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易轻舞办公室,有好几扇显示屏在显示毒花海的画面。

    “易侄女果然是别出心裁,第一轮的吃饭下毒如此,这一轮的毒花海也如此。”

    孙益谦笑道。

    “在步步是毒的毒花海中光是想要进去找罂兰株就难度极高,更甭说罂兰株的获取难度也是一大难点。”

    王家家主含笑道。

    “题目出得好。”

    安神医点头,“极考验医者的心理素质,专业能力,以及极致的观察力。

    最重要的一点,头脑!或者说变通。

    用这种方式出的题,不利用头脑很难成功通过这一轮。”

    “不错,现如今医者大多死脑筋,只想着用老祖宗留下的药方、医书、医术,碰到老祖宗没提到的疾病,就束手无策。

    丝毫不懂得变通,进行研究,深化思考。”

    秦沐风摇头,“病情随着环境的变化,已经和百年前大有不同,病毒也会更新换代,我们若是不懂得变通,中医走到头也死路一条。”

    “从这一方面而言,西医做得的确比我们中医更好。”

    安神医道,“他们与时俱进,研究疾病。

    每出现新病种都会详加研究,进而突破,留下重要医疗经验记录。”

    “两位,也莫要长他人志气。”

    陶正阳笑呵呵道,“西医和中医骨子里是不同的,西医追求表象,中医追求本质。

    而本质说穿了就是那些东西,病毒虽然有变化,可也只是在本质之上叠加了不同东西。

    若是本质掌握得清楚明白,再多疾病也能治疗。

    西医流于表面,中医从本质入手,我们医治手段和中医可大不相同。”

    “陶兄说得对,但是,我觉得别人长处的确得吸取。”

    萧鸿业道,“西医与时俱进的想法我们也得有,虽说本质不变,但我们中医多少人研究透了本质?

    在座哪位敢说自己研究透了?

    恐怕只有数百年前的易不全敢这么说。

    既然知道自己的弱点,为什么还要执意往弱点上撞。

    我们完全可以取长补短,也展开研究。”

    “各位说的让我无语。”

    王家家主笑起来,“我等哪位没有过研究?

    身为医者,研究思考是常事吧?

    哈哈哈。”

    “那是我等。”

    秦沐风目光悠悠,“我等懂得变通,可惜,太多人不懂。”

    易轻舞在旁边听着,未发一言。

    这是这些医者对于中医的思考,她也有所收获。

    确实如秦沐风所言,如今医者太多不懂变通的人,借助先辈余萌,依靠老祖宗留下的医术看病救人,碰到解决不了的就摇头说此病无药可治。

    有多少人是自己深入研究,探寻病理,让那句无药可救变成可以试试?

    中医啊,也要与时俱进。

    易轻舞就很少在秦妙心口中听到无药可救的话,她是一个很爱思考的医者。

    碰到疑难杂症她会先回去查阅医书,有解决办法最好,没有解决办法她会自己进行思考研究。

    这样的人,才会让未来的中医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说实话,近数十年来中医一直在止步不前。

    原因便是无数中医的故步自封,即便有秦妙心这样的人,但还是太少。

    秦妙心可以更新秦家医术,但个人毕竟只是个人,影响力实在微乎其微,难以产生质变。

    并且,西医的冲击也是一大原因。

    西医冲击,很多人也愿意到西医那边进行治疗。

    在各大医药世家看来,中医领先西医,因为中医占据这数千年的底蕴!若是一直这么故步自封,未来真有可能弱于西医。

    当然了,除开医药世家,在普通人那边早就是西医领先中医了。

    “咦?”

    突然陶正阳咦了一声。

    众人被吸引,看向屏幕中。

    屏幕中有一个人走得很快,好似一点都不怕毒似的,直接往小型院落行进。

    此人,正是药师!药师嘴角噙着冷笑,瞥眼身后还在观察的左通凌飞等人,他嘴角扬了扬:“看来不行嘛,上一轮靠经验领先我,这一轮,你们得输。”

    药师大步向前迈进,直直朝着小型院落而去。

    凌飞也略带怪异看了眼药师,他的行径很直,没有一点偏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沿路的毒花毒草可没那么简单,几种融合在一起会产生剧毒,和第一轮很像。

    必须谨慎小心,别让两种花草碰在一起。

    而药师的做法,根本没在意草药的融合毒素,这就让人很奇怪了不是么?

    “就好像……他不怕毒一样。”

    凌飞心里冒出个诡异的想法来。

    无数人都在盯着药师看,他的脸上一点异样都没有,看起来真不像是有中毒的痕迹!看到这一幕,一些医者受到刺激,也跟着走进去。

    有些投机者甚至是耍小聪明沿着药师走过的路前进,想利用这种发方式取巧。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投机者没走几步,浑身起红点,红点迅速蔓延全身,他开始惨叫!“啊啊啊!”

    惨叫声极其凄厉,没喊几声直接昏倒。

    一道黑衣再次掠来,抓住倒下的投机者,离开毒花海。

    这事发生让众人看向药师的眼神更加怪异,为什么药师这样走没事,后面的人这么走就出了事?

    药师到底搞了什么名堂?

    凌飞亦百思不得其解,摇摇头将注意力放在眼前,依旧用最普通的方法来破关。

    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了将近一半,这时,左通终于动了,踏进毒花海。

    以一个怪异的角度左拐右绕,穿插在毒花海中。

    左通的进行路线很诡异,有时候是z字形,又时候又是直线。

    偶尔走过一处还摘下几颗花草果子放入嘴里,吃完后继续往前。

    “不愧是左通。”

    易轻舞办公室萧鸿业笑道,“他走的路只有一种毒素,且毒素可以说是毒花海中最浅的毒素。

    但是,这种花粉吸入得多了也会致命。

    所以他每走一段都会摘下果子,也就是这种花的解毒药吃下,用于解毒。

    啧啧,这么大的花海,找出毒素最轻,且行进路线最佳的一条路,真厉害!”

    “不过,这条路有致命缺点。”

    秦沐风突然道。

    “嗯?”

    萧鸿业转过头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