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的做法让人看不懂,不知道该说凌飞是够自信呢,还是该说他傻。

    不过呢,不论怎么说,对他们来说,凌飞的行径是好事。

    凌飞的碧落明心手让人窒息,这是一个极其逆天的医术,再难的病症在他手里都能治愈。

    这就好比是万能药,能不恐怖么?

    易轻舞看着凌飞微微蹙眉,面容冷了几分:“既然凌先生已经做了决定,那就这样。

    今日休息,之后比赛,改日再说。”

    言毕易轻舞直接往外走,身后两位身着黑色制式服装的男人跟在易轻舞后头,快步离去。

    就这么简短一句话,易轻舞直接走了。

    这让周围之人面面相觑,易轻舞场面话都不说了?

    似乎有点情绪化的感觉。

    而秦妙心却是看了眼凌飞,她没记错的话,易轻舞都是称呼凌飞为“凌飞”,可刚刚却说“凌先生”,明显是有脾气了!凌飞也顿了片刻,他当然听出语气中的不同,称呼上的不同。

    踌躇间秦妙心推了下凌飞:“还看什么,赶紧追上去。”

    “唔?”

    凌飞侧目。

    秦妙心又推了一把凌飞:“赶紧。”

    凌飞凝眸,颔首快步追上去。

    秦妙心的药丸的确管用,一直在慢慢复原,身体的力量越来越多涌上来。

    当然了,也是凌飞实力突破后身体大为不同。

    看着凌飞远去,秦妙心捂着心口,似乎,有些压抑,好奇怪……不舒服吗?

    凌飞快步走到易轻舞身后,易轻舞头也不回径直前走,面容淡淡。

    好像凌飞第一次见到易轻舞一样,那副云淡风轻,天下视如无物一般的模样。

    “轻舞。”

    凌飞唤道。

    易轻舞头也没回,直直前走。

    周围的影舞两兄弟对视一眼,悄然隐去。

    “轻舞!”

    凌飞快步和易轻舞并肩而行,侧目而视,她还是一副淡淡然模样。

    “怎么,生气了吗?”

    凌飞问道。

    易轻舞表情上看不出端倪,可方才对他的称呼改变就能说明。

    易轻舞扫了眼凌飞:“有什么好生气,凌少爷不过是尊从自己的意愿而已。”

    “……”凌飞脸上浮现笑意,易轻舞这话明显都带着味道。

    “诶,真生气了?”

    凌飞盯着易轻舞看。

    易轻舞面无表情:“没有。”

    “还不承认,明明就是生气了。”

    凌飞笑道。

    “说没有就没有!”

    易轻舞语调不自觉高了些许,说完后易轻舞顿了顿,重新变得沉默。

    “……”凌飞。

    “我明白,你是因为碧落明心手的事。”

    凌飞缓缓道,“中医复兴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我现在的做法是在破坏你的梦想。”

    易轻舞终于停下脚步,侧身直勾勾盯着凌飞:“没错,轻舞生气了!”

    凌飞露出一个笑容来:“你放心,即便没有碧落明心手,我也能赢得冠军!”

    凌飞很自信,那自信坦然的态度,那充满信心的笑容,极其感染人。

    易轻舞凝视凌飞良久,摇了摇头:“百密一疏。”

    说罢易轻舞扭头,又往前走。

    易轻舞真的没算到,凌飞会这么决定。

    她的布置安排相当圆满,现在凌飞这么一搞,反而是凌飞这里成了最大的漏洞。

    “你不相信我?”

    凌飞反问。

    易轻舞深吸口气又一次停下脚步:“凭什么相信?

    在场之人有左通前辈,唐墨轩前辈,还有你救回来的童家家主童千尘前辈!他们三人医术通神,神鬼难测。

    其他国手不知多少是隐匿的高手,这一次的比赛,谁也不能轻视!碧落明心手是你最大的底牌,失去了这张底牌,你的优势还有那么大吗!”

    “有。”

    凌飞定定道。

    易轻舞黛眉一蹙:“夜郎自大。

    或许,我一开始选择你就是个错误……”凌飞听到这话也是眉头一紧:“如果你从来都没有想过相信我,那我觉得,我们的合作的确是一个错误。”

    易轻舞一怔。

    “如果你选我从一开始就是因为碧落明心手,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结束合作。”

    凌飞平静道。

    易轻舞和凌飞两相对望,眼神交汇,隐隐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在传递。

    “呼……”最终,易轻舞舒了口气,“相信,但是,左通前辈他们的确……”“他们已经老了。”

    凌飞出口打断,“我,才刚刚开始。”

    易轻舞凝视凌飞,良久良久才道:“或许吧。”

    “轻舞,其实,你对我还不够了解。”

    凌飞幽幽道。

    “唔?”

    “我的医术,比你想象中要厉害些。”

    凌飞淡笑。

    易轻舞盯着凌飞看了很久:“希望如此。”

    ……易轻舞很快便离开,凌飞看了片刻也出了山谷,唤出十三。

    “阿九呢?”

    “押着姜洋先回燕京了。”

    十三道。

    “好,回燕京。”

    “是,少爷。

    “十三开车,带着凌飞往燕京而去。

    易轻舞说了今天没比赛,那就是没比赛,多出的时间,凌飞准备回去看看。

    “少爷,姜洋怎么处置?”

    十三问道。

    凌飞捏着下巴,望着窗外道:“易天兴是谁?”

    十三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

    “认识?”

    凌飞侧目。

    十三点头:“是的。”

    “说说看,他是什么样的人。”

    “易天兴应该算是易轻舞小姐的三叔,为人秉性极其恶劣,极其喜欢霸占他人有夫之妇,还会恶意摧毁他们的家庭,手段残忍!”

    十三眉头紧锁,“虽然说他为人秉性恶劣,可是,他的能力却毋庸置疑。”

    “怎么说?”

    凌飞侧眼。

    “易家第二代没什么人才,所以易家早前家道才如此中落。

    但是,二代中也不是没有佼佼者,易天兴便是!在易轻舞小姐救活易家后,易天兴有了更大的舞台展现他的天赋,他的能力随着舞台变大也越来越大。

    现如今易家最有权势的便是易轻舞小姐和易天兴!““唔?”

    凌飞心中一动。

    “现在虽然易轻舞小姐为燕京盛谈,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易家内部,易轻舞小姐也不是占据绝对的主导权。

    这易天兴分去不少权力,未来易轻舞小姐想要成为易家家主,易天兴绝对是头号大敌!”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