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不惊人死不休!凌飞这一句话让全场一愣,看向姜洋和药师两人!是的,他们两个未免太奇怪了不是吗?

    凌飞是什么样的人物,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主,谁敢得罪凌飞?

    他们方才气愤帮腔也只是说几句而已,哪像药师和姜洋两人,分别是往死了得罪,那个脑残会做这种事?

    但是,偏偏这两人就是做了,不得不让人深思深层次的东西!凌飞眸光幽幽,他脑中仔细回忆昨晚的事情,无数画面拼接粗串联。

    昨晚必然是两拨人来杀童千尘,第二波是轮回组织没什么意外,凌飞都看到了他的真面目。

    那么,第一波的人是轮回组织的人么?

    这个得画一个问号!凌飞刚开始一直以为一定是轮回组织的人,但是往深了想,很不对劲。

    从那人往窗口跳出去的动作来看,必然不是身手强大的人,粗略练点拳脚功夫而已。

    而第二波轮回组织的人身手极佳,只不过是包围的人太多太强他们才不得不束手就擒。

    如此来看,第一波的人是轮回组织的可能性很低!凌飞到这会儿冒出另外的念头,为什么杀童千尘的一定得是轮回组织的人?

    就没有可能是仇杀?

    或者是想夺冠而动手杀人扫清障碍?

    又或者是抱着其他目的?

    杀人的目的多了,是轮回组织的可能性也不是那么高!这两人里有没有人是轮回组织的凌飞不知道,但,一定有人有问题!“你别血口喷人!”

    姜洋眼皮子一跳,急忙道。

    “我倒是好奇,你凭什么敢说杀了我们这里所有人。”

    药师冷哼,他还是不信凌飞有这种能力。

    凌飞扫了眼药师:“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我,那么你方才的举动倒是不能完全把你划入怀疑圈。

    因为不知道我,若是正义,倒是有可能挺身而出。

    但是,你……”凌飞看向姜洋,“你一见面就说我名满燕京,身手强大,显然是知道我的情况,你有这么大的胆子,很让人怀疑。”

    姜洋心头直跳,好像情况有些不妙。

    童沂水方才一直是暴怒状态,这会儿凌飞的连番质问让他微微冷静下来,莫非真的不是凌飞?

    认真想想凌飞说的话,似乎不无道理。

    凌飞真想杀人,应该没人挡得住!若是不服气这里的人全杀了也不是不可能。

    他为什么要用最麻烦的方法来杀人?

    众人静默下来,易轻舞微微颔首,凌飞能镇住他们就好。

    凌飞看众人都沉默下来,不再红眼,他缓缓道:“都冷静了没?

    冷静了就听我说。

    毒不死我下的,昨晚我是跟着一个歹徒来的童前辈房间。”

    “谁?”

    易轻舞适时开口。

    “什么意思?

    早有人去了我爸房间?”

    童沂水盯着凌飞。

    凌飞颔首:“不错,昨晚袭击的人并非只有一波,而是两拨人!”

    “两拨人?”

    易轻舞黛眉一蹙,影舞卫报告的就是一拨三个人!还有人?

    “从一开始到方才我都认为是一拨人,但是回过头来抛开一切来想。

    这次的袭杀根本就是两回事,后一波来的是有计划有实力的,其目的虽不可知,却也能看出他们的组织安排及实力。

    而第一波之人,处心积虑,想好了用毒杀人,杀人方式截然于第二波,身手也不是第二波能比的。

    可以断定,这是两拨人!”

    凌飞道。

    “杀人动机暂时没法知道,扫除夺冠障碍,这一点的可能性最大。

    当然了,现在也不需要知道他杀人动机是什么,只需要揪出他找解药即可。”

    凌飞视线在姜洋和药师身上来回扫视,更多时间停留在姜洋脸上。

    凌飞心中认为昨晚动手的人就是姜洋,药师的可能性比较小。

    原因在于昨天比赛时药师说话的语气,让凌飞感觉他就是这种嘴贱的人,加上不认识自己,所以方才他的举动也可以理解。

    姜洋让凌飞看得发毛:“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是我下毒的不成!”

    “是不是,一查便知。”

    凌飞淡淡道。

    “查?

    什么意思?

    你有线索?”

    药师挑眉。

    凌飞视线在姜洋身上上下扫视:“昨晚我追上来,发觉不对劲,推门进去时发现歹徒正在逃跑,我射了一只金针,确信穿透歹徒的身体。

    我用劲不小,现在他身上一定有一枚金针射穿身体,估计伤口一晚上没那么快复原。”

    凌飞用劲之大,虽是一根针也不是普通人的身体能承受,必然在身上有明显的痕迹。

    众人目光纷纷投向姜洋,如果如凌飞所言,那就好办了。

    姜洋面不改色,可心中却在砰砰直跳。

    没错,他背部被凌飞用金针射穿,打穿了肺叶。

    是他昨晚彻夜疗伤才让他今天看似安然无恙,可身体的痕迹还是很明显,一脱衣服他无处藏身!姜洋脑中想法频动,突然笑了起来:“情况确实有点巧,我的身体啊,还真的是前几天受过伤,给各位看没问题,不过各位不会是要怀疑昨晚是我下的毒吧?”

    凌飞眉头一挑,好小子。

    说自己受过伤,以退为进,就算真的发现了伤口,也无法断定是昨晚的伤。

    至于说大家不信,重要么?

    你没有绝对性的证据,就没法证明他是凶手!童沂水脸色变得阴沉:“狡辩!”

    “什么狡辩?”

    姜洋笑道,“我真的是前几天受过伤,不信的话我可以找证人。

    童小哥,你不能因为父亲被下毒而冲昏头脑,看到有可疑的就认定他杀人,我的确是前几天受了伤,可不要冤枉我。”

    姜洋笑容深深,有种就闹啊,没证据就闹啊!闹大了他才不怕,只会让这次中医大会乌烟瘴气,易轻舞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若是非要认自己是犯人,那就实行最终计划,当场撞死,“以死明志”!这样谁还会认定是自己杀人呢?

    肯定觉得他是冤枉的。

    那么,他的目的就达成了!什么样的人最可怕?

    一个不怕死的人!死猪不怕开水烫,心有死志,抱着必死之志前来搅局的姜洋,怎么可能会怕!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