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看着满桌子的菜,犹豫不决,他脑子里浮现几个问题:一,要不要下筷子;二,下了筷子之后准备怎样昧着良心说好吃?

    三,吃了之后去哪家医院比较好。

    “吃啊,怕不好吃?”

    夏娃坐在凌飞左手边,凤眸带电,慑人无比。

    “你要是不吃我做的,这辈子都别想了。”

    莫雨凝双手抱胸,眼睛瞧了瞧桌前。

    凌飞拿起筷子,犹豫着夹了一筷子夏娃做的莲藕。

    吃进嘴里,淡……“怎么样?”

    夏娃一副不在意的语气,视线却盯着凌飞。

    “味道淡了点,多加点盐还可以。”

    凌飞实话实说。

    夏娃托腮:“少了点盐吗?

    下次多加点。”

    “我这个。”

    莫雨凝指着自己的糖醋鱼。

    凌飞低眼,夹了块鱼肉放入嘴里,尝了尝:“嗯……还行吧,没入味,我蘸一下看看。”

    凌飞夹起一筷鱼肉放在汤汁里,放入嘴里,“嘶……太咸了。”

    凌飞舌头都有些发苦,差点没吐出来。

    莫雨凝黛眉蹙紧,轻哼一声:“我倒了去。”

    说着伸手去端盘子。

    凌飞伸手抓住,莫雨凝侧目斜眼:“干嘛?

    不是难吃吗?”

    “虽然难吃,但我喜欢。”

    凌飞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

    莫雨凝一愣,轻哼一声,嘴角却轻轻牵了起来。

    “嘴巴倒是挺甜。”

    夏娃淡淡道,拿起自己的筷子试了一下,吃了吃眉头皱起,还真的是有点淡呢,嘴里都没味。

    “你们算不错了,刚开始,可以理解,以后慢慢就会好了。

    什么事情都是熟能生巧,早期开始这样太正常。”

    凌飞淡笑。

    这顿晚饭虽然说味道减分,但是情义加分,凌飞也并非完全不能吃,还是饱饱享用了一顿晚餐。

    倒是莫雨凝和夏娃没吃完,她们嘴巴挑,觉得难以下咽…………老妖来到聚集地,只见大队长正在盘坐。

    “大队长,您真刻苦。”

    老妖感慨。

    大队长淡淡道:“刻苦谈不上,只是不想被人赶上而已。

    怎么,有事?”

    “大队长,我想说说这次的计划,似乎有点漏洞。”

    老妖道。

    “哦?”

    大队长侧目,“说说看!”

    夜幕下的厂房透着几分阴森之感,两人在谈论着一起足以让华夏动荡的计划。

    夜风吹拂厂房,铁皮哐哐作响,让人瘆得慌。

    “好,早作准备没错!”

    ……凌飞在家里住了几天,陪夏娃,陪莫雨凝,还去唐娉婉那里陪她。

    女朋友多了,确实有一种分身乏术的感觉,凌飞暗自苦笑,这也是幸福的烦恼啊。

    三天后,凌飞再次前往山谷。

    这一轮的比赛终于结束,时间到了,有完成十种方法的,也有没完成的。

    最终完成的人有,唐墨轩、童千尘、秦妙心和童沂水,至于其他,都没有完成十种。

    凌飞到大厅才发现,易轻舞已经在大厅内。

    “各位,这一轮次的比赛到此结束。

    这次答出十种方法的有六人!”

    易轻舞道。

    “其他人都淘汰了吗?”

    没有答出十种的几位国手为之失落。

    易轻舞淡笑摇头:“这一次淘汰的人只有三个,十人一同进入最后一轮的比试。”

    药师在一旁听着松了口气,前十他还是有的。

    虽然说急躁,虽然说方法不正确,但是他投机取巧的方式还是凑了几种方法,再加上他后面发现的,前十没问题。

    “最后一轮?”

    众人侧目,已经到了最后了?

    “最后的比试是什么?”

    众人问道。

    易轻舞道:“请容轻舞再卖个关子,到明日,各位就会知道比赛具体内容。”

    “那这一轮呢?

    谁第一?”

    有人发问。

    “对啊,这一轮谁第一?

    凌飞十一种,左通前辈更快完成,谁能得第一。”

    这一轮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凌飞的十一种方法让人惊艳,找到十种就难如登天了,没想到凌飞还能找到十一种。

    但是,的的确确就是左通更快完成。

    当时的比赛规则只说了十种,没有硬性要求十一种,如若不然左通再去寻找方法未必弱了凌飞。

    规则上来说左通没问题,效果上来说凌飞的震撼,这样该如何选出第一,众说纷纭。

    易轻舞道:“这一点由各位评审来决定,在最终阶段会宣布,现在,轻舞说了也不算。”

    易轻舞一推四五六,什么都没说。

    “好了,各位在藏书阁十天,想必都累了。

    休息一天,比赛在明日开始。”

    易轻舞道。

    “易小姐,该不会明天也要很久吧?”

    有人问到,他们可真是怕了这么长时间的比赛,太折磨人。

    “不好说哦。”

    易轻舞微微一笑,一笑倾城,让众人看得一呆,竟是没人再问话。

    又简单地说了几句,易轻舞瞥了眼凌飞转身离开,准备回燕京。

    易轻舞本身事忙,不时来山谷都是很拖她时间的,她可没那么有空。

    左通站在大厅角落,远远也朝着凌飞看了一眼,微微一笑,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厉害。

    身为医者的左通很明白找出十一种方法的难度,越到后面越难。

    凌飞在他完成后的一段时间内就想出第十一种方法,可见一斑!原以为之前的对赌是个笑话,看来他是有信心的。

    凌飞狼性意识何其敏感,感受到被注视便朝目光来源望去,和左通相对视。

    左通淡淡而笑,转身走出大厅。

    凌飞虽强,但他丝毫不惧。

    凌飞的厉害得益于上一轮给凌飞提供的益处,上一轮很大层面考验心理,凌飞的心理素质绝对是在他们这群人中最好的。

    “左通。”

    凌飞沉吟,左通的厉害他算是领教了,那么……齐半山呢?

    齐半山名满天下,传闻当年就比左通强,现如今恐怕更加恐怖。

    华夏,还真是能人辈出啊。

    “呵呵呵呵……”凌飞突然发笑,这样的人生,才算是刺激,否则太无趣了不是么?

    高手寂寞,前世的凌飞走到了巅峰,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医道之上亦如此,若无齐半山在前,岂非很无趣?

    “笑什么?”

    秦妙心不知何时走到凌飞身旁,问道。

    “没事,只是觉得,这样的人生,很精彩!”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