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凛踏上了回程之路,离开东樱已经一年多,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同时也学到了很多。

    起初的高傲,在碰到凌飞后折戟,踏上剑挑天下之路。

    一年来几乎都在挑战华夏高手,年轻一辈她已经不知挑战了多少人。

    她见识到这陷入地狱又走向重生的古国有怎样的强大底蕴!能人辈出,强者无数!她在东樱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天才,可在华夏,和她差不多的有很多很多,比她强的也有!强大华夏,令人敬畏的力量。

    九条凛看到了太多让人咋舌的一切!尤其是在近段时间以来,她挑战的隐世家族,里面竟有强到如凌飞般让人无法想象的年轻人,这样的华夏,能经历国祸从地狱走向重生,很难理解么?

    一年来的修炼成功,九条凛很满意,更满意的是她领悟到了自己的剑道。

    如何走自己的剑道她已经很清楚,未来之路没有迷雾,只有荆棘!荆棘虽险,道路却异常清晰,只要不断努力,就能攀登绝巅!飞机落地,九条凛回过神来,走出机场。

    机场外有一行西装男并两排候着,每个人身上带着凌厉气质,好似锋刃!旁人靠近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他们的气质太过凌厉。

    看到九条凛过来,两排人高声道。

    “恭迎大小姐回国!”

    ……休息了三天,今天凌飞当然没必要走,依旧重复起之前的事情,度过了这一天……是夜,一行黑衣人划破长夜,来到了山谷之外。

    一行人足有近百,个个身手矫健,于山间跃动。

    不仅仅是身手矫健,他们的隐蔽能力也让人咋舌。

    落地无声,可见个个实力高强!于山谷之外落下,所有人立住,看着站在最前方的男人。

    “大队长……”老妖唤道。

    大队长遥望前方山谷:“就是这了么,今晚,准备开始……”“大队长,今晚就动手?

    还是……”夏露问道。

    大队长看了眼老妖:“不,隐蔽。

    明天我们还有最后一个机会,若是能成,不必大费周章得罪华夏世家。

    今晚,隐蔽各处,等待明日……”山谷外是山,要说隐蔽,到处都可以隐蔽。

    大队长也不是蠢货,即便是永生花再重要,得罪死华夏各大家族,那未来轮回在华夏难有立锥之地。

    变身三无萝莉

    所以,他把最后一个机会留给药师!只要药师能获得冠军,或者说拿到永生花,那他便不必如此。

    得罪死华夏各大家族,是最无奈下的选择。

    如果说怎么都拿不到永生花,那么,今晚的安排,便是终结一切的开端!“老妖,你去告诉药师,该说什么,你懂的。”

    大队长道。

    “明白!”

    老妖重重点头,纵身跃起,往山谷里而去。

    大队长扫视周围:“你们,全都隐蔽,以包围之势隐蔽起。

    等待明日信号起,便动手!”

    “是!”

    众人纷纷跃入山间,身形消失无踪,月夜下,毫无踪迹。

    大队长站于原地良久良久:“希望,不要真到这一步。

    华夏之地,不容有失,若组织退出华夏,将会是巨大损失!”

    ……药师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心中急切。

    这次的聚集他本来也要过去,但是,生怕露出端倪暴露,他还是留在了房间里。

    “怎么样了。”

    药师深深皱眉。

    咔哒——“唔?”

    药师向门外望去,老妖走了进来,“队长!”

    老妖凝视药师:“有话和你说。”

    “您说。”

    老妖在椅子上坐下,端起茶杯倒了杯水,沉默片刻:“你有夺冠的把握吗?”

    “……”药师顿了许久,刚开始时他很自傲,认为有!但是,在经过几轮之后,他发现自己的骄傲就是个笑话。

    一骑绝尘的左通,经验老到的唐墨轩和童千尘,天赋绝世的秦妙心和童沂水,还有那怪物一般的凌飞!几乎每一个都强到让药师窒息,之前觉得没什么,随着比赛的行进越发感受到他们的可怕!药师之前认为凭借轮回组织的研究,利用那些东西绝对能夺冠。

    在上一轮,将他的自信彻底打没。

    老妖眼眸低垂:“那么,你有死的觉悟么?”

    药师瞪大眼睛,盯着老妖:“队长……”老妖缓缓道:“明天,如果你不能获得冠军,大队长将会动手,届时,组织将会和华夏各大家族彻底闹翻,华夏将无轮回立身之地!”末日修仙传

    药师面色大变:“那永生花真的重要到这种程度吗!”

    老妖沉重点头,他也是始料未及。

    永生花如此受组织重视,他也难以明白。

    可大队长的话不会错,大队长甚至下了这样的决定,可见永生花重要性。

    “明日,如果不能夺冠,你尝试用我们研发而出的百毒不侵之药和凌飞做交换,想尽办法也要让他交换!如果不行……”老妖顿了顿。

    药师咬着牙:“以死,来抢走么?”

    “对!”

    ……凌飞伸了伸拦腰站起来,看天色已晚,准备回房间。

    突然瞅见秦妙心房间灯光明亮,想了想走了进去。

    咔——凌飞直接推开门。

    “啊!”

    猛地秦妙心惊叫一声。

    凌飞愣住,快退一步出来带上门。

    面色变得很奇怪……秦妙心,在换衣服。

    “咳咳。”

    凌飞轻咳一声,脑中不自觉浮现秦妙心罗裳半解,露出一片雪白的画面……没过多久,门响,秦妙心打开门,面若冰霜。

    “嗨,晚上好。”

    凌飞强行保持着镇定。

    秦妙心冷冷道:“为什么不敲门?”

    “……”凌飞这不是没想到吗,谁知道秦妙心是在里面换衣服。

    “我忘了。”

    秦妙心胸膛起伏,忍不住动怒!什么叫忘了?

    这是基本的礼仪不懂吗?

    凌飞当然懂,不过,确实是和秦妙心关系越来越好,他有些忽略了这点,刚刚进去纯属自然而然的行为,没有考虑什么。

    秦妙心性格静雅,现在很生气,却又爆发不出什么,反而憋在心里。

    两人僵住半天,秦妙心越来越生气,凌飞一句话都不说的吗!秦妙心咬牙,扭头转身回房重重关上门!这个混蛋!“诶!”

    凌飞望着房门,无奈苦笑,“抱歉了。”

    房间里的秦妙心一顿,咬着樱唇,哼!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