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毒花海院落里,有一个草药堂,该有的药物都会有。

    各位若需要草药,可以从中寻找。

    那么,比赛开始。”

    随着易轻舞说比赛开始,众人纷纷转身向内谷而去,除了参赛十人,其他国手也都看热闹一起过去。

    易轻舞这回没有离开,而是在客厅坐下。

    凌飞盯着屏幕看了许久,又看了眼易轻舞,适才缓步朝着内谷走去。

    易轻舞望着凌飞远去,心中暗自沉吟,这一题的陷阱,希望凌飞能够注意到吧,难点可不只是治病!易轻舞办公室。

    “易侄女出题的确有意思,这一轮,应该也很精彩。”

    孙益谦笑道。

    “就看他们能不能抓得准了。”

    “拭目以待吧。”

    凌飞往内谷走去,脑中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是直接在毒花海的小院落里宣布比赛结束,还要特地跑回来?

    治完了不就结束了?

    想着凌飞走到了毒花海前,望着眼前毒花海。

    凌飞摩擦着下巴,和上次一样,需要穿过毒花海,这也是最后一轮考核的内容之一吧。

    眼前很多人都在毒花海内缓慢前行,有了上次的经验大家的速度都快了不少,最快当属药师,他百毒不侵,一骑绝尘,已经跑到了小院落前。

    药师眼眸阴沉,嘴角噙着冷笑,他突然间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点子!一定能够赢的点子。

    他目光后扫,看到了远处的凌飞,面色微变,加快脚步冲进院落去。

    这办法一定要先所有人一步找到药堂才行!凌飞微微一笑,目光审视起毒花海,找出一条路径,猛然纵身而起,如同上次一般,飞速前进。

    而药师已经走进院落内,这个院落构造和外谷的院落构造相似,药师稍微熟悉一番后便开始到处张望。

    左右两排十间房,估计就是放病人的地方,正前方的是草药堂吗?

    想着要是急忙朝正面冲过去,跑进来后发现是一个大厅,里面摆着好多张桌子,桌上陈列无数草药。

    药师嘴角一牵,果然是这里!太好了!这是自己唯一反击的机会!如果能成,都不用组织的人大动干戈了。腹黑狂妃:王爷别乱来

    药师手一晃,在口袋中一摸,手拉出来已经沾满细细的白色粉末。

    白色粉末过于细微,估计镜头下也看不大出来。

    药师瞥了眼中央的摄像机,在陈列桌上来回走动,装模作样打量起药草。

    在药师走动间,手上的白色粉末纷纷扬扬落在草药之上。

    药师有意识的停顿,确保白色粉末能够沾上草药。

    在逛完一圈时,大厅正对面门外看到了凌飞的身影。

    药师嘴角噙着冷笑,来了么?

    迟了!药师转身出门,大功告成!药师在草药上撒的粉末当然是毒药,细微的白色粉末不易被发现,发现也不会想到是毒!在听到易轻舞说草药堂时他便生出这个念头,如果说所有人都需要用草药,他这么做就是让所有人的药草都用不成!而他手里有解药,就不会有事!所有人出问题,就他没事,冠军还能落入别家?

    药师心稍微安下来,应该不会有意外了。

    只要能夺冠,一切问题迎刃而解,组织不需要大费周折,他也不需要以死争夺永生花。

    淡淡然走出草药堂,看到凌飞,药师嘴角一牵,去吧,慢慢治疗吧,你们所有人都是在无用功!凌飞看药师出来,眉头一挑,他看起来很高兴?

    刚刚他在里面来来回回干什么?

    凌飞擅长微表情分析,药师的表情就是在开心,为什么?

    药师现在严重落后,他凭什么开心?

    没有理由才对。

    药师走两步朝最近的房间门进去,一打开门,里面果然是病人,这十间房就是用来放病人的。

    凌飞思虑片刻走进草药堂,扫视陈列的草药,脑中也想不到药师为什么有这种表情。

    也不再去想,凌飞目光在草药堂看了一遍,将草药大致记下来,让自己心中有数。

    转身凌飞也找了间房间推门而入。

    房间中带着一股阴冷之感,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潮湿霉味。

    凌飞鼻子抽了抽,往病人身上看去,那股霉味好像就是从病人身上发出来的。

    凌飞打量周围缓步走到病人身旁蹲下,伸手扣在病人手腕上。魂铠战记

    哐!突然,病人猛地坐起来,把凌飞也吓了一跳。

    凌飞定睛一看,病人闭着眼,双臂前伸平举,状态好似僵尸。

    “僵尸病?”

    凌飞脑中闪过这个想法。

    僵尸病是一种怪症,易不全前辈医术中有说过,这是易不全亲身经历的事。

    他四处游历,专门找出现恶疾的地方,听朋友说有个僵尸村,他便过去一瞧。

    结果真发现了这僵尸村,半村人患了僵尸毒,症状就如僵尸一般。

    人进入半死不活的状态,有点像植物人,和植物人不同的是,他们会有动作反应,比如刚刚坐起这样,好似僵尸的举动。

    但是,他们还是处于半死不活状态。

    哐!僵直不久,病人哐地一声又倒下,砸在床板上发出响声。

    凌飞凝眸,易不全前辈医术上是有提到,但是却是在传记这一方面提到,传记中说的都是易不全前辈游历的经过,并没有说如何治病。

    只是提了一嘴,当时还没有创出碧落明心手,也束手无策,最后想到了某种办法才解决。

    具体是什么办法,书中没提,凌飞也不会知道。

    但从这句话中能看出,碧落明心手是可以救的。

    不过,凌飞已经承诺不用碧落明心手,所以,只能另作他想。

    凌飞又继续打量病人,围着他转了一圈,眉头一动:“不对,僵尸病脸色发青,全身皮肤也发青色,而他,皮肤颜色不是青色,反而带着一点柔软的感觉。”

    想着凌飞身手去抓病人的手臂,手感柔软,和正常人无异。

    这不是一个僵尸病病人该有的身体,更像是一个正常人。

    而病人确确实实有僵尸病该有的反应,脸色也是青色。

    矛盾的结果,这是怎么一回事?

    凌飞陷入深思,难道……嗯?

    难道是这病人身上不只是有僵尸病,还有别的病?

    两种病导致了这样异常的情况?

    想着凌飞手再次伸出手前去把脉。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