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山铁拳轰击,野鹤猛然后退,不多不少刚好躲过。

    铁山另一脚又到,野鹤一个铁板桥后倒,又躲过铁山攻击。

    铁山趁机追上,一拳再至。

    野鹤一手压在地上,整个人身体在地面一旋,刚好再次躲过。

    接下来的场面完完全全变成铁山单方面的追击,野鹤一直在逃。

    但是,大家看得很清楚,铁山一拳都没有碰到野鹤。

    野鹤的身法登峰造极,让铁山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小子。”

    老妖眉头一挑,“身法倒是不错,不过,稍有闪失,铁山一拳就能送走!就看你能撑多久了。”

    铁山以拳法出名,在轮回组织内部拳法也是排得上号的!注重力量,结结实实挨一拳,大队长也不一定受得了。

    当然了,正常战斗是不可能给你结结实实挨一拳。

    现在这野鹤看似戏耍铁山一般,可是,他的心理压力极大!稍有不慎让铁山蹭到,估计都会受伤严重。

    确如老妖猜测一般无二,没人知道野鹤现在心里压力有多大!他一直紧绷着神经,铁山一拳比一拳更凌厉,他根本不敢松懈半分。

    铁山的速度其实也不慢,他仅仅是比铁山要快一点点而已,他就是在抓着这快一点点的速度在躲避!一点点是什么?

    是他稍微走神就一命呜呼的距离,是他慢一丝就命丧黄泉的距离,是他有一点点判断错对方出招位置就命丧当场的距离!野鹤提起一百二十分的注意力,不断躲避。

    全程就是个追击战,两人一直在攻击与躲避。

    旁边看的人心都提到嗓子眼,这样的画面极具观赏性。

    但现在谁也没心思观赏,都在紧张,谁也不能犯任何失误。

    易轻舞凝视着场上,现在,能拖多久拖多久,只有这个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场上两人的速度都变慢许多,因为他们的体力在疯狂消耗。

    野鹤如此,铁山同样如此。

    相比而言野鹤消耗更多,因为他每一刻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而铁山是进攻者,没有任何压力。

    时间的流逝,野鹤越来越累,体能消耗巨大!铁山的体力也在不断消耗,他眉头紧锁,每次都感觉差一点,但每次都打不准。

    易轻舞看着这样的场面,心中盘算起其他念头,倒底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鱼死网破定然不行,双方都死,还破坏环境。

    那么……破釜沉舟吗?

    同样不可,无釜舟可破!难道……真的要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是最后的办法,跟随他们去轮回组织!这一去,回来的几率几乎为零!但是,却也是最后的办法,因为其他办法存活几率已经是零。

    嘭!突然耳边一声近乎bào po的声音,易轻舞抬眼,只见铁山追上体力不济的野鹤,一拳轰击他的胸膛。

    野鹤鲜血喷薄,倒飞而去,一拳而已,他五脏六腑近乎爆碎。

    野鹤倒飞砸向众国手,压倒一片人!铁山一拳,恐怖至此!易轻舞无奈,终究是体力不济……他已经够努力了,拖了这么长时间。

    铁山额头满是汗水,他也消耗了不小的体力:“小杂碎,让你再跑!”

    野鹤倒在人群中,各位国手在全力施救,却不知能否救回。

    虽然仅仅一拳,可这一拳是精研拳法的铁山奋力打出,足以要人命!铁山大口大口喘气,老妖主动上前道:“继续,第九场!现在四比四,最后一场定胜负!选人吧!”

    易轻舞看着门口,凌飞,还没来么……终究是没有等到他。

    秦妙心忧心忡忡,凌飞该不会真的出了什么大事吧?

    以他的性格,要是能回来一定就回来了,到现在都没回来,恐怕……秦妙心心尖发颤,一股莫名的酸涩感涌上心头。

    想到凌飞很可能出事,她心里说不出的压抑。

    “我们选——苍狗。”

    老妖直接念出来,别无他选!苍狗是他们三人之外最强者,他们三人都上过场,只能是苍狗上。

    对于苍狗他们也很放心,苍狗的实力相当不俗!“你们呢?”

    老妖问道。

    易轻舞默默然,看了眼影三,现在能上的人,也只有影三了。

    其他国手的保镖,实力都不如他。

    可是,易轻舞知道影三的底细,和苍狗拼杀,恐怕……“大小姐,让我去拼一把。”

    影五突然站出来。

    影三摇头:“还是我来,你实力不够,擅长的也不是战斗,上去也是输,我还有些可能。”

    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看过八轮,对方的实力他有了底,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只能拼一个渺茫希望吧……“影三,能赢那个苍狗吗?”

    宋堂皱眉。

    汤臣不言,他知道大概率是输!“恐怕输多赢少。”

    童千尘轻轻一叹。

    “对方敢派,肯定是场上除了上过的人外实力最强的!”

    “影三,行吗?”

    易轻舞轻轻一叹:“影三,上吧。”

    “小姐……”影三咬着牙,猛地跪下,对着易轻舞磕了个头。

    易轻舞一顿。

    “小姐,是您把我救回来的,今天影三就算死,也会赢下这场比赛!”

    影三压着嗓子,低声道。

    “去吧。”

    易轻舞,“小心……”影三站起身,重重点了个头,准备跳上去。

    这时!天空一道身影凌空跃下!啪!声音站在了场中央!影三愣住。

    只见一位气度翩然,目光深邃,面色略微苍白的男人站在其间,手中握着一柄短剑!“等一下,那是!”

    童沂水往场中央一瞥,瞪大了眼睛。

    “凌飞!”

    任天扬猛地叫出了声!秦妙心面色一喜:“他真的回来了!”

    众国手尽皆哗然。

    “凌飞真的回来了!”

    “终于有救了!”

    “混蛋,怎么这么久才来,吓死老子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松懈开来,凌飞这两个名字好似有着魔力一般。

    他的到来,让全场人都变轻松。

    易轻舞看着凌飞心中也如释重负,今天,她计策频出,用尽方法,方才八轮分析对方的出人可能性,脑子都快想炸了。

    心中如悬利剑,不知何时会掉下来。

    现在,凌飞回来,那柄利剑突然消失!“总算回来了。”

    易轻舞露出一抹微笑,“有救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