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强而秉性恶劣,这种人易家刚开始时又爱又恨,可随着易天兴能力的展现,他在家族地位慢慢提高。

    和易轻舞不同,他还善于笼络人心,导致在易家地位越来越高,现如今于易家内有与易轻舞分庭抗礼的能力。

    听完十三的话,凌飞沉吟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十三不时打量凌飞,少爷为什么突然提到易天兴?

    凌飞摩擦着下巴:“这姜洋先留着。”

    “嗯?”

    十三一顿,“少爷,为什么?”

    “日后可能有用。”

    凌飞望向窗外。

    易轻舞是个什么样的人,随着交往凌飞也有了概念。

    她是个性情淡薄与世无争的人,让她去和易天兴进行争夺,恐怕很多时候她会心慈手软。

    易轻舞手段自然是高明的,但是,毕竟是易家之人,防不胜防。

    而这姜洋与易天兴有仇,留待将来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当然了,只是或许能派上用场,也不一定,留着便是。

    杀了他对凌飞而言只是泄愤,没什么更多好处,留着说不定更好。

    十三开着车,凌飞闭目养神,体内运转归一决,不断调理身体。

    山一程水一程,车子于蜿蜒车道疾驰,行不知几十里,豁然开朗,隐现人烟。

    人烟随着行进越发喧嚣,慢慢从青绿山水变成车水马龙。

    驶入燕京,左拐右绕,凌飞回到夏娃的别墅。

    一进客厅就看到夏娃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刷小视频。

    凌飞走过来,夏娃猛地扭头皱眉:“怎么回事?”

    凌飞一顿:“什么怎么回事?”

    “你的脚步声一点不轻盈,沉重许多,身体虚了很多?”

    夏娃上下打量凌飞,看到凌飞的脸色她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看你的样子像是脱力了。”

    夏娃的意识也极高,仅从脚步声就分析出凌飞身体状况。

    凌飞的脚步声她很熟悉,现在的脚步声一听就察觉到区别。

    “今天确实发生了点事。”

    凌飞在夏娃身边坐下,伸手自然拥住她。

    夏娃仰头伸出柔荑托起凌飞的下巴,左右晃动打量:“嗯,脸上没有口红印的痕迹,应该不是做得虚了。”

    凌飞脸一黑:“什么做得虚了,你脑子里想得什么。”

    “那是怎么回事?”

    夏娃捏了下凌飞的鼻子。

    “容为夫细细和你道来。”

    凌飞笑着将这件事完完整整和夏娃说了一遍,包括轮回组织的事情。

    提到轮回组织,凌飞还把碰上轮回组织的人的事也说了一遍。

    “轮回……”夏娃眉头紧锁,手不自觉抚摸自己的小腹。

    孩子在肚子里,如果说在这十个月内轮回组织来犯,她的战力得大打折扣。

    轮回组织在夏娃心中也有很深的阴影,年少时的事到现在她都记得。

    也是,凌飞这般铁血意志的男人都留下阴影,何况是夏娃。

    不自觉的,夏娃抱紧了凌飞。

    “没事,有我呢。”

    凌飞也拥住夏娃,眼中眸光闪闪。

    必须得摆脱轮回组织的阴影!现在夏娃孩子都有了,难道还让她们娘俩还在危险中度过么?

    “我们的势力在建,未来可以慢慢壮大,壮大到轮回组织都惧怕的程度!”

    凌飞在夏娃耳边低语,“只要是中等世家规模,利用燕京错综复杂的局势,轮回组织也动不得我们。”

    “嗯。”

    夏娃贴着凌飞的胸膛,轻轻应道,“我只是怕孩子,我自己是不怕的。

    轮回的人再厉害,我也有自信应对。

    可在这十月内,越往后我的实力越会大打折扣。”

    凌飞轻抚夏娃头顶:“放心吧,一切交给我。”

    “嗯……”之后凌飞一直在家里陪着夏娃,顺带调养身体,过了一夜,一大早驱车前往山谷。

    身体也大致复原,没有大碍。

    昨天的凌飞只是体力透支,不是救安若曦那时候的透支生命,自然不同。

    来到山谷刚好迎着晨曦,大部分医者已经早起,不少年纪大的已经在练五禽戏。

    医者是最懂得养生的人,早睡早起是习惯,起床后的晨练五禽戏更是日常。

    他们明白熬夜对身体的害处,明白各种养生之法。

    凌飞扫了一圈,发现秦妙心竟然也在。

    不过她不是在晨练,而是坐在院落角落的椅子上翻阅书籍。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记忆力好看书挺合适。

    凌飞走了过去,秦妙心抬眼:“昨天轻舞生气了?”

    “是有点。”

    凌飞如实道,估计到现在也有些。

    易轻舞是个很冷静的人,不会因为凌飞所谓“自信”的话而说服。

    除非凌飞真的夺冠,她才会消气。

    易轻舞好好的布置,却让凌飞给搞乱,万一夺不了冠,这段时间的心血付之东流,还会损失碧落明心手大纲和丹阳古方。

    如此,易轻舞怎能不气?

    秦妙心轻摇螓首:“你又何必逞强,这次比赛的重要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失败,轻舞的这些日子来的心血不都白费了?

    更重要的是,往后的计划也被破坏。”

    “你也认为我逞强?”

    凌飞笑容淡淡。

    秦妙心沉默许久:“或许你进步很大,但面对的毕竟是左通前辈他们。”

    凌飞望着晨曦:“那我们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以后再说吧。”

    秦妙心张了张嘴,凌飞,生气了?

    是因为自己对他实力的“贬低”?

    “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觉得,左通前辈他们在,多一个碧落明心手对你更好。”

    秦妙心道,“碧落明心手本身就是医术,没有什么不能用的。

    他们无理取闹,你偏偏赌气顺着他们,对我们的计划而言,很不利。”

    “如果没有碧落明心手赢下比赛,才会让效果更佳,更具权威性。”

    凌飞凝眸瞥向秦妙心。

    秦妙心思虑片刻:“或许是这样,但如果连比赛都赢不下,还有什么意义?”

    “妙心原来也是这么不自信的人。”

    凌飞道。

    “我……”“无论武道还是医道,我一直勇往直前。”

    凌飞淡淡道,“我不觉得他们比我强多少。

    我战胜过无数实力远超于我的人,即便强,赢的也不一定是他们!”

    比如江忻城,虽然实力是超越宗师,凌飞不还是赢了他?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