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得正坐得端,不怕调查!”

    姜洋大义凛凛,死都不怕的他还会怕丢脸,还会怕别人说他狡辩?

    复仇是他活着的唯一目的,他还有什么不敢的!童沂水冷眸:“童三刀,撕了他衣服!”

    “是,少爷!”

    童沂水旁边一个精壮男人猛然踏步上前,手中的刀一刀力斩而下!刺啦——布帛撕裂之声,童三刀这一刀竟然是精妙地切开姜洋衣服,将他上衣劈开!童三刀又斩一道,姜洋背部衣服彻底崩开,露出背后的伤口。

    一块指头大小的伤痕印在后背,细微地看能看到上面的针眼。

    凌飞眉头一挑,这刀法,相当不赖!力道控制的相当精准,不多不少,刚好斩开姜洋的衣服。

    “果然!”

    童沂水盯着姜洋身上的伤口,身上有伤,证明真的不是凌飞动的手?

    “有伤!好小子,还装模作样的,差点误会了凌飞。”

    “嘿,老小子,刚刚明明是你一直说凌飞有问题,现在又改口了?”

    有人冷笑,讲不过这种见风使舵的人。

    “凌飞无辜的,我早说了,他要杀人还用下毒?

    嗤。”

    也有一开始就坚定凌飞没下毒的。

    童沂水盯着江洋:“你还有什么话说!”

    姜洋耸肩:“什么有什么话说,这伤口我不是解释了吗?

    前几天不小心伤到的,和昨晚没什么关系。

    当然了,你们非要认定有关系我也没脾气。

    你们这么多人,人多势众,说什么算什么咯,反正不是杀的。

    还有,为什么你们这么容易就轻信凌飞的话?

    哦,他说犯不着下毒杀人他就一定不会下毒杀人?

    他说昨晚是追歹徒就真的是追歹徒?

    他说射了一针就是射了一针?

    就不可能是他偶然发现我身上的伤口,所以栽赃嫁祸给我的?”

    童沂水扫视凌飞和姜洋,他现在被父亲的毒冲昏了头脑,已经有些没法正常思考。

    凌飞见状淡笑道:“好一张能说的嘴,舌绽莲花也不过如此。”

    “凌少爷夸奖了,只要你不诬陷我比什么都强。”

    姜洋道,他是铁了心这么晚,谁也奈何不了他。

    药师双手抱胸,饶有兴趣打量现在的场面,他倒是想看看后面会怎么发展。

    他对于情况乱不乱无所谓,甚至于说他唯恐天下不乱,闹得越大越喜欢。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浑水摸鱼拿回永生花,完成组织的任务,不然……必死无疑。

    药师瞥眼站在角落默不作声的队长,两人对视了一眼。

    易轻舞凝眸,看来需要帮忙了,凌飞的情况不是那么好。

    除非凌飞能拿出绝对性的证据,否则,姜洋就是占着理,当然了,歪理,可歪理也是理。

    易轻舞轻启樱唇:“这件事,谁是凶手暂时搁置一旁可否?

    沂水世兄,目前救童世叔更要紧。

    我用丹阳古药拖住的时间最多只有半天,半天过后,神仙难救。”

    童沂水怔了怔。

    “目前来说童世叔的情况虽然严重,但在场各位都是国手,全华夏顶尖国手汇聚一堂,若是不能po jiě此毒,岂不是堕了各位声名?”

    易轻舞道,“这样吧,本来今天另有题目,今天轻舞以此做题,谁能救下童世叔,增加一定积分,作为夺冠的一大筹码。

    此事作为夺冠重dà cān kǎo!”

    易轻舞其实想了很多,这些人恐怕都没有用压箱底的东西来救童千尘。

    就比如碧落明心手这种绝技,用了会让人虚弱,在场的人可能也有类似的绝技,但都不舍得用。

    方才的束手无策不是真的束手无策,而是他们在考量值不值得救而已。

    众人面面相觑,相互对视,一时间竟没人开口。

    童沂水眉头紧锁,若是能先就会他父亲他当然是愿意的,可是,身为医者的他很明白此毒的可怕。

    这是一种无名之毒,根本找不到入手的办法啊!看病最怕的是什么?

    是不知道它是什么病,不明白病原,如此怎么医治?

    怎么对症下药?

    中毒更是如此,你连毒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医治?

    童千尘体内的毒就是无名之毒,他看明白了这点,左通也看明白了这点,在场的国手都看明白这点,所以才说无法医治!光是找到毒素来源都难之又难,加上此毒诡异,踪迹难寻,即便知道了无名之毒是何物,也很难施救。

    只有半天的时间,如何救人啊!易轻舞一顿,似乎这话没有打动众人?

    易轻舞并不是医者,不明白其中玄妙。

    这种毒需要时间才能解决,远不是这半天能解决。

    在场的医者都比她清楚得多,她的话自然没有说动众人。

    姜洋嘴角噙着冷笑,就这样吧,拖着吧,不论如何对他来说都是有利的!“哦,夺冠筹码?

    那我倒是可以先看看。”

    凌飞走到童千尘身旁开始检查。

    舌苔、嘴唇、眼白、脉搏……“呵呵,别费力气了,此乃无名之毒,短时间找不出办法的。”

    姜洋嗤笑。

    凌飞放下童千尘,眼皮子一抬:“无名之毒?”

    “不错。”

    姜洋昂首。

    “找出下毒的人不就知道是什么毒了么?”

    凌飞淡淡道。

    “谁是下毒的人?

    凌少爷倒是说说看,凌少爷难道还是说我?”

    姜洋指着自己,冷笑连连,“凌少爷可不要血口喷人。”

    凌飞乜眼扫过姜洋:“我若是认定一个人是罪人,不需要证据。”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凌少爷,果然是个不讲理的人。

    也是,从你的过往事迹就能看出来。”

    姜洋冷笑。

    凌飞目光幽冷。

    姜洋见状道:“易小姐,这中医大会是你举办的,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这么冤枉我吗?

    易小姐,你的护卫队在他们没有证据时就不保护我了?”

    姜洋又一次把矛头移到易轻舞身上,他的最终目的还是易家,所以,一定会牵扯到易轻舞身上!易轻舞心念微动,这个姜洋似乎有些奇怪,他的举动……凌飞紧盯姜洋,而姜洋也看向凌飞,两人对视,姜洋视线未有丝毫偏移,一点都不怕凌飞!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