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露和幻影纠缠了足够久,突然,夏露眼前亮光一闪,动了!咻——夏露化作一道影子,瞬间消失原地,短匕寒光闪过,一击而杀!叮!刹那间幻影也动了,她的速度同样快,朝着夏露而去。

    场外的人只看到两道影子闪过,下一刻两人就站到了方才各自站的位置,只不过是双方换了个位置而已。

    嘀嗒嘀嗒——幻影腹部挨了一bi shou,血液滴答滴答落下,染红了黑色夜行服。

    夏露脸上带笑,转过身:“你输——”话音未落夏露脸色大变。

    嘶啦——夏露胸前衣服裂开,两道长长的刀疤骤然出现!铁山面色变化,这?

    “好,好快……”夏露嘴角溢血,仰面倒下。

    铁山和老妖急忙朝着夏露奔去,抱起她。

    幻影转瞬消失原地,出现在易轻舞身旁,眼神已经黯淡:“小姐,幸、幸不辱命。”

    言毕幻影朝着易轻舞倒下,易轻舞忙抱住她,眼中心疼:“辛苦了。”

    秦妙心忙上前帮忙医治,幻影的伤比她展露的要严重得多,刀伤深入体内!伤到了肾脏。

    易轻舞望向铁山等人,他们也在忙着给夏露医治,药师派上了用场。

    “好一个幻影。”

    铁山冷哼一声,站了起来,“易小姐手下果然能人辈出!”

    “这谈不上。”

    易轻舞淡淡道,“倒是有些意外,轮回组织的人不过如此。”

    铁山面色一青:“没想到易小姐嘴上功夫也不弱,不过还是请你打败了我们再说。

    下一轮由我上,我不会留情!”

    铁山直接把策略告诉易轻舞!易轻舞淡笑不语,心中早有定计。

    而铁山旁边一位手下忍不住低声道:“队长,这就告诉她了?

    不大好吧?”

    铁山目光平静:“无所谓,他们最强者已经上了,影二早前就被夏露带人重创,现在只剩影三。

    根据老妖的情报,我也看了看他的身手,其实一般。

    苍狗刚好可克他!”

    铁山心中早有定计,易轻舞这边的人他一直都在观察,加上老妖之前的情报,让他更明白影三究竟是何实力。

    影三在易轻舞那算上等马,在他这里,顶多是中等马偏上而已。

    真的比起来,还是赢!当然了,下一站可以让苍狗直接上,可铁山害怕有什么意外,还是自己上比较稳妥。

    并且,他也想再等一轮看看,说不定下一轮队长就来了呢?

    “开始吧!”

    铁山看向易轻舞道。

    易轻舞扫视身后众人,低声道:“哪位擅长缠斗?”

    众国手面面相觑,却都没人开口。

    易轻舞心思流转,知道某些国手可能还在打小算盘,不想派出自己手底下的高手。

    他们恐怕还在想着有一位保镖在身边,至少可以护得自己周全。

    易轻舞微微摇头:“各位,现在是最后时刻了,不要再有任何藏私。”

    “易侄女,就算派了又有什么用?”

    一位国手站出来问道,“上去就能赢吗?”

    易轻舞摇头:“赢不了。”

    “既然如此,还派什么?”

    易轻舞抿嘴:“在等一人,我想为他争取最后的时间。”

    “嗯?”

    众人侧目,“谁?”

    “凌飞!”

    易轻舞缓缓念出凌飞二字。

    众人皆是一愣,凌飞啊,如果他来还真不好说后面会怎么样。

    可是,到现在凌飞都没出现,谁知道是不是已经出了意外,再等他有意义吗?

    “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易轻舞道,“他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我的三个后手只剩他。

    引爆瘟疫之源想必不是各位想要看到的吧?

    唯一的生路也只有他。”

    “但是,他很可能已经出了意外。”

    任天扬犹豫着道。

    易轻舞微微一笑:“你们都认为他会出意外么?”

    “唔?”

    “他从出道以来遇上无数危机,每一次都化险为夷。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易轻舞道。

    秦妙心看了看易轻舞,让易轻舞如此信赖,世间少有啊。

    “但是,万一呢?”

    易轻舞晒然:“不然呢,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什么可信赖的?”

    已经到了极限,易轻舞没有任何办法。

    拖时间等待虚无缥缈的凌飞,是目前唯一办法。

    “放心,以凌飞的能力即算说没法单骑救主,离开找援军也不成问题。

    我们现在等的不只是他,还有援军。”

    易轻舞道。

    众人相互对视,凌飞这两个字,值得信任一回!“野鹤,你上吧。”

    一位国手道,“他叫野鹤,擅长速度,虽然实力是宗师,速度却比肩超越宗师的高手。

    他如果不想战斗,对方也奈何不了他,依靠他来纠缠,不成问题。”

    易轻舞眼前一亮,好人选!依靠速度不与铁山正面交手,不断躲避对方的进攻,到时候比的可就不是实力了,而是体力!耗到两人体力干枯,这就能拖不短的时间,好人选!“那就他了!”

    双方再次开始选人,不出意外,的确是铁山上场,易轻舞这边是野鹤。

    野鹤对着众人一躬身:“野鹤这条命是家主救的,今日就算死,也会为大家争取时间!”

    这位家主心有不忍,急忙道:“如果看到真的比不过,你就回来,别管其他了!拖到一定程度就行了。”

    野鹤一笑:“家主,我心中的有数。”

    野鹤转身走进院落中,迎面铁山。

    铁山仔细打量扫视野鹤,淡漠道:“派你来受死么?

    呵呵。”

    野鹤平静道:“不错。”

    “哦呵?

    有觉悟了?

    那很好,放心,我不会留情的。”

    铁山冷笑,“伤了夏露,今天我会把你打成肉酱,替她出气!”

    “那就尽管来吧,我也希望能变成肉酱。”

    野鹤怡然不惧。

    铁山言语相机,是想要破坏对方的心境,从而在战斗中更加有利。

    不过都到了这个实力,哪个心里状态会差?

    不是几句言语讥讽就能乱了他的心境。

    野鹤,以鹤为名,可见其心境,悠然自得,绝不会被凡俗之语所左右。

    “那我就成全你!”

    铁山言罢若离弦之箭般飙射而去!直冲野鹤。

    野鹤面容冷静,脚踩独特步伐,以自己独门身法应战!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