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轻舞经常会给自己的传奇故事加上一笔,让她传奇更传奇。这些不是她自发进行,只是她认为的寻常计划策划实践,在旁人眼里却是无比惊人的传奇。  或许可以这么说吧,一个伟人随便做了一件事,在后事影响都是巨大的,但在伟人看来,只不过是当时随手为之,根本没有去考虑什么。一个人的阶层不同,能力影

    响力便大不相同,他们能够随便做出让普通人惊异的效果来。

    易轻舞,便是如此。  易轻舞现在不是伟人,但她之前的丰功伟绩让她给人的印象就是传奇人物。所以这一次中医大会的举办就让人觉得她一定有某方面的想法,还是很厉害的想法!或可

    称之为,名人效应。

    不管众人对易轻舞如何猜想,她已经离开。

    易轻舞下楼,动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一间办公室是她从大厦内腾出一间来当评审间的。

    “谭琳,我上次让你查的人查到了没有?”易轻舞问道。

    “查到了!”谭琳拿起文件夹过来,“就是那个参赛的药师对吧,一查,还真是吓一跳呢。”

    “嗯?”易轻舞接过文件夹翻开文件。

    “药师,原名不详,这代号从一出现就一直带着。”谭琳道,“年龄也不详,按推测大致是三十岁左右。过去成迷,好似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别告诉我你就查出这个。”易轻舞侧目看着谭琳。

    谭琳笑道:“当然不是啦,小姐放心,我还是查到重要情报了。这个人,来自于轮回组织!”  “轮回?”易轻舞凝眸,原来他是轮回组织的人。之前用了永生花当奖励,她就知道轮回会动手,当时暗杀童千尘就是端倪。没想到的是,里面也混了轮回组织的人进

    来。  “轮回组织小姐可能没有听过,因为它足够隐蔽!我也是一步步追查下去才惊讶!”谭琳道,“这个组织,燕京各大世家知道的都没多少,我从易家最重要情报部门那里

    才得到一点点讯息。”  “轮回组织,名为轮回,所做的事情和他们组织名很像,为了长生不死!为了超脱轮回!”谭琳眼中闪烁怪异之色,“他们组织存在的意义就是在寻找永生所有相关的东

    西,他们有探寻神秘物质的分队,有做研究的研究室,有探测锻炼人体极限的组织……项目极多,都是为了寻找不死的讯息。”  易轻舞美眸一眨,眼中闪烁几分怪异,脑子里猛然想到凌飞。和莫问天尹天仇吃饭时,尹天仇谈到永生让凌飞变得异样,当时觉得可能是凌飞知道什么,现在看来,

    凌飞早就知道了轮回组织!所以提到这一点,凌飞才会这么奇怪。

    “慢着,你说有探测锻炼人体极限的组织,这是何意?”易轻舞脑中灵光一闪问道。

    “听说轮回组织有在开训练营一样的东西,用各种方法锻炼人体极限,训练营里的人就是他们的试验品,也是为了研究他们身体的变化,找出永生的秘密。”

    易轻舞黛眉微微蹙起,一股怪异的想法在心中盘旋,又想到凌飞以前和现在,这股想法越来越明显。该不会,凌飞就是轮回组织锻炼人体极限产生的人吧?  这股想法让易轻舞心头一颤,哪怕是她这样的人也难以保持平静心态。这想法很无稽,可是细细考虑,凌飞年幼时废材一样,新城几年后回来如同魔王,两者差别何

    其之大!知道这些的人都有思考过凌飞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但怎么都没有答案。

    现在听说探测锻炼人体极限的组织,易轻舞的想法不由自主往上靠。并且,有理可证,就是那天凌飞听到永生、轮回之类言论的神色变化,更加佐证这一想法。  “该不会……真的吧?”易轻舞有些难以置信,可是,又觉得逻辑很完美。凌飞被逐出凌家,来到新城,被轮回组织的人看上,然后开始了改造,所以才有可能在两三年

    内有如此可怕的实力。因为凌飞和轮回组织的关系,所以那日听到尹天仇的话才有那般神色变化!

    多么顺其自然的逻辑关系,易轻舞虽然不敢相信,却又莫名觉得很有可能!

    若是凌飞知道易轻舞的想法定然会错愕,可又不得不承认,易轻舞从某种层面上来说,的确猜对了。凌飞的确是轮回组织培养出来的,但不是这一世而已……

    “还有什么情报,详细说说……”

    ……  这场比试已经持续了大半天,现在已经入夜,饭菜倒是有人送进来。可是,成日在藏书阁是一件让人很烦躁的事情。尤其是还得聚精会神找资料,整个人脑子都有些

    浑浊。

    “啊啊!”药师怒吼一声将手里的书给砸在地上,他是个浮躁的人,已经耐不住性子。  凌飞看了一眼收回目光,轻舞对于这一轮的考验看来不止是医术呢,心态上的考验更多!凌飞大致也摸出易轻舞的想法,设立一场必须打持久战的考验,并且故意不

    说时间,让人心更加煎熬。这极考验人的意志力!并且,因为需要一直聚精会神看书找治病之法,对于专注力考验更加苛刻。

    环境、氛围、对手的竞争,这一切让参赛选手倍感压力。考到最后心理崩溃还真不是没可能,心理承受力差的,只会越发心烦意乱,连好好比赛都不会了。

    这场比赛是和自己的战斗!  凌飞自顾自继续看书,目光依旧平静,在他身上丝毫烦躁都看不到。凌飞的心理素质强到可怕,前一世的他经历无数煎熬,无数大风大浪。面对全团死光的压力顶在

    前线三天不合眼,那时候的心理压力才叫可怕。凌飞的心脏早就练就不坏之躯,眼前这个压力还能叫压力?小菜一碟。

    对他而言,持续一个月都影响不了心态。

    “嗯?”凌飞猛地眼前一亮,“这个方法,貌似可行!水疗?倒是别出心裁呢。这本书谁写的?张权淼?”  “水疗之法我想想看,怎么应用到霍人疾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