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轻舞一顿,端起茶杯继续品茗,不发一言。

    凌飞侧目:“不生气了?”

    “……”易轻舞神态微微有些不自然,“轻舞本来就没生气。”

    “但我生气了。”

    凌飞站在易轻舞前头,盯着易轻舞。

    易轻舞食拇二指捏着杯盖轻轻拨了拨茶叶:“所以呢。”

    “就这样?”

    凌飞侧目,“你把朋友惹生气了,不考虑怎么赔罪道歉?”

    “但你也惹轻舞生气了。”

    易轻舞直视凌飞,没有半点眼神偏移。

    “你刚刚不是说不生气了?”

    “……”易轻舞。

    “请我吃饭。”

    凌飞道。

    “你付钱。”

    “凭什么,是我生气。”

    “所以我请客。”

    “但你没付钱。”

    “现在轻舞也生气了。”

    易轻舞道,“你付钱。”

    易轻舞仙颜上带着几分嗔薄之意,倒是让凌飞看得呆住片刻。

    易轻舞很少表现出这般小女儿的表情,这对她而言简直是破天荒的事情。

    易轻舞很美,美得让人窒息,这模样的易轻舞更是让她的美多了生气。

    凌飞忍不住移开视线,确实美得犯规了。

    再生气看到她这样,也没法保持生气状态。

    好不容易凌飞才忍住原地原谅她的想法:“算了,勉强扯平。”

    易轻舞嘴角微微扬起,看凌飞这样也很有意思呢。

    两个平时看起来都是端着的人,露出异于平常的表情,还真别有一番滋味。

    “今天有要紧事?”

    凌飞问道。

    “没有。”

    “那走吧,叫上妙心一起,出去逛逛。”

    凌飞这几天可是憋坏了,很想离开山谷,顺便回去看看夏娃。

    人这种东西真的很奇怪,有了心灵寄托之后,就会越发牵挂那些事物。

    比如说凌飞对夏娃,两人关系已经是老夫老妻,特别缠绵是没有的,两人都能各自安心做自己的事。

    可在夏娃有了孩子之后,有了这种说不出的寄托,让凌飞老是忍不住想要去陪陪她。

    “没空。”

    易轻舞直接道。

    “没空你还来我这?阎王妹纸很凶残

    不是闲的吗?”

    “……”易轻舞瞥了眼凌飞,这家伙说话真是气人。

    燕京有谁会和她这么说话,有谁敢和她这么说话?

    易轻舞三个字就让一群人战战兢兢了,更甭说其故意气她。

    易轻舞缓缓站起:“和你是没空,和妙心一起有空。”

    “果然女人都是口是心非,咱们的易家神仙女也不例外呢。”

    凌飞揶揄。

    “……”易轻舞。

    “哦对了,妙心比完了没有?”

    凌飞一拍脑袋,还说秦妙心一起出去呢,人家指不定还没比完。

    “……没有。”

    “那只能勉为其难和你一起了。”

    凌飞满脸嫌弃的模样。

    “……”易轻舞。

    而后凌飞和易轻舞一起离开山谷回了燕京,因为易轻舞真的有事,吃过饭后易轻舞便离开,而凌飞则是回别墅陪夏娃。

    吃饭时凌飞和易轻舞聊天中知道,这一轮比赛一共十天,所以凌飞现在有三天时间可以待家里,不必去山谷。

    然而回到家凌飞却发现,夏娃不在。

    凌飞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直接给银龙打电话。

    “喂喂喂,老大吗?”

    电话那头是帅猪接的。

    “夏娃呢?”

    凌飞问道。

    “夏娃姐呀,她好像和雨凝姐逛街去了。”

    帅猪道。

    “……雨凝姐?”

    凌飞坐了下来,“你什么时候管她叫姐了?”

    “啊哈哈,雨凝姐人不错的。

    而且,她这不是嫂子吗,直接叫姐啦。”

    帅猪笑嘻嘻道。

    “去哪逛街了?”

    “好像是……不知道。”

    帅猪想了想摇头。

    “不知道你好像个什么劲。”

    凌飞道,“阿龙呢?”

    “龙哥在训练,我借他手机玩游戏。”

    “……”凌飞,“你也加紧训练。”

    “这不是才练完,我休息一下。”

    挂了电话,凌飞安心躺沙发上看电视。

    莫雨凝和夏娃在一起她们一定不会出问题,安全上有莫雨凝的保镖在,夏娃身边凌飞也派了人。和田玉梦

    并且,现在夏娃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多久,她的战力没被影响太多。

    虽说是看电视,凌飞大部分注意力还是在修炼归一决,不松懈任何一刻。

    嗡——手机震动,凌飞回神,拿起桌上的手机一看,是九条凛的电话!“喂。”

    凌飞接通。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我想,请你帮忙。”

    “嗯?”

    凌飞一顿,九条凛不是一个会开口求人帮忙的人,她现在说这种话是出了什么事吗?

    “你说。”

    “我家出了事。”

    九条凛语气低沉,“情况不妙。”

    “具体情况?”

    凌飞道。

    家里出事,是东樱吧。

    东樱九条家,乃是名门望族,会出什么事?

    九条凛抿嘴:“东樱家族分为三类,一类是财团,一类是曾经王族后裔,一类则是武士世家。

    我九条家就是属于武士世家。

    财团是新兴世家,掌握经济,虽然只是新兴世家,可在东樱的国家体制内,财团的影响力其实要比其他两类更强!乃至把控国民命脉!”

    “王族后裔以前风光,现如今只是空有地位却无实权,当然了,不论是谁都会给他们面子。

    正常而言,也没人会去故意得罪他们。”

    “而我们武士世家,应该属于三类家族中最下等的。

    最早武士世家是为服务王族而生,在王族渐渐失去地位后,武士世家脱离而出。

    脱离后却渐渐和财团走到一起,一起合作。”

    “因为财团的强大,长久的合作让我们武士世家像是成为了附庸一般。

    可笑的是,各大武士世家反而对于成为附庸趋之若笃。

    我爷爷有武道风骨,从不愿成为他人附庸。

    所以……”九条凛咬着樱唇,“我们九条家外表看似风光,其实处境艰难。”

    “九条家一直有一劲敌,南藤世家!南藤家是东樱最大财团川木家的铁杆盟友,原本南藤家弱于我们九条家。

    可随着他们的合作,南藤家实力在提高,而我九条家却止步不前。

    就在前几日,南藤家找上了门。”

    “挑衅?”

    凌飞道。

    “嗯。”

    九条凛抿嘴,“南藤家好像还抓住了我九条家的把柄,说要九条家的剑典和……我,用来交换,才会放过我们九条家。”

    “嗯?”

    凌飞凝眸。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