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出少年,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童千尘感叹,“今日见到凌小兄弟的表现,叹为观止。”

    凌飞淡笑;“运气而已,这一轮运气居多。”

    “哈哈,凌小兄弟谦虚了。”

    凌飞还在真不是谦虚,的确有一些运气成分在。凌飞的眼力、身手,都是有利于在这一轮的发挥。

    “来,凌飞,我敬你一杯。”童沂水道,“这次不是你,后果不堪设想。我之前还误会了你,哎,这杯先不敬了,我罚酒三杯。”

    “人之常情,倒也不必在意。”凌飞道,父亲变成这样,童沂水怀疑也是正常。

    童沂水罚酒三杯,脸色立即唰地通红。

    “你看起来不怎么会喝酒。”凌飞道。

    童沂水尴尬一笑:“我虽然久经交际场,但是,从小对酒过敏,只是浅尝即止。”

    “过敏?那你还喝。”凌飞侧目。

    “没事,我带了药,难受一阵就是了,明天还是好好的。误会了凌飞兄,自当惩罚。”童沂水道。

    童千尘看着童沂水颔首,这儿子他很满意。秉性纯良,心地善良,医术也就有天赋,对外八面琳珑,是最佳的继承者。美中不足的有一点,因为分心于交际,忙于世

    家管理工作,导致他的医术难以专精,没法发挥他的天赋。若是全身心投入医术研究,未必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关于之后比赛,凌小兄弟有什么看法?”

    ……

    药师在房间来回踱步,队长去见大队长,之后的事态发展他非常在意,到底会怎么样?

    一直等到深夜,药师都已经开始打瞌睡时,外面门响了。药师瞬间惊醒,看向外头,果然队长走了进来。

    “队长,怎么样!”

    老妖合上门,低声道:“接下来,有大动作了。”

    “大动作?”

    “大队长准备……”

    ……

    昨晚凌飞喝酒喝了不少,不过对于他而言,都是小意思。他酒量如海,千杯不醉。一直到深夜才回来,和童家父子聊天倒也挺开心。

    童家父子心怀感恩,说话都是顺着凌飞,加上同为医者很有共同语言,光是医术就聊了不下两小时。

    凌飞今晚也去睡了觉,次日起来已经是八点钟。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比赛,凌飞也不能走,就在房间里看起书来。

    一直到快中午时分,工作人员前来通知:到藏书阁!

    凌飞眉头一挑,藏书阁?昨天就觉得藏书阁有问题,还真的是和藏书阁有关吗?

    来到藏书阁,藏书阁外人满为患,都是那些被淘汰却没有离开的国手们。易轻舞自然也不会去驱赶他们,他们想看就留着他们。

    凌飞走进藏书阁,里面只有昨天通过考验的十来号人。

    外头的人议论纷纷。

    “果然,还真是在藏书阁里比了。”

    “我早就猜到了,你看,这藏书阁里那么多医书,是个中医都抵不住它的诱惑。易轻舞又让人特地早来三天,不就是想让人观察藏书阁么?然后再找个时间在里面做点

    什么,比如说改变一下位置啊什么的,不就是一个比赛。”

    “马后炮。”

    十三人在藏书阁里四处游荡起来,都在寻找一些发现。

    嘟——

    一扇显示屏从上头落下,露出易轻舞办公室的画面。

    “来了!”众人心中一凛,这基本就证明了这一轮的比赛在这里面比。

    “各位,中午好。”易轻舞淡淡然一笑,“今天是第四轮的比赛,想必各位都猜到了,这次比赛就在这藏书阁!”

    “藏书阁的书籍是我多年来的珍藏,以及易家的部分珍藏。”易轻舞道,“这里的书轻舞敢保证,百分之八十是各位没看过的。这里有各种疑难杂症的解决办法,有无数

    著名国手的手札笔记,还有各类奇花异草的详细记录,等等等等……”

    凌飞扫视周围,微微颔首,的确,很多孤本与绝本书籍,这里的许多书凌飞都没有看过。知识是无尽的,在医药方面同样如此,医海无涯,即便左通也不敢说自己什

    么医书都看过,什么病人自己都能治。

    “今天的比试是……”易轻舞停了片刻。

    哐——

    卡啦啦……

    只见中央的那块刻着“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牌匾一头栽下来,牌匾后头连着同样大小的木板,十来块木板卡啦啦落下。十来块木板中间以绳索连接在一起,好似古时木

    桥一般。这牌匾一落下来就好像是卷起的木梯放下去一般。

    凌飞眉眼一动,之前就怀疑被换掉,看来的确是被换掉了,换成这玩意儿。

    十三人凝眸,这十三块板拼接成一张图。一张人体构造图,或者说病人图。上面画着一个中年男人,画师技艺高超,画得极其详尽。并且在身上有详细注释,比如说

    ,眼白如何,嘴唇呈什么颜色,舌苔什么样子,脉搏又是如何。这些注释组成画中人的身体状况,就好比是来看病的病人,说了自己的身体情况。

    易轻舞开口道:“各位,今天的比试,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为,题目很难。”

    “什么题目?”药师挑眉,“我倒要看看凭什么难倒我。”

    易轻舞缓缓道:“题目:找出木板上的人生的病并解决。木板中的人身体情况写得很明白,各位需要找出他生了什么病,而后给出解决方案。”

    “看起来也没什么难度嘛。”药师耸肩,“我还以为怎么难呢。”

    易轻舞淡淡而笑:“评定这一轮胜负关系的条件是,找出十种治疗画中人疾病的方法!”

    “十种!”门口的人听到这话为之咋舌。

    药师的笑僵在脸上,十种?开玩笑吧?

    “喂喂喂,别开玩笑了,十种,怎么可能。”有国手忍不住道。

    “十种不可能,什么病能有十种治疗方法。”

    “我觉得没有意义,一种方法就能救回来,为什么要十种?有这么比试的吗?”

    易轻舞好似一点没听到议论,继续说道:“理论上存在十种方法的可能,而这些方法,都在藏书阁里,各位只要认真找,一定能找到。当然,如果说你医术超凡直接给出十种方法也行。”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