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的治疗已经进入白热化,凌飞全身已然湿透,汗水如小溪般汩汩流下。

    凌飞所立的地面尽是汗液,积了一滩。

    但是凌飞的手上动作没有任何停下的痕迹,若幻影般飞速点击在童千尘周身穴位。

    并且,力道一次比一次大!所有人都在关注凌飞的医术,易轻舞黛眉缓缓皱起,凌飞,没事吧……碧落明心手是一样的极其耗费体能的医术,因为它太逆天了!进了黄泉都能把你拖回来,上天是公平的,如此逆天医术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上回凌飞救治安若曦就陷入虚弱状态,险些被凌子轩设计身死。

    现在不会还这样吧?

    易轻舞在担心。

    接下来还有比赛,凌飞虚脱可还怎么办?

    童沂水紧盯着童千尘,心中急切,若是父亲出了任何一点差池,他都不会原谅自己。

    因为那是他造成的大错啊!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凌飞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白,伸出的手指在发抖!凌飞所用乃是碧落手,若是没用碧落手,根本救不回童千尘!童千尘已然一只脚踏入黄泉,只剩下一口气,若不用碧落手,神仙也难救。

    秦妙心看着凌飞的动作,也在看凌飞,她黛眉慢慢蹙起。

    凌飞上次因为救安若曦就很惨,现在不会还这样吧?

    凌飞的身体开始慢慢站不稳,身体有些耗到极限的感觉。

    他的实力进步极大,然而,童千尘的毒实在太重,碧落明心手付出的代价自然更大!易轻舞欲言又止,凌飞可千万不能有事……噗!猛地,凌飞一指点在童千尘后心。

    “噗!”

    童千尘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浓密的黑血洒落地面,周围的人纷纷让开,满地黑血,触目惊心。

    凌飞单手擎着童千尘放下,面色苍白,往后倒退两步,身心踉跄,晃晃悠悠都快摔倒。

    凌飞身体后倒,一只柔软的手抵在他的背后,将他扶住。

    凌飞侧目,是易轻舞。

    “没事吧?”

    易轻舞问道,声音带着几分柔和。

    “没事。”

    凌飞勉力一笑,身体虽然难受,但现在的他毕竟不是以前的他。

    虽然虚脱,但休息半天一天就能恢复。

    秦妙心也准备上前扶住凌飞,刚刚迈了两步看到易轻舞的动作,又听了下来,顿了片刻抿抿嘴走了上去。

    “这是我秦家的mi yào,没有副作用,恢复身体有奇效。”

    秦妙心递出一颗药丸。

    凌飞看了看接了过去,想也没想放入嘴中吞了下去。

    “唔?”

    秦妙心一顿,“你就不怕有毒,或者是里面有一些……”“你不会害我。”

    凌飞淡笑,“我相信。”

    秦妙心美眸睁大,片刻,嘴角扬起:“算你识相。”

    童千尘被放下,众人围住童千尘,个个都伸出手想要把脉看看是否被治愈。

    他们想验证碧落明心手的强大!“唔,真的好了!”

    左通放下童千尘的手,盯着面色苍白的凌飞。

    “不可思议。”

    唐墨轩也道。

    “凌飞,碧落明心手,奇迹的诞生。”

    一位留着长发的阴翳男人低声低语。

    “真的……好了?”

    姜洋笑了,笑得凄凉,“那我这些年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傻子一样。

    呵呵呵呵……”“碧落明心手真的那么厉害么?”

    任天扬在旁边看着,眉头紧锁。

    队长在角落处低语:“有意思。”

    他心思频动,如果说永生花拿不回去,那必然受到组织惩罚。

    若是找到永生花的替代品,那就另当别论了。

    碧落明心手……似乎,很有研究价值。

    凌飞吃了秦妙心的药丸身体里有一股暖暖的气流在涌动,在滋润周身,慢慢缓过劲来。

    凌飞视线扫向童千尘:“他现在只是在昏迷,碧落明心手的施救过程会将他自然点晕,过一段时间会醒来。”

    童沂水仰天闭上眼睛,沉沉舒了口气,那股如释重负的感觉,好似塌下的天重新撑了起来。

    父亲是他的天,他还没做好天塌下来的准备,庆幸,天没有塌。

    童沂水垂首,看着凌飞一步步走了过来,凌飞也看着他。

    啪!童沂水跪在了凌飞面前。

    众人为之错愕!“凌飞,对不起,同时,谢谢!”

    童沂水眼眶发红。

    没人知道他这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心里经历了何等波折,从崩溃绝望到愤怒疯狂,从绝地逢生到如释重负,人生大起大落他这半小时经历了个彻底。

    凌飞微微摇头:“无碍,发生这种事,稍微失去理智可以理解。”

    童沂水对自己的疯狂凌飞没有怪罪,任何人在处于童沂水这个状态,都会这么疯狂。

    “凌飞,你是我童家大恩人!我童沂水在此立誓,我童沂水在童家一日,童家永远与你交好!”

    童沂水沉声道。

    凌飞凝眸,这对他而言可是个大大的好消息!他在建立势力,势力将来面对的可是元盟这一超级组织,袁家、莫家,这些都是仇家,压力不可谓不大。

    若是有童家这样的强大医药世家在,那他的势力未来处境会好很多。

    童沂水是童家默认的下任家主,童沂水的话基本就等同于未来童家的话。

    这句誓言,还是在众多世家面前立的誓,含金量十足。

    “起来吧,没必要跪着。”

    凌飞淡笑,“我们算是朋友,无需用这种方式表示谢意。”

    一个如此孝顺的人,本性必然不差,这样的人,凌飞可以当做朋友。

    凌飞不是什么好人,可他选择朋友的标准却很高。

    当初他为什么对展天啸一家不一样,就是因为展天啸一家父慈子孝,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品行,是他喜欢的。

    童沂水,同样如此!朋友?

    这个词汇让易轻舞一顿,认真看了看凌飞。

    她很了解凌飞,甚至可以说凌飞的资料她都了解。

    凌飞几乎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宿舍的几个,男性朋友几乎为零!凌飞孤僻、傲气,从不接近什么人,对于靠近他的人嗤之以鼻,这童沂水竟然能让他认作是朋友,太不容易了。

    朋友,朋友么……易轻舞由凌飞想到了自己,她也鲜有朋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