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就是快!凌飞什么都不要,只想赢!就是要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夺得第一!极端的方式就是为了快!易轻舞的计划凌飞很清楚,而他,对于这项计划大有意向。

    最早开始时大部分是因为报恩易轻舞,后来渐渐的变了味道,现在变成什么味道他也不清楚。

    只是,很想将计划实行下去。

    “唔,不对不对,这种草药不对。”

    凌飞摇头,又开始用另种草药。

    “这两种毒素分开来都很简单,合在一起变得很复杂,我想想,用这种?”

    凌飞又开始尝试新方法。

    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凌飞陷入循环,不断的尝试,修改,再尝试,再修改……时间一晃,过了半天!“怎么回事,差了一点,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到底差在哪?”

    凌飞面色泛白,苦思冥想。

    他感觉自己差一点点就能研究出来,前几次明明看到药草化开脓血,可到最后又重新融在一起。

    这证明他的方向是对的,只是忽略了某些细节才导致如此。

    “差在哪呢?”

    凌飞扶额,感觉脑袋快要炸了似的,难言的压抑感,烦闷感在身心扩散。

    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凌飞感觉很不舒服。

    凌飞垂头盯着bi shou,这一看他整个人顿住。

    “等一下,我的脸色?”

    凌飞看到bi shou中自己苍白的脸,脑中好似有灵光闪过。

    “我的脸色看起来是中毒了,不对劲,我刚刚是用金针封住穴位的,不可能出问题才是!毒素进入身体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毒素的流动也没有实感,按理来说毒素流动手臂会有疼痛感,全都没有!所以,肯定不是以身试毒导致中毒!”

    “若是排除这个可能性,只有外部中毒这一可能性。

    那么可能性只有一种……这些草药通过空气传播到我身上!”

    凌飞盯着草药看,看了片刻他更加怪异:“这些草药大部分都是无毒,有毒的这几株也不是空气能够传播的,为什么……嗯?”

    凌飞说着顿住,脑中闪过刚进山谷时进入草药堂看到药师的画面!他似乎在草药堂走来走去,也不知干什么,现在想来大有文章。

    凌飞心中一动,拿起旁边没用过的草药仔细观察,发现一株株草药上都有细微的白色粉末。

    凌飞伸手抹过,置于鼻间,轻轻嗅了嗅。

    凌飞冷笑一声:“果然!难怪差一点,原来草药里面本身有毒!好一个药师,趁着最早来,往草药里下毒,想让我们都没法治病。

    够聪明的,最早来下药谁也发现不了,就算被发现药草里有毒,也以为是轻舞安排的另一重难题,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凌飞将手中东西放下,双手碧落明心手用出,点在周身各处,运转归一决,借助碧落明心手将毒素逼出来!“呼……”一股淡淡烟雾从嘴中吐出,凌飞轻咳一声,一口血液从嘴里咳出。

    “失算了。”

    凌飞将嘴角血液拭去,“此毒虽然不重,可不断吸入,久了还是会让身体重创。

    幸亏发现得早,不然身体半废!”

    凌飞眼眸冰冷,药师么!比完了,他会好好和他算个账!为了自己夺冠,罔顾病人性命,也无视其他几位国手的性命,心够毒的!凌飞深吸口气,将情绪压下,全神贯注于眼前的草药之上,先研究出解药再说。

    明白了是药师放毒的影响,那么除掉此毒,效果就出来了!凌飞开始清理草药上的白色粉末,清理干净后又一次开始试验。

    易轻舞办公室,秦沐风看到凌飞的举动微微颔首。

    他一早就看出凌飞困在什么地方,就是药师所放的毒素,不然凌飞早就研究出解药来。

    “不出意外凌飞快了。”

    秦沐风道。

    “但是,左通好像更快,他那边快结束了。”

    旁边的萧鸿业道。

    安神医眉头一皱,左通完了么?

    那凌飞岂不是要输了?

    众人看向左通,左通将病人后背朝天,衣服被他撕开,背后满满的火罐。

    刚刚从头看到尾的人知道左通做了什么,他用阳针针灸之法化解了病人体内的僵尸毒,而后用现在的方法,类似于拔火罐一样将病人体内血脓一一吸出!现在病人背后的玻璃杯中很显眼,全都是血脓。

    “这是左家的那套医术吗?”

    孙益谦问道。

    “好像是改良过的。”

    王家家主道。

    “他这边快完了,胜负已经很明显。”

    萧鸿业笑道,“看来,老辈医者更胜一筹,凌飞还是差了一点。”

    再看凌飞,他研究出的草药滴在血脓上,血脓逐渐划开,渐渐稀释成水一般,没像之前那样再度融合。

    “成了!”

    凌飞眼前一亮,研究出来了!凌飞没有犹豫,当即大量研磨解毒药,磨了整整一碗!这药粘稠得好似毒药,还散发阵阵恶臭。

    凌飞将金针盒拿了过来,拔出数十根扎入解毒药中静置。

    凌飞趁着这功夫走到病人身旁,将他的衣服脱掉,赤露全身。

    然后凌飞将金针从解毒药中拈出,在病人周身大穴扎下!一根接一根,一碗的银针全都让凌飞扎在病人穴道中。

    血脓中的毒素顺着金针往上蔓延,将金针都染黑。

    凌飞施针完毕,在旁边坐下,静静等着。

    只见染黑的金针随着时间的流逝缓缓恢复如初,回到原本的金色。

    黑色渐渐褪去,而病人的脸色也慢慢恢复如初。

    凌飞点头,这是治愈的征兆。

    等到金针所有黑色褪去,即可收针。

    金针上面的解毒药会由穴道进入体内,流经奇经八脉,自然地进行解毒。

    收针后估计还得等一段时间,药效的运行流转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来持续。

    “好了。”

    凌飞观察到金针的黑色彻底消去,他站起身准备收针。

    而这时,左通那边已经彻底施救完毕,病人已然恢复如初。

    左通手里的火罐放在桌上,透明火罐中都是黑脓。

    左通看了眼病人,面色与常人无异,肌肤颜色也正常。

    他又走到病人身上把脉,脉象也如常人一样。

    “完成。”

    左通微微一笑。

    只要等病人醒来即可,不过,他已经可以离开,回外谷大厅,宣告结束!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