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脉搏,又一次像刚刚那样,病人猛地坐起。

    不过这一回凌飞丝毫没有反应,他不会被吓第二次。

    陷入活死人状态,脉搏依旧存在,凌飞把脉片刻眉头皱起,好奇怪,这是什么脉象?

    放下手腕,凌飞开始仔仔细细检查病人身体,眼白,舌苔,身体各处。

    检查一番让凌飞更加怪异,身体很多地方都很正常,唯一异常的只有僵尸病的症状。

    但是,偏偏僵尸病的症状少了一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

    凌飞陷入深思,这病人的病情太怪了。

    就好似僵尸病被人治愈了一半,剩下一半没治一样。

    所以遗留下一部分僵尸病的症状,剩下一半很正常。

    但是,凌飞知道这不可能,治好就是全治好,怎么可能会留一半。

    “或许,真的是两种病结合在一起,所以抵消了一部分僵尸病的症状?

    而另一部分僵尸病和不知名的那种病一起隐藏起来?”

    凌飞凝眸。

    “看来,得做一点极端的检查了。”

    病因都不知道,如何入手治病?

    凌飞必须找出病因,才能对症下药。

    现在,寻常方法找不出,凌飞只能用极端一点的。

    凌飞站起身来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在一个柜子里翻出一把bi shou。

    “刚好。”

    凌飞点头,他准备进行解刨!想要从肌体内部看看具体情况。

    病人很可能是两种毒素中和,导致疾病隐藏在腠理中,凌飞要确认情况。

    如果没有这把bi shou,凌飞就只能用腰间的渊洛剑,不过剑太大,不好操控,有bi shou刚好。

    凌飞在病床上坐下,将bi shou放于一旁,又从身上摸出一盒金针。

    他准备先用金针看看,不行再上bi shou。

    拔出金针,由腹部扎入,片刻凌飞拔出,金针尖端发黑。

    “果然!”

    凌飞眼眸一动,“两种毒素中和,隐藏在了腠理,可能是另外一种毒素还有隐藏的功能性。”

    “用金针不够直观,用bi shou。”

    锵!bi shou出鞘,bi shou泛着湛湛幽光。

    凌飞起身走到桌前,看着桌上的蜡烛,凌飞金针猛地一劈bi shou,火星随着bi shou落在蜡烛上,蜡烛燃起了火。

    凌飞将bi shou放于蜡烛之上,来回烧灼,用以消毒。

    ……门外,其他国手一一上来。

    有人选择直接进房间看病人,有人则是到草药堂。

    左通和秦妙心就是去草药堂的,两人走进去后开始观察都有什么草药。

    “嗯?”

    突然左通一顿,蹲了下来,拿起一株草药盯着上看,又将草药放在鼻间嗅了嗅,“唔?”

    左通面色微微变化,看着草药许久,缓缓将之放下,伸手摸出一枚黑色药丸,放入嘴中咽下。

    虽细微,也不可掉以轻心……秦妙心在前头看草药,发现左通的动静,她扭过头来。

    左通已经慢慢站起来,微微一笑:“有意思,这比赛越来越有意思了,陷阱还真多。”

    “嗯?”

    秦妙心不明所以。

    左通看了眼秦妙心走出草药堂,他发现了草药上的毒素,不过他没有想到是谁下的毒,而是认为是易轻舞故意设置……秦妙心看着左通离开,想了想拿起一株草药观察。

    “咦?”

    ……凌飞先以金针扎在病人几处穴位上,手上bi shou拿起,将病人皮肤切开!不可思议的是,竟然一点血液都没有流出,凌飞的刀就好像是切开一块死掉的肉一样。

    然而,切开后还是能看到肉里的东西。

    这一切开,凌飞凝眸,里面尽是乌黑的脓血,还带着几分青色的物质。

    “果然,两种毒素混合了。

    青色是僵尸病的毒素,乌黑的脓血就是另一种毒了。

    嗯,也有可能是和僵尸毒混合在一起诞生的新毒。”

    凌飞拿银针将毒素挑出,左手撕下一片床单,毒素落在手中床单上。

    凌飞将毒素分离得很彻底,乌黑脓血在左边,右边是青色毒素。

    凌飞速度极快,一点一点将毒素挑出,手中床单上很快染上两种物质。

    看着分量足够,凌飞将床单置于一旁。

    在金针盒中找出线,将之缝合。

    金针还扎在身体上,禁锢一小片区域的血液流通。

    凌飞能清楚看出,挑出毒素的这块肉颜色慢慢趋于正常。

    “这种毒,是什么呢?”

    凌飞在旁边桌前坐下,盯着毒素看。

    色黑,嗅而腥臭,还有一股腐烂的味道一般。

    血脓粘稠,甚至有化为固体之感。

    这必然是一种恶毒,否则不会有如此恐怖的效果。

    凌飞脑中闪烁无数念头,毕生所学一一回忆,可就是找不出这种毒药。

    “难道说是无名之毒?”

    凌飞皱眉。

    所谓无名之毒,就是未记载在任何医术,未被天下医者发现的毒。

    这种毒没有人知道,所以,更加没法知道它来于何处,该如何消解。

    “麻烦大了。”

    凌飞皱眉不已,若真是无名之毒,那很难办。

    无法知道病原,怎么治疗?

    根本没法对症下药。

    “如果能用碧落明心手就好了。”

    凌飞盯着无名之毒看,如果能用,他什么都不想,用碧落明心手将脓血化开,再以针灸之法将脓血引出体外,即可。

    可惜,凌飞自己做了承诺,绝不用碧落明心手……凌飞一思再思,无数办法从他脑中闪过,却有一个个排除,都不适合。

    最稳妥的办法自然是提取药物,然后进行研究分析。

    但这需要长久的时间,现在是比赛,根本不可能。

    “如果真没办法,只能这么来了。”

    凌飞凝眸,下了决定。

    凌飞取出几根金针,猛地扎在自己的手臂处。

    “虽然有危险,却是研究出无名之毒最简单的办法。”

    凌飞拿起bi shou,自己的手指划了一刀,将bi shou上还沾着的一点黑浓抹了上去。

    不错,凌飞要以身试毒!这是最快了解毒素的方法!凌飞是医生,他能明白中毒后的所有症状,身体反应,以此能判断出药物大概药性,进而想出解决之法。

    “唔!”

    凌飞闷哼一声,瞪大眼睛,bào zhà性的疼痛感在手指上炸开。

    “这么一点点,就有如此恐怖的疼痛感,此毒非比寻常!”

    凌飞咬着牙道。

    “麻痒,奇痒难忍!手指失去知觉!还有一股酸涩感?”

    “等等,这种毒素的感觉莫非是……”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