

    可能是想利用这群国手来研究什么吧。”

    易轻舞道,“不过其实奇怪的并非这点,而是他们还想抓我。”

    凌飞上下打量易轻舞一番,笑容更深:“我倒是觉得不奇怪。”

    “嗯?”

    易轻舞侧目。

    “你可是易轻舞,长得漂亮,倾国倾城,世间少有,是个男人都想占有你。”

    凌飞揶揄道。

    易轻舞一呃,脸色泛起几分红润,凌飞调侃般的赞美让她有些害羞。

    “莫要打趣轻舞。”

    易轻舞强行让自己镇定。

    “我说的是实话啊。”

    凌飞含笑,“宛若天人,再加上智计无双,我觉得,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你的诱惑。”

    “轻舞哪有什么魅力。”

    易轻舞轻轻摇头。

    “你还真是没有自觉,你没有魅力?

    魅力都快穿破天际了。

    看看燕京多少男人说为你终生不娶?

    不是信誓旦旦,是确有其事,你对自己的魅力一点实感都没有吗?”

    凌飞叹道。

    易轻舞抿嘴不言。

    “真的,你在外面说这话容易被打死。”

    “……”易轻舞。

    调侃几句凌飞回归主题:“今天出了那么多事,这次比赛做成节目,会不会有问题?”

    易轻舞沉吟:“轻舞方才在大厅中最后做了些陈诉总结,到时候应该能用进去。

    前面的不成问题,就看怎么剪辑了。”

    “这比赛你设计得很巧妙,趣味性十足,专业性也很强,播出应该很有趣。”

    凌飞道,“不过很多东西恐怕不能过审核。”

    “这一点倒是无碍,审核只是小意思,只要稍微把控了尺度,过审没问题。”

    易轻舞淡淡道。

    易家那么大的势力,检查过审的只是小人物而已,一句话的事就能解决。

    对易轻舞而言,难度在于剪辑方面。

    虽然说尺度没问题,但自己该把控的还得把控,不可能剪出太多让现世震惊的画面,不该放的不放,该放的就放。

    “明天开始轻舞会亲自监视。”

    易轻舞道,“不久就会播出,这段时间,轻舞会协商电台、网络平台,让这比赛攀上热点,第一波造势。”

    宣传是好几拨造势,不是简简单单上映才宣传,那就太晚了,起不到太好的效果。

    易轻舞深谙此道,以前没少做这类事,对于这件事的处理上很有经验。

    刚刚拍摄时的宣传,剪辑期间为了保持热度的第二波造势,正式播放前的第三次宣传造势。

    每一波造势都不一样,都有相应的方法和策略,说着简单,操作起来要思考不少东西。

    “这些你想吧,我这段时间还有些事要忙,可能得去东樱一趟。”

    凌飞枕着手,靠在床头。

    易轻舞沉吟:“东樱,九条凛?”

    凌飞微愕:“这你都知道,你还真没少调查我。”

    易轻舞目光移开:“不过是随便查查而已。”

    “不错,这次过去就是因为她的事。”

    凌飞坦然道。

    “哦。”

    易轻舞面色平淡,看不出是否对这件事感兴趣。

    “修养一段时间我大概就要过去了。”

    凌飞笑道。

    “哦。”

    易轻舞依旧不咸不淡。

    两人聊了一会儿易轻舞起身:“好好养伤。”

    “小伤,无碍。”

    易轻舞出门离开,一推开门就看到立在庭院中沐浴着月光的夏娃。

    夏娃在拭剑,月光下的悲鸣剑冒着湛湛幽光,剑锋凌厉。

    夏娃头也没抬,淡淡道:“聊聊?”

    “聊聊。”

    易轻舞主动上前。

    夏娃擦拭悲鸣剑,淡淡道:“你和凌飞什么关系?”

    “战友。”

    易轻舞道。

    “战友?”

    夏娃悲鸣剑一指皓月,剑身幽光更甚,反射的月光印在易轻舞脸上。

    “战友!”

    易轻舞面色始终平淡,毫无变化。

    夏娃悲鸣剑一舞,剑尖指向易轻舞,虽然离得还很远,却依旧慑人:“哪方面的战友?”

    “恕轻舞不能详说。”

    易轻舞道,“这件事若他愿意告诉你,就会告诉你,不该由轻舞来说。”

    “唔。”

    夏娃皱眉。

    “该轻舞问了吧?”

    易轻舞道。

    夏娃眯眼:“你想问什么?”

    “你和凌飞怎么认识的?”

    易轻舞问道,这一点她无比好奇,夏娃和凌飞明明一点交集都没看到过,只有在新城那两年时间凌家放松了对凌飞的监管,情报不明,可能在那时有过会面。

    可是,那时的凌飞才多大?

    夏娃是何等人物,为什么和会和凌飞走到一起?

    夏娃也没想到易轻舞会问这个,只是平静道:“秘密。”

    “秘密,么?”

    易轻舞微微一笑,“恐怕是个不小的秘密吧?”

    “……”夏娃。

    “是不是和轮回组织有关系?”

    易轻舞突然道。

    “唔?”

    夏娃侧目,还真算是和轮回组织有关,若不是被抓到同一个训练营,他和凌飞就不可能有交集!“果然!”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