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证据的确无法对姜洋做什么,因为凌飞自己身上的嫌疑也没洗清,若是冒然直接对姜洋动手,于事无补。

    即便是杀了姜洋,凌飞还是一个受怀疑的人。

    若是动手,反而是让凌飞陷入更被动的局面。

    这样的凌飞,还能继续参赛吗?

    易轻舞可以同意凌飞参赛,其他人呢?

    一个嫌疑都没洗脱的人,还动手杀了其他人试图“掩盖”自己杀人事实的人,能继续参赛?

    凌飞看着姜洋,心中闪烁着昨晚的一幕幕,他在想自己有没有忽略掉什么东西?

    能够成为证据的东西?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时那么着急,姜洋说不定会遗落下什么……嗯?

    等一下!凌飞眼前一亮。

    姜洋对凌飞的眼神怡然不惧也是让旁边的秦妙心怪异,凌飞的眼神好似能杀人,燕京敢这么直面凌飞的都没几个人,这姜洋是真的不怕死么?

    凌飞盯着姜洋看了许久笑了起来:“很好,少有人敢这么盯着我看,不错。”

    “嗤,把自己说得多厉害似的。”

    姜洋嗤笑。

    凌飞眯眼:“不过,你以为我真的没证据?”

    “有证据,怎么会没证据呢?

    我身上的伤不就是你说的证据吗?”

    姜洋揶揄道,“你凌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死的说成活的都没问题。”

    凌飞面色依旧平静,缓缓道:“我突然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我在进童前辈房间时是因为听到里面传来动静才冲进去。”

    “什么动静?”

    姜洋散漫道,一点不在凌飞的样子。

    “两道声音。”

    凌飞举起手,“一,童前辈的咳嗽声;二,瓶子落地的声音。”

    姜洋瞳孔一缩,猛然间想到……将毒粉洒出来后因为童千尘的咳嗽他吓了一跳,瓶子也落在了地上!因为凌飞闯进来他根本没时间捡东西,直接就离开了!想到这姜洋背后冷汗瞬间冒出!瓶子,瓶子……凌飞一直在盯着姜洋看,见到这一幕嘴角微微牵起:“你看起来,怕了?”

    “没,没有。”

    姜洋喉间发干,如果被抓住,那他的一切布置都失去意义。

    凶手被抓获,还这么将事情闹起来?

    不可能了!那么,他处心积虑的计划只得泡汤,自己也得死在这!在场的人见到这一幕纷纷对视,有意思了……凌飞绕着姜洋踱步,嘴中缓缓道:“瓶子掉在地上的瞬间我就冲进了房间,看到的画面是歹徒直接跳窗,也就是说他没有时间捡地上的瓶子。”

    “你想表明什么?”

    姜洋硬着头皮道。

    “表明歹徒的瓶子现在很可能还在童前辈房间,我还在想歹徒拿瓶子的时候手里会不会戴着手套?”

    凌飞笑了,“如果没戴手套,瓶子上面一定有他的指纹。

    把指纹一采集,在拿在场各位的指纹一比对,水落石出。”

    姜洋脸色大变,变得异常难看。

    这等变化的脸色,让全场之人已经不用再思考其他人的嫌疑,就是姜洋动的手!易轻舞当即道:“影十一,去,到童世叔房间找找看。”

    “是,小姐。”

    门外一道声音应道。

    童沂水怒吼:“我杀了你!”

    童沂水朝着姜洋扑了过去,疯狂无比。

    “少爷,先别,把解毒药问出来再说。”

    童三刀拦下童沂水,“少爷,冷静啊!”

    童沂水胸口起伏,愤怒让他已经失去理智,不能正常思考。

    毕竟那是他的亲生父亲啊!“呵呵呵呵。”

    姜洋笑了,张狂而笑,“没想到,真没想到,计划会败在你手上。”

    姜洋看向凌飞。

    “你认罪了?”

    唐墨轩在一旁皱眉。

    “认罪?

    我有什么罪,我是无辜的!一切的一切你们都应该怪易天兴这个人渣!”

    姜洋嘶吼,眼眶瞬间变红,目眦欲裂。

    “易天兴?”

    凌飞侧目。

    姓易的人可不多……“三叔?”

    易轻舞凝眸。

    姜洋双拳攥紧:“当年,他抢我妻子,辱我妻女,害得我家破人亡!我与你们易家不同戴天!”

    易轻舞抿嘴,如果是易天兴,真有可能,她很了解那位纨绔三叔的秉性,就是个实打实的人渣!“当年我就该死了,易天兴安排的车祸没有杀了我,我活了过来!”

    姜洋盯着易轻舞,“从此我就立誓,此生必杀易天兴,一定让你们易家彻底毁灭!”

    “所以你就想借这次大会杀我父亲,想引起我童家和易家的矛盾!利用医药世家的影响力造成大规模的混乱,让两家仇杀?”

    童沂水嗓音都快嘶哑,眼中冒着红光一般。

    “不错!”

    姜洋一点没有否认,“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恨易家,让易家毁灭!”

    “易家怎么样都无所谓,你千不该万不该毒杀我父亲!”

    童沂水已经忍不住一拳轰在姜洋脸上,姜洋步步后退砸在旁边桌椅上。

    “你父亲是无辜,我全家人难道不无辜!”

    姜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辱我妻女,害我家人,让我堕入无间地狱!这笔账又怎么算!”

    “怎么算都不应该算在我父亲头上,有种你找易天兴去,竟然对我父亲动手,你就是个废物!”

    童沂水冲上去又是一脚。

    噗!童沂水也是世家子弟,这一脚很重很重,直接把姜洋踹得吐血。

    姜洋看也没看童沂水一眼,而是冷笑看着凌飞:“凌飞!你会招报应的,我姜家亡魂不会饶过你。”

    凌飞淡漠扫了眼姜洋:“和沂水说的一样,你是个废物,十足的懦夫。

    报仇找易天兴,过来杀童前辈,你脑子有病?”

    “我就是要毁了易家,我要让易天兴看看家破人亡是什么样的!”

    姜洋红了眼,嘶吼道。

    凌飞眉头一皱,闭上了嘴,没有继续说话。

    “现在你失败了。”

    易轻舞出声,“把解毒药交出来吧,这样能饶你一命。”

    姜洋眯眼:“饶?

    天都没饶恕我,我要你们饶恕?”

    “你已经失败,做什么都是死,何不留下解药多救一人?”

    唐墨轩摸了摸胡子说道。

    “哈哈哈,为什么要救人?

    多一个人给我陪葬,不是更爽?”

    姜洋疯狂笑道。

    “疯了。”

    凌飞摇头。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