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轻舞办公室众人奇了。

    “凌飞在干什么?

    他不是写了第十种?”

    陶正阳怪异道。

    “对啊,我们刚刚拉近看了,就是第十种方法,这方法秦老也说了没什么问题。”

    “那他现在在干什么?”

    众人都不解凌飞的举动。

    “我说,不行就直接说了,装什么呢?

    非要打肿脸充胖子。”

    药师嗤笑着,看到凌飞从他眼前走过嗤笑更大声。

    凌飞看也没看药师,还在绕着藏书阁走,神色很严肃,目光凝实,带着强烈目的性。

    易轻舞看着凌飞的举动猛地脑中闪过一抹灵光,莫非,凌飞是……“喂,说话啊,怎么不说了,装了一回逼,回来遭人嘲讽,你又是何必呢。”

    药师呵呵直笑。

    凌飞眉头一皱,几次三番被打扰,让他动怒。

    “喂喂喂,你……”药师自己没希望,他也不想继续比了,干脆搞破坏得了。

    “聒噪!”

    凌飞冷眼扭过头,眼中隐现杀机。

    如刀般的眼神刮过自己,药师身体一缩,面色骤变,急忙闭上了嘴。

    “好可怕的眼神……”药师心头发颤,这小子,真要杀人一样。

    凌飞转身继续绕着藏书阁寻找什么。

    看着凌飞从自己身前走过,秦妙心怪异,凌飞回来修改吗?

    怎么了。

    所有人都因为凌飞的举动感到怪异,但因为凌飞对药师骂出的一句话,让他们都不敢出声问凌飞。

    都是看看凌飞,又低头继续研究。

    凌飞整整饶了十几分钟,终于停下。

    “停下了,他在找书吗?”

    外头的国手都躲在门口看凌飞,在意凌飞的举动。

    凌飞伸手取下一本书,拿着书回到刚刚他的位置上翻阅起来。

    莎莎的翻阅之声在安静的藏书阁显得格外大声,不时有人往凌飞这里看。

    “唔?”

    凌飞手上一顿,嘴角扬起笑容,有了!凌飞提笔,拿出纸张继续写!易轻舞办公室的众位评审面面相觑。

    “原来他……”孙益谦愣了愣。

    “不可思议。”

    萧鸿业失笑摇头。

    “厉害。”

    安神医赞道。

    “还真是这样。”

    易轻舞淡笑。

    凌飞没一会儿便写出一张东西,检查一番,凌飞站了起来,将书籍放回原地,转身再次离开。

    “呵呵,还真是去补,不错所料。”

    药师撇嘴,“非得装一波。”

    凌飞斜了眼药师,走到门口,将手里的纸张递上去。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十种写出来了,也没慢了多少。”

    “至少比童千尘和唐墨轩两位厉害……够可怕了。”

    “凌飞创造了历史啊!”

    “凌少慢走。”

    工作人员接过纸张对着凌飞躬身。

    工作人员拿着纸张就开始确认,这是他的必须工作。

    “一二三……九、十、十一?”

    工作人员愣住,挠挠头再次数起来,“一二三……十,十一?”

    工作人员语调忍不住拔高,十一?

    “十一?”

    门口的国手们错愕,“你说什么?”

    十一两字太过敏感,藏书阁内外所有人都看向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咽了咽口水:“我,我再数一遍。

    一二三……九、十、十一!真的是十一!”

    “哗!”

    藏书阁内外尽皆哗然,凌飞追平左通已经堪称不可思议,现在竟然还超过了!那可是左通啊,和传说级的国手齐半山有一拼的顶尖医者,竟然被超过了!“十一种方法?

    怎么可能!”

    “不是吧?

    真的假的?”

    所有人都傻了眼。

    原本嘲讽凌飞的药师整个人都傻了,脸色唰地通红。

    他刚刚还嘲讽凌飞装逼,现在呢?

    脸打得啪啪响。

    凌飞可不是因为错了什么的,而是为了写第十一种治病之法!“嘿,不是嘲讽凌飞装模作样吗?

    怎么不说话了?”

    童沂水看着药师嗤笑出声。

    药师羞愤不已,不敢说话了。

    “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怎么不嘴贱了,不多说两句?

    凌飞不是装逼吗?

    这逼你装一个试试?”

    童沂水可没打算停下,嘲讽一句接一句。

    “你!”

    药师恼怒。

    “我什么了?

    我说得不对?

    行,你就上,不行就别打嘴炮。”

    童沂水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药师咬牙,该死的混蛋!等队长计划实施,我一定亲手杀了你!“嗤……”看到药师闭嘴,童沂水嗤笑。

    这嗤笑声让药师觉得格外刺耳。

    秦妙心看着门外许久,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书,她也有头绪了,无需分心。

    凌飞再厉害也只是凌飞,做好自己即可。

    ……凌飞不知道引起了多大的轰动,他只知道,自己有可能赢左通即可!这次的题目是十种方法,并未要求更多。

    左通的确是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十种,可他却是十一种。

    究竟是时间短获胜,还是方法多获胜,由易轻舞他们判断吧,凌飞只是让自己增加获得第一的筹码。

    易轻舞一开始就说了,综合考虑每一轮的成绩,所以每一轮的成绩都很重要,凌飞每一轮都必须获得第一才行!这样才能稳稳获得冠军。

    回到房间,凌飞直挺挺往床上躺去,现在他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去想,安安心心睡个觉比什么都好!这整整一周多时间蒙在藏书阁,满脑子都在想霍人疾的治疗办法,让他脑子都快炸了。

    这会儿,他只想好好休息。

    疯狂使用脑力也是很累的一件事,不同于体力劳动身体上的劳累,脑力劳动的劳累也很要命。

    头疼欲裂,脑袋昏沉,好像灵魂出窍一样,这种难受感不比精疲力尽来得差。

    凌飞闭上眼睛,没过多久就进入梦乡。

    藏书阁的比赛还在继续,凌飞已然进入梦乡……当凌飞醒来时已经到了次日清晨,时间已经进入初春,山谷中出现鸟叫之声,叽叽喳喳,好不惬意。

    凌飞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嗯?”

    凌飞猛地扭头,发现房间里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位端庄典雅的女性,她正端着茶杯品茗。

    “醒了?”

    袅袅仙音从她口中吐出,仿佛带着圣洁之感,让人神往。

    这不是易轻舞又是谁?

    “你怎么来了。”

    凌飞穿上鞋子,坐在了她身旁。

    “夸奖你。”

    凌飞笑了:“怎么,先前还不是各种埋怨?”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