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解体一用出来,身体里的毒素会被暂时压制。

    凌飞的实力已经很恐怖,再天魔解体,左通追不上他。”

    孙益谦笑着说道。

    秦沐风却摇头:“以这种方式来,等同于作弊,即便赢了左通,分数我也不会打高。”

    “我也是。”

    安神医缓缓道。

    “唔,安神医,您怎么也这么说,凌飞可是你孙女婿啊。”

    萧鸿业微微讶异。

    安神医道:“比拼的是医术,其他外力皆不可取。

    我是医者,既然轻舞信得过我让我当评审,老夫自会公正评定。”

    “我意见一样。”

    王家家主淡笑道。

    “那,只能看凌飞造化咯,估计是输定了。”

    陶正阳道。

    ……夏娃的别墅。

    夏娃和莫雨凝在聊天,两人随着交往发现各自有很多话题。

    莫雨凝是个骄傲霸道的人,夏娃同样如此,夏娃的霸道显于骨子,莫雨凝的骄傲散发全身。

    两人对于各种事物的看法都很相似,不论是世家之间的事,还是小事上的各种看法。

    两者都是那种不拘泥小节的人,看寻常事物很淡,是有着更高追求的骄傲女子!坐于沙发上聊天,夏娃猛地手捂住心口。

    “怎么了?”

    莫雨凝见状不由发问,突然间怎么回事?

    夏娃眉头皱起:“不知道,感觉,是凌飞出事了。”

    “啊?”

    莫雨凝愣了片刻,随即失笑,“怎么会,凌飞在比赛呢,怎么会出事。”

    夏娃张张嘴又闭上,她不知道怎么去给莫雨凝解释。

    因为当年在亚当出事时,她时常有这种反应。

    她从小和亚当在一起,从训练营到血狼佣兵团,不论是什么任务,什么危险的事都会一起上。

    两人的战斗默契到无以复加,时常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意图,甚至到了灵魂也可以交流的地步,那股感觉说不出来。

    后来好几次凌飞战场上受伤,夏娃都会有感觉,说起来很玄乎,但就是事实。

    夏娃在凌飞受伤前都会有些许预感,比如突然头疼,突然心痛之类,很是莫名。

    就好似从小长大的双胞胎,时常早上姐姐生病晚上妹妹也会生病,两人总有着莫名感应。

    凌飞和夏娃很像,他们也是这种类似于心灵感应的感觉。

    这会儿突然的心痛,让夏娃觉得不对劲。

    “你能不能联系到凌飞?”

    夏娃问道,面色带着几分凝重。

    “那个山谷没信号,估计联系不上。

    我得问问易轻舞,她应该有座机。

    不过……”莫雨凝带着狐疑之色,“你怎么那么确定?

    凌飞应该不会有事吧,他那么厉害。”

    “你先打电话。”

    夏娃道。

    莫雨凝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给易轻舞拨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多遍,没人接……“没打通?”

    “嗯。”

    夏娃凝眸,眼扫门外:“来人!”

    夏娃一声令下,门外跑进来两个身着制式服装的男人,这是凌飞设计的服装,这批人是绿眸培养出来的未来用于当做势力守卫力量的人。

    “夏娃夫人。”

    两个男人躬身。

    夏娃无语,这个称呼她说过好几次,怎么就是改不了口!不过这会儿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说道:“去,把银龙和帅猪叫来。”

    “是!”

    两个男人离开。

    莫雨凝怪异无比:“夏娃,你到底干什么?

    没必要吧,凌飞在比赛,还是在易轻舞的地盘,以那个女人的手段,出事的概率为零。”

    夏娃摇头:“你不懂,绝对有事!”

    心灵感应这种东西很玄,说出来没人相信。

    就好像很多双胞胎上节目,两人表演了心灵感应,可偏偏观众都认为是炒作,没人认为这是真的!而事实上,确有其事!……凌飞思之又思,从各个方面想问题所在。

    这时,后面的唐墨轩和童千尘出现!两人几乎同时,看到眼前场面对视一眼,怎么回事?

    为什么左通和凌飞都坐在毒花海中?

    两人思虑片刻没多想,也往毒花海中而去,第一的诱惑谁能抵抗,他们也想快点过去。

    刚刚没走多远,两人也色变,软倒坐下。

    “中毒了?”

    童千尘皱眉。

    “难怪他们两个这样,他们也中了毒。”

    唐墨轩摇头,“他两都是谨慎之人,这都中毒,恐怕这毒很隐蔽,我们不知道。”

    “怎么中的毒呢?”

    童千尘斟酌着。

    左通开始解毒,凌飞开始思索中毒的缘由,唐墨轩和童千尘也研究起所中之毒。

    没多久,后头又有人出现,是秦妙心!秦妙心轻咦一声,看看花海中的四人,又看看后头。

    “怎么回事?”

    秦妙心轻声低语,望着凌飞皱眉沉思的模样,她心中思忖,什么状况?

    想着秦妙心也走入毒花海,小心翼翼地,生怕触碰到什么。

    她第一时间也没有认为是中毒之类的,应该是毒花海有问题。

    没走几步秦妙心也步了后尘,坐了下来。

    “……”秦妙心苦笑,“难怪了。”

    其实,这是一个无解的局面。

    从病房里出来必然带上毒素,毒花海又包裹住了小院落,不管怎么走都会中混合之毒软倒。

    除非你飞出去,但这根本不可能,你以为自己是鸟吗?

    凌飞抬头后看,中毒的人越来越多,这围住院落的花海成了必定中毒之地,没有任何办法!现在最担心的只有两点,百毒不侵的药师和正在解毒的左通!凌飞心里有一些急了,他沉稳到了极致的性格在这一刻也有些急躁,现在就是最后阶段,慢一步就会与冠军失之交臂。

    “冷静。”

    凌飞深吸口气,让自己平复情绪,不冷静反而想不出来。

    “到底是哪里呢?

    中毒只会和药物有关,不是草药堂的草药还能有哪些药……咦?

    等一下?”

    凌飞脑中灵光一闪,谁说没有药?

    那一滩脓血不就是毒药?

    凌飞因为要研究,所以置于撕裂的床单一角上,这一滩脓血的性质是……凌飞当局者迷,一直认为无名之毒没有传染性,却忘了它和血液融合后变化的性质!“没错,就是它!”

    凌飞嘴角一牵,明白了!原来是这里来的,至于另外一样毒素……凌飞目光扫视周围四人所在位置的附近,以自己软倒的附近相对照。

    “五个地方都有的毒花草是……骆刺花!”

    “是这两种药物的融合,呵呵,知道这些,足够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