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避开所有和味道有关的毒花毒草,草药接触也保持微妙力道,让凌飞身上一点毒素也没有沾染!“厉害啊!”

    陶正阳惊讶。

    “不愧是凌飞,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安神医嘴角牵起。

    “唯一一个没有沾上毒素就到这个位置的人,不简单。”

    萧鸿业点头。

    “但是,这也是他身手过人的原因,不然必须得沾上。”

    孙益谦道。

    “的确如此,但也够厉害了。”

    易轻舞点着头,这样的凌飞,她很满意!“不过,罂兰株可没那么容易拿走。”

    安神医含笑,“这罂兰株,可谓世间奇花,位置、时间极有考究,稍有不慎,必定中毒。”

    “现在还只是开始,罂兰株这里,应该会淘汰不少人。”

    药师在找寻罂兰株,他最快进来,找的时间也最久,可半天了就是没找到。

    他眉头紧锁,左右搜寻,突然眼前一亮,找到了!他嘴角牵起,往毒花海外头看,准备再嘲讽一下这群华夏中医。

    这一扭头他脸上表情僵住,只见一个飞速移动的人影已经跑到了毒花海中层,并且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向他靠近。

    “凌飞?”

    药师看清人影的脸面色变化,怎么回事?

    这么快!凌飞根本不是在小心翼翼前进,就是飞速狂奔吧?

    “这?”

    无数人抬头往前方看,凌飞如同蜻蜓点水,飞速向前。

    “凌飞?”

    唐墨轩凝视,“这位小贤侄可不简单。”

    “果然厉害。”

    童千尘微微一笑,“待会儿还得好好致谢他才行呢。”

    左通也到了里层,凌飞从他不远处过去,他好似看到了凌飞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

    左通为之发笑,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

    本以为华夏不可能有人能超过自己,哪怕是齐半山他现在也有信心不惧于他,没想到还能碰上凌飞这样的后生。

    “不过,这终究不是治病救人,真要比拼起来,还不好说哦,年轻人!”

    左通笑了笑,继续自己的方式,不因为凌飞的举动而影响本心。

    药师面色难看,这小子怎么回事?

    该死!刚刚还嘲讽凌飞,现在就要被打脸么?

    让他脸上很过不去。

    “嗯?”

    药师往后面一缩,只见凌飞朝他扑过来。

    转瞬凌飞到了药师身旁,药师面色变化:“你想干什么?”

    “放心,你还没资格让我动怒,不会对你怎么样。”

    凌飞淡淡道。

    动手自然是想过,昨天这家伙的嘴贱就让凌飞不爽。

    不过现在显然不可以动手,之后要制作成综艺节目播出,凌飞不会让易轻舞那边为难,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

    药师心里莫名一松,凌飞的强势他昨天看得一清二楚,刚刚嘲讽凌飞完全是性格使然,凌飞真到了面前还他很是害怕。

    近距离才能感受到凌飞的压迫力和威慑力,那是一股极其霸道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就是靠近了也很不舒服。

    “但是,小惩大诫还是要。”

    凌飞斜了眼角落处的罂兰株。

    药师面色一变:“那是我的!”

    “现在是我的。”

    凌飞快步上前。

    药师不顾一切飞扑上去,一点没在乎脚下是什么毒花毒草,不考虑是否会毒到他,直直冲过去。

    而凌飞却没那么爽快,刚刚上来都是避重就轻,远离毒素,可不像药师这般。

    现在过去也是要这样,药师的疯狂让凌飞没法效仿,只能看着药师抓住罂兰株!凌飞神色玩味,这个位置的罂兰株前头两棵毒树,将底下的罂兰株挡住。

    也就是说没有暴露在太阳下,却有光线照到,那么,它会呈现第一阶段的药性,含有剧毒!药师去摘它,必死无疑!不错,凌飞就是故意逗他的!办公室的易轻舞凝眸,看来凌飞要少一个对手了,这个位置的罂兰株是剧毒药效。

    “我还挺看好他的,看来要再见咯。”

    孙益谦笑道。

    “非得这么着急干什么?”

    陶正阳摇头。

    “别这么着急下结论,往后看。”

    秦沐风缓缓道。

    “嗯?”

    众人侧目。

    屏幕中药师抓住罂兰株,直接揪下来将手放在身后,盯着前方的凌飞。

    凌飞看着药师,两人相互对视。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一分钟……嗯?

    凌飞眉头一锁,奇怪,为什么没有毒发?

    药师看凌飞也不抢,就盯着自己看,看得他发毛。

    趁凌飞陷入沉思的片刻,立即抓着罂兰株往下跑!回跑也完全没有考虑毒花草的位置,就径直往下跑,一点都不担心中毒。

    凌飞没有动作,就只是盯着药师瞧。

    良久才沉吟道:“看来我失算了,这家伙,百毒不侵?”

    易轻舞办公室的众位评审也讶异。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他真的百毒不侵吗?”

    “不对,既然百毒不侵为什么第一轮还要装模作样?”

    易轻舞也觉得奇怪,她还以为药师必定倒霉,没想到他竟然百毒不侵?

    秦沐风目光幽幽:“轻舞,下一轮的比赛还是这种方式么?

    对他而言,像作弊。”

    安神医摇头:“他完全破坏了比试的平衡性,原本罂兰株身上就有考验,对他而言这样的考验仿佛不存在。

    不能允许下一轮他这么比,太失公允。”

    “轻舞明白,下一轮,不是了。”

    易轻舞道。

    之前说凌飞的碧落明心手像作弊,药师的百毒不侵才是最大的作弊。

    凌飞看着药师许久收回目光,真的是百毒不侵吗?

    是不是也不关他的事,现在先通过这一轮再说。

    之后是不是考虑教训药师,再说吧。

    凌飞原本看到的罂兰株并非这一株,只不过是看药师不爽,想故意搞他,现在还是回到自己的那株上。

    凌飞再次化身奔跑青年,在毒花海中快速狂奔,没一会儿到了自己看中的那株罂兰株上。

    这诛罂兰株是暴露在阳光下的,一定无毒!凌飞伸出手小心翼翼将罂兰株底下的土刨开,而后连带着根茎一起挖出。

    阳光照射后的罂兰株药用价值很高,根茎也是,身为医者的凌飞很清楚,自然不会浪费。

    细心将罂兰株挖出后,凌飞顺着原路返回……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