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轻舞办公室。

    众人在看显示屏,看到凌飞的举动不由得面面相觑。

    “这凌飞,还真是够果断的,都不怕自己中毒吗?”

    陶正阳讶异。

    “此毒非同一般,他绝不会看不出来,胆子够大。”

    孙益谦道。

    “以他的医术,不会有问题。”

    安神医道,“用针封住穴位,血液不会流入身体。”

    秦沐风在沉思,他一直在看左通和药师的屏幕。

    方才药师进来后的举动看似没问题,却让他有一股怪异感。

    而左通一晃而过的动作,好像是吃了什么东西?

    这草药…………“这无名之毒的感觉像是?毒和鸩毒的结合,如不出意外,毒素就是来源于这两样东西。

    检验一番即可知晓!”

    凌飞眸光一闪,明心手在手臂上连点数下,切开的口子黑浓缓缓流出。

    碧落明心手说了不能用,但凌飞现在的情况可不是用于给病人治病,无碍。

    血脓滴在桌上,桌面发出嗤嗤声响,桌面被腐蚀进去。

    凌飞拿起金针沾了一些,置于蜡烛之上,火焰烧灼。

    噼里啪啦——血脓在火焰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但是,却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弥漫而出,好似麝香。

    “果然是!”

    凌飞眼前一亮,“就是这两样毒素的中和,所以才有这般先恶臭,烧灼后却好似麝香的味道。”

    “**不离十了,既然知道病原,后面就好解决多了。”

    凌飞淡笑。

    只要知道病原,就能够对症下药。

    很多医生没法开药方就是因为病是什么都不知道,看病看病就是看得的是什么病。

    写药方,再简单不过,医书上原原本本就有。

    这也是秦沐风几位评审前次聊的内容,很多中医太过不求思变,没有考虑撇开古方,自己进行研究医治。

    大家都是跟着药方,医书中没有提到,那就束手无策。

    当然,也得感慨,前辈医者太过伟大,他们的医书无所不包,绝大部分病情都有记载,所以现如今的中医才能如此昌盛。

    不过,凌飞可不属于那种不去思变的医者,或许以前的凌飞是,但他早已改变自己的想法,一切从药理出发,自行研究治病之法。

    如果说凌飞不是会思考的医者,那么上一轮的比赛凌飞就不可能会写出十一种治病之法。

    “虽然这两种毒素的中和我没有见过,却也不是不能治疗。”

    凌飞托腮思索,“任何物质本质说穿了就那些东西,按现代医学来说,就是某些分子组成。

    于中医中类似,只要由根本出发,就能想出解决之法。”

    想到这凌飞起身,出门走向草药堂。

    看着草药堂的种种药物,凌飞脑中过了一遍,有想法的挑选了好几样草药。

    拿着草药回房间,动手开始研究。

    ……易轻舞坐于大厅中,侧目望着显示屏。

    显示屏中也是在播放着凌飞等人治病的一幕幕,她轻轻托腮,目光幽幽。

    踏踏踏——这时有人走了进来。

    “大小姐!”

    影舞卫道。

    “何事?”

    易轻舞收回目光望向影舞卫。

    “大小姐,我们的人发现山谷有动静,似乎有人隐蔽在这附近。”

    影舞卫道。

    “情况严重?”

    “暂时没发现严重状况,只是有风吹草动。”

    易轻舞颔首:“查,将不可控因素扼杀在摇篮。”

    “是!”

    说完易轻舞继续看凌飞和秦妙心,其他人她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有这两人。

    尤其是凌飞,凌飞这次夺冠的几率很大!因为他和左通的分数最接近,如果凌飞赢不了,秦妙心大概率赢不了,除非是左通真的看不出这病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种概率实在太低太低。

    这一次比赛时间最多持续一天,一天就能决出胜负。

    可能有人一天治不出来,那就只能淘汰。

    易轻舞出的题,自己心里有数,十位国手必然在一天之内治好病人。

    当然了,病人不会马上醒,不过会有人检查,做出评判。

    这最重要的一天,易轻舞不愿意走,关系到她未来大计,她想看到结果!“这次比赛若凌飞能夺冠,一切顺水推舟,届时凌飞发展势不可挡。”

    易轻舞暗道,后面的电影她也时常派人监控,看过之后她信心十足,未来可期!……凌飞坐在不仅是检验毒素很疯狂,研究毒素也很疯狂,就是以自己的身体在进行!因为凌飞本身是医者,加上他又是武者,对于药物有着极佳的敏感度,能够从药物的细微之处看出问题来,对于研究有极大帮助!当然了,换做一般人可能行不通,身体受不了,一个不好很要命。

    但凌飞不同,他的身体经过归一决的锻炼,加上如今实力大增,体质非寻常人能比。

    在这分秒必争的时候,凌飞就要用最极端,最快速的方法治好病人,赶在左通前头!易轻舞办公室。

    众人在看着凌飞等人治病,目光大部分集中在左通身上。

    “他这是在干什么?

    没有研究药物?”

    王家家主好奇。

    “好像是直接上来医治?”

    萧鸿业道。

    “难道说左通也有和碧落明心手一样的医术么?

    无视一切病因,用神乎其技的奇术治愈?”

    “唔,他停下了。”

    孙益谦道,“是不是认为凌飞碧落明心手不能用,所以他也不用了?”

    安神医抚须,众人的话他不以为然。

    碧落明心手何等医术,医药传承至今,他仅仅听过几样可以和碧落明心手媲美的医术,可那都是消失数百上千年的医术!那些医术早已失传,哪有那么容易找出一样和碧落明心手比肩的医术。

    “不过左通的治病方法很明显,有别于其他人。

    像凌飞和秦妙心唐老,都是用分析毒素的方法来治疗。

    童家父子用以毒攻毒的方式,只有左通,他好像是直接开始治疗的。”

    “所以才说像碧落明心手,我还是觉得凌飞这种方法……咦?”

    萧鸿业说着扭头一看凌飞,面色怪异,“这小子,又以身试毒啊!不要命的家伙。”

    “这种方式,最快。”

    秦沐风缓缓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