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很少道歉,能道歉的确有些出乎秦妙心预料,但她还是生气!女儿家被看到那样一幕,是何等大事!秦妙心不是放浪形骸的世家女子,她和那些女人截然不同。

    秦妙心生于世家,却格外保守。

    或许是医药世家的缘故,她格外传统。

    世家是个很奇怪的矛盾体,有人放浪形骸,有人始终坚持古风,两种做法都有,各自也看不过去,世家子弟因此生出矛盾的可不少。

    不管别人怎么样,秦妙心就不是那样的人。

    秦妙心坐在床沿,心脏砰砰直跳,不是紧张,是恼怒、情绪难定。

    脑中不断浮现方才的画面……刚刚她准备换衣服,凌飞正准备脱凌飞刚好进来,好死不死就碰见了。

    “怎么就这么巧,这家伙故意的吗!”

    秦妙心生闷气。

    一晚上秦妙心都难以平复心情,时间越来越晚,秦妙心躺床上都睡不着觉。

    也不知到了何时,嗒地一声在门口处响起。

    秦妙心睡不着,也没有熄灯,清晰看到门缝里塞进来一张纸,掉落在地。

    秦妙心眉头一皱,坐了起来,走到门口处,发现是一信封。

    秦妙心犹豫片刻蹲下捡起信封,走到椅子上坐下,打开信,从里面抽出一张泛白的纸张。

    “我不是故意的。”

    纸上很单调写了这么六个字,秦妙心不用想都知道是谁递进来的信。

    “这么大一封信,就一句话,没诚意。”

    秦妙心将信啪地拍在桌上。

    转身秦妙心就要回床上,突然想到什么,她又重新拿起信,翻了过来,发现后面还有一句话。

    “大不了我让你看回来。”

    秦妙心脸一红,更加羞恼。

    “去死吧混蛋!”

    秦妙心忍不住都骂出了声,将信给甩到一边,转身回床上躺下。

    秦妙心气呼呼闭上眼睛,脑中不自觉闪过五云山一役时她替凌飞治疗时抱他的画面,那不小心的一吻……“烦人的家伙,谁要看啊!”

    虽然羞恼生气,可是,莫名的,今晚的纠结似乎不觉间消失。

    很奇怪,却又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平静…………凌飞就坐在门外,不时看秦妙心的房间,直到看到灯熄灭了,才微微一笑起身回房间。

    “唔?”

    凌飞猛地抬头看向山谷顶端,眉头锁紧,感觉,好像有人在上面穿梭。

    神藏图

    是易轻舞的人么?

    应该,是吧……凌飞这会儿也没想太多,上一次轮回来袭易轻舞的人做得很好,守卫得当。

    凌飞这次便放心了不少,倒也没有太在意。

    有影舞卫在,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或者说,有易轻舞在,守卫力量可以信任。

    回到房间,凌飞开始修炼归一决,养精蓄锐,备战明天最后一轮的比赛。

    这一夜,众位国手安稳进入梦乡,准备明日的比赛。

    唯有药师,辗转难眠,他明白,明天有可能是自己的死期……安静的夜色下,暗藏杀机,一场足以掀起华夏波澜的大幕即将拉开。

    ……清晨,天色渐亮,作息规律的国手们个个走出房间开始晨练。

    道道低呼之声传进凌飞耳中,凌飞睁开了眼,吐出一口浊气。

    “还差那么一点。”

    凌飞暗自道。

    宗师中期,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进去的。

    而且,凌飞有些特殊。

    他发现自己的突破常常是需要经历战斗才能实现,平日里卡在瓶颈怎么练归一决都没用。

    “算了,暂时够用,走一步算一步。”

    凌飞走出房间,外头的国手们个个在训练,太极、五禽戏等等强身健体的招式。

    作为世家国手,这些人地位都很高。

    想要收集一些强身健体的古法,还真不是很难。

    凌飞看着五禽戏摩擦着下巴,他前世在国外时也得到过五禽戏,还练过一段时间。

    不过,这种强身健体的法门不是杀人之法,对于当时的凌飞而言没有任何必要性。

    咔——这时秦妙心房门响,秦妙心恬静走出房间。

    一走出来就看到旁边的凌飞,她整个人一顿,抿嘴皱鼻。

    凌飞则是笑道:“妙心,早上好。”

    “不好。”

    秦妙心淡淡道。

    “还生气啊。”

    凌飞走近秦妙心身旁。

    “没有。”

    “那你笑一个。”

    凌飞笑眯眯道。

    甲午之华夏新史

    “……”秦妙心暗恼,这家伙怎么就这么烦人,以前都没发现!这种时候笑?

    怎么笑,没发现人家气头上吗?

    凌飞笑容微微敛起:“好了,我真诚道个歉,昨天晚上是我不对。”

    “认真地?”

    秦妙心回眸,那双灵动的眼眸宛若秋水荡漾。

    “嗯,认真地。”

    秦妙心微微嘟嘴,露出小女儿姿态:“那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凌飞心头忍不住一跳,这妮子,还有这么一面啊!这幅略带娇憨的模样在秦妙心身上出现,简直让人难以自持。

    静雅恬适的她别具魅力,多了平常没有的味道。

    “你说。”

    “你先答应。”

    “好吧,我答应,说说看。”

    秦妙心美眸轻眨:“我有个病人困扰我好久了,比赛结束之后,你陪我过去替他治病。”

    “就这事啊,没问题,小意思。”

    凌飞淡笑。

    “小意思?”

    秦妙心侧目。

    “唔,连你也治不了的,还真不是小意思。”

    凌飞沉吟,“不过答应了,一定会做到。”

    秦妙心嘴角扬起:“那样最好。”

    凌飞看了眼周围:“你要晨练?”

    秦妙心颔首:“嗯。”

    “对了,我教你一套招式吧。”

    凌飞好似想到什么,对秦妙心道。

    “招式?

    武功吗?”

    秦妙心好奇,“不过,我没什么武学天赋,从小就练不好。”

    凌飞露出一抹怪异的笑:“算是武功,不过,被改良了,更像是舞蹈。

    当然了,还是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比一般的强身健体之法更有效。”

    “哦?

    那我可以学学。”

    秦妙心有兴趣,舞蹈虽然她也没什么天赋,但有兴趣。

    “好,那你看好了。”

    说着凌飞开始演练起来,不错,就是曾经凌飞教给任嫣然的身法。

    任嫣然舞蹈天赋太过出众,学武术也快,只不过,她老是会把身法变成舞蹈。

    现在这套就是任嫣然给改过的,舞蹈观赏性多于实用性,但是起到的锻炼效果依旧在。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