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下,映衬着凌飞一往无前的脸。

    秦妙心凝视凌飞良久,他一直都是这样呢,充满锐意,自信无比。

    “可能是妙心妄自菲薄了吧。”

    秦妙心看向左通几人。

    “你的医术并不比他们差,上一轮他们只是赢在经验而已。”

    凌飞平静道。

    秦妙心微微一笑:“其实医术谁更强对妙心而言并无所谓,强又如何,弱又如何?

    都是治病救人,何必分清楚高低贵贱。

    参加比赛,也只是为了中医而已。”

    秦妙心妙手仁心,此言非虚。

    “倒也是实话,但是,对我而言,没有高下比对,一切都毫无意义!”

    凌飞握住手掌,指节咔咔作响。

    “唔。”

    秦妙心凝视凌飞。

    众人晨练许久,吃过早餐没一会儿。

    易轻舞的指示到了,让所有人前往大厅。

    凌飞也前往大厅,大家知道,应该是第二轮要开始了。

    不对,应该说是第三轮。

    昨天凌飞救童千尘是第二轮,算是凌飞大获全胜。

    这第三轮的比赛是什么样的,让凌飞很期待。

    易轻舞的出题方式很独特,想必这一次也会有别出心裁的出题方式吧。

    来到大厅,易轻舞不在,只有一扇大显示屏立于客厅前方。

    在众客人来齐后,屏幕闪了闪,露出易轻舞的画面,位置一如第一轮,是易轻舞的办公室,而易轻舞身后依旧是那些评委们。

    易轻舞淡笑:“首先恭喜二十九位国手通过第一轮的比赛,这次的发挥我们看在眼里,对于众位的表现我们心中有数。

    关于下面的比赛,由今天开始。

    题目很简单:通过内谷,找到我手里的这朵花。

    只要摘到这种花,然后带回大厅里,便算通过,失败者淘汰。”

    凌飞挑眉,这次直接把题目说出来,没有让人去猜测什么。

    可这样反而让人提起注意,直接说出题目,证明这道题是更难的!“时间限制,两个小时。”

    易轻舞将桌上的沙漏倒了过来,“现在开始!”

    众人议论着走出了大厅,凌飞站在原地盯着易轻舞手中的花朵看。

    看了许久凌飞转过身,也离开客厅,心中沉吟。

    “罂兰株!药性诡异,具有三种药效,随着时间的不同呈现不同药性。

    清晨未经阳光照射,却有光线接触时是为毒药,其毒性沾之必死。

    可若是在阳光照射之后,变得截然不同,变成一株灵药,可治心脏方面疾病。

    日照越充足,药效越佳。

    在正午时分,乃是此药药效最好的时候。”

    凌飞边走边想,“还有一个时间段,夜间,或者说全黑暗的情况下,没有接触任何光源,它又呈现第三种药效。

    这种时候的罂兰株有着诡异药效,毒素和有益特性融合,让它的药性变得很独特。

    这种时候的罂兰株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毒,是一个未知数。”

    凌飞脑中回想着药王心经看到的关于罂兰株的介绍,他眉头一皱,恐怕,要带回罂兰株相当不易!罂兰株时间段不同,药性都不一样,若是不知道罂兰株是何特性,很容易中毒!来到内谷前头,拦着的工作人员已经不见,将道路让了开来,凌飞等人一起走了进去。

    内谷也很空旷,在眼前是一片花海,花朵姹紫嫣红,各类花朵皆有,花海中央有一座小型院落。

    院落样式和外谷的相似,在细节部分又有诸多不同,最明显的不同还是两者大小不一。

    凌飞将注意力放在花海上,花海将小型院落包裹得紧紧地,没有通畅的道路能走到里面,想要走进院落,必须扒开花海进去。

    凌飞缓步靠近花海,周围不少国手已然靠近。

    “唔?

    果然有问题。”

    凌飞耳畔听见有人说话。

    “看,这株是齐兰草,含剧毒!”

    “鬼头花,也是剧毒!”

    “白蛇兰草,都是剧毒!”

    “我去!这一片花海,花草全都是毒药吗!”

    有人惊叹了开来。

    凌飞盯着花海看了半天抿嘴,明白了,这就是易轻舞的考验。

    在花海,不,应该说是毒花海中寻找罂兰株!这是一个巨大的难题,罂兰株本身就是一个问题,现在的毒花海问题更大!想要寻找罂兰株必须在毒花海中穿梭,想要在毒花海中穿梭必须精通药理,对于每一种毒花毒草了如指掌,才能避免不中毒。

    或者说中毒了,也能立即从旁边的药物中找到解药吃下。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在有绝顶毒药生长的地方,附近必有解药。

    也就是说,走是肯定能走的,但如果你实力水平不够,走进去很难活着出来。

    别说是找罂兰株了,活下来都不容易。

    胆魄、医术、观察力,一样都少不了,这一轮考验比上一轮难得多了!上一轮只要明晰八种药物的药理,就能解决。

    这一轮,需要掌握的,是这一片毒花海啊!难度高了不知多少。

    并且,后面的罂兰株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发现它的不同。

    药王心经也说是极其罕见的药物,恐怕这世间见过的都没多少。

    还有一点,这些问题只是凌飞现在看到的,易轻舞出题如此不凡,很可能里面有猫腻,还有其他凌飞没有发现的难点。

    但至少目前来说,就这些!凌飞左右而视,已经有人主动往里走。

    这些人都是顶尖国手,马上就出事应该不可能,他们肯定会想好行进路线。

    这里都是毒,他们也都会很警惕。

    左通也没动,他也在不断观察。

    唐墨轩,还有已经恢复生龙活虎的童千尘,秦妙心,都是在思考着什么。

    凌飞凝眸,也在看着眼前的毒花海,一点点往前张望。

    大家的想法都一样,一样样分析草药是什么毒,待草药都分析出来,确保安全再往里走。

    “啊啊!”

    这时,有国手喊了起来,惨叫着栽入毒花海中,引得周围之人纷纷注目。

    惨叫半分钟后昏倒过去,再发不出声响。

    一道人影突然掠出,好似会飞一般快步踏入毒花海,一把捞起这位国手,几个越步从花海里出来。

    跳到毒花海外,人影给国手喂了一颗药丸。

    让这些国手死当然不可能,易轻舞有分寸,他一定会确保这些中了毒的国手死不了。

    毕竟,还要当成节目播出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