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沂水站了起来,扭头看地上的姜洋。

    现在的姜洋已经不复之前疯狂、坦然,已经是彻底死心。

    他所做的一切,他的计划,他活着的意义,全都消失了。

    “今天,你得死!”

    童沂水一步步朝着姜洋走去。

    “童沂水,他的命是我的。”

    凌飞突然道。

    童沂水一愣,扭头看凌飞。

    “不过我可以给你半个小时处置他。”

    凌飞淡淡一笑。

    童沂水露出笑容,带着几分残忍之意:“半个小时,足够了!”

    凌飞看了眼阿九和十三:“看好了,别让他自杀。”

    “明白,少爷。”

    阿九十三点头。

    姜洋从刚刚开始一句话都不说,如同枯槁。

    他已然绝望心死,还能说什么?

    之后如何发展他都已经不在意,因为他在没有一丝报仇的可能。

    在场之人饶有兴趣看着这画面,笑意深深。

    他们都是世家子弟,见惯了大场面,这个小意思了,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

    倒是易轻舞微微蹙眉,恐怕后期的剪辑不易啊……毕竟是要放出去的综艺节目,得头疼了。

    凌飞站直身体,从易轻舞的搀扶下起身,朝着姜洋走去。

    走到姜洋身旁,凌飞淡淡一笑:“想死,还没这么容易,想杀我,我会让你活着都是一种奢侈。”

    姜洋抬起头,眼眸从死灰恢复一丝光彩,冷笑一声,猛然张嘴准备咬舌自尽。

    既然没希望,一死了之,何必再受痛苦。

    然而凌飞的反应速度更快,第一时间扣住姜洋下巴,猛地往下拉,只听得卡啦一声,姜洋下巴让凌飞拽得脱臼了。

    “呜呜呜。”

    姜洋瞪大眼睛,脱臼的下巴让他连自杀都成为奢望。

    “童沂水,你要他,我交给你了。”

    凌飞微微侧首,望着童沂水。

    “放心吧,半个小时,够够的。”

    童沂水攥紧拳头,他会让姜洋在这半个小时内将他记得清清楚楚,一辈子都忘不了!凌飞缓步朝着门外离去,易轻舞低语一句:“影二。”

    “是……”凌飞虽然身体虚,但在易轻舞的地方,出事还不至于,他对易轻舞有信心。

    刚刚走出门口凌飞猛地扭头看向大厅内,强大的狼性意思让他感觉到,有一股带着强烈yu wàng的眼神在盯着他!这一扭头让队长心中猛地一跳,急忙移开目光,他心中暗道,如此机敏的警觉性,绝非一般人能有!这家伙,真得好好调查一下了,上回也是这样警觉。

    凌飞在大厅内扫了一圈,皱皱眉走了出去。

    他心中暗自沉吟,估计是轮回组织的人。

    这一次风头出大了,恐怕被盯上了。

    咦,不对,上次也有人在这样注视他,莫非是同一个人?

    那么,是轮回组织早就盯上自己,还是压根不是轮回的人?

    带着疑惑,凌飞走出大厅,转身回房。

    大厅内的易轻舞在收场,她淡淡而笑道:“各位,这一轮,我算凌飞加分,各位没意见吧?”

    左通看了眼门口:“没意见,凌飞小友医术超凡,自当加分。”

    “老夫也束手无策,凌小友用碧落明心手救回,自当加分。”

    唐墨轩抚须笑道。

    “嗤,不过是用碧落明心手而已。”

    一位面相阴翳的男人抬起头,“有这作弊一样的医术,谁来都能救回来。

    这不是证明他的医术有多高超,只能证明易不全前辈的厉害。”

    场面顿时一静,纷纷侧目看向这阴翳男人。

    易轻舞凝眸,这人?

    没有发过邀请函,是在三天后才来的医者?

    易轻舞认不出他来,似乎以前也从未见过。

    “我也同意,碧落明心手的确太逆天了些。

    和凌飞比试其实是在和半个易不全前辈比,我觉得不公平。”

    一些一心窥觊冠军的医者也开了口。

    易轻舞眉头一蹙。

    秦妙心蹙眉:“此言差矣,碧落明心手虽然强,但也有强大的副作用。

    凌飞虽然用了碧落明心手,可也付出了相应代价。”

    “付出代价是一回事,可他的的确确是在利用碧落明心手‘作弊’不是么?”

    “如果凌飞一直用碧落明心手比赛,我们都可以不用来了,这是和他比拼医术吗?

    是和易不全前辈!后面还有什么比试的必要。”

    易轻舞淡淡道:“那诸位认为应该怎么办?”

    “禁用碧落明心手!这场比赛我们认了,但后面,他绝对不能再用!”

    药师适时开口。

    周围之人纷纷迎合。

    易轻舞心中微沉,其实她对凌飞这么有自信就是因为凌飞有碧落明心手这无上神术!不然凌飞凭什么和左通、唐墨轩来竞争?

    凌飞还是太年轻,这种比赛经验丰富的医者太过占优。

    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这么说,她也不好直接否决……若是让凌飞禁用,凌飞万一夺不了冠怎么办?

    中医大计怎么办?

    事关中医大计,易轻舞不想妥协!“刚刚为什么没人开口?”

    童沂水冷哼,“因为凌飞在你们就不敢开口,现在凌飞走了你们就提意见了?”

    众人脸一红,的确如此。

    凌飞在谁敢这么说,让凌飞记恨上可不是小事情。

    燕京多少世家在凌飞面前低头,他们哪敢冒然得罪凌飞。

    “童少爷。”

    阴翳男人又开口,“不要因为凌飞救了你父亲,你就这么说。

    我们现在说的是比赛的公平性,在碧落明心手加入其中的情况下,等同于半个易不全前辈和我们比赛,这样的比赛还有胜算吗?”

    “我辈中人虽然自傲,可在面对易不全前辈还是只能低头。

    易不全前辈高山仰止,难望其项背。

    即便半个易不全前辈,也不是我们能比的。”

    阴翳男人说着,“如此没有悬念的比赛,怎么比?”

    童沂水冷笑:“那我换个说法问,易不全前辈若是有弟子,他能不能参赛?”

    “当然能。”

    旁边有人开口,阴翳男人皱眉瞪了他一眼,旁边的人一顿,闭上嘴,失言了。

    “既然能,那么请问,易不全前辈的弟子是不是会碧落明心手?

    既然会,难道医药比试上不能用不成?”

    童沂水道,“难道说大家认为碧落明心手不是医术,不能用?”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