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凌飞杀人,需要用毒?

    这话让在场之人都愣了愣,凌飞的名头大家都有所耳闻,尤其是世家的那些国手,燕京中凌飞的“恶名”还不够响吗?

    他动手杀人,随手而为,还需要特意用毒?

    超越宗师之境的强者也能击败,这样的凌飞,有必要用毒来杀人?

    太浪费时间了。

    凌飞这话好似有魔力,让众人都怔了片刻。

    “呵呵,谁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

    说不定就是为了故意摆脱嫌疑呢?”

    姜洋笑道,“谁都知道你凌飞名满燕京,身手强大,会用这种方式杀人谁也想不到,这不是刚好可以给你洗脱嫌疑?”

    “我也觉得像,这次的比赛很重要,你不想放弃。

    用这种方式杀人是最能摆脱你嫌疑的,你那么聪明,当然不会用你最擅长的方式杀人,这种方式反而是最好的开脱。”

    药师牵着嘴角,耸肩道。

    “对,真有可能!”

    姜洋和药师一言一语让周围的人听得皱眉,的确不无可能!凌飞也有可能是用这种方式来开脱!并且,真相太真了不是么?

    当时大家都在场啊。

    “我还是相信我亲眼所见。”

    “对,眼睛骗了我们不成?”

    “就是,我也这么觉得。”

    “凌飞,你不必再开脱了,做了就是做了,是个男人你就承认!”

    姜洋指着凌飞道,“别畏畏缩缩让人看不起!我之前一直认为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现在看来要改变想法了。”

    童沂水紧盯凌飞:“我要杀了你!”

    凌飞扫视众人,面容依旧平静:“是不是我动手的还是个未知数,各位还是冷静点先想想办法能不能救回童前辈。”

    “还在狡辩,这么明显了你还狡辩什么?

    你……”药师指着凌飞道。

    “好,就算是我杀的,你们这群人又能怎么样?”

    凌飞直接打断药师的话。

    众人一顿,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杀了你!”

    药师冷笑。

    凌飞笑了,哈哈大笑:“杀我?

    开什么玩笑?

    我若是动手,今天你们所有人都得死在这。”

    药师一顿,嗤笑出声:“好张狂的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杀我们这么多人?

    光是各位国手带来的保镖都能杀了你,大言不惭!”

    药师说着眼角瞥向身后众人,这一瞥他顿住,他发现后头这些人对凌飞说的这句话都是皱眉,默默不语。

    怎么回事?

    这小子让他们怂了?

    药师并非燕京世家之人,他是轮回组织的人,对于凌飞的了解并不深,不知道凌飞是何等人物!凌飞要杀这里的人还真不费多少力,这一点在场之人很清楚,而药师却截然不知。

    “你们再怎么认定我是凶手也没用,即便我是,你们又能如何?”

    凌飞淡淡道,“耽误之急,多多考虑怎么救回童先生来得好。”

    凌飞的冷静,凌飞的淡然,让一些有心思的国手们都沉思起来,凌飞这幅姿态像是杀了人后的反应吗?

    可是,也有可能是凌飞本来就是这种冷漠的性格,杀人也不会让他眨眼,不是么?

    众人在犹豫,看向童千尘,而童沂水却爆发了。

    “救?

    怎么救!”

    童沂水怒吼,“左通前辈都没办法,谁能救我父亲!我今天就要你血债血偿!”

    药师见状帮腔道:“对,先解决了凌飞,既然是他下的毒,把他解决了不就有解毒药了?”

    “没错,先杀了他,什么都能解决!”

    姜洋也道。

    姜洋最想杀了凌飞,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国手身旁的那些守卫人员面面相觑,真的要动手吗?

    他们实力的确不弱,乃是宗师巅峰,这样的实力保护国手自然是够的,但是,面对上凌飞,真的够吗?

    “易小姐,你会帮忙的吧?”

    药师问道,“这样的人,你难道要纵容他不成?”

    “我相信易小姐会公断!”

    姜洋道。

    易轻舞黛眉微微一动,这两人这是在逼宫!逼她的宫!都说出这番话,易轻舞能怎么样?

    必须得站在他们这边,不然就是纵容凌飞,就是没有公断。

    如此一来之后的比赛还怎么办?

    易轻舞还有何公信力?

    易轻舞立场被迫要站在他们那边,这两人,心思也够深沉啊,不简单!易轻舞思忖片刻便道:“当然,若真的是……”“呵呵呵。”

    凌飞一声冷笑,打断易轻舞的话。

    凌飞乜眼,“我很奇怪,童沂水因为父亲的事疯狂我能理解,你们两个,似乎太过主动了些。”

    “这件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主动?”

    凌飞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

    “怎么,就不允许我有正义感?

    你这种人做了这种事,我挺身而出还有错了不成!”

    姜洋喝道。

    凌飞眯眼,视线瞥过周围的人:“按理来说,作为一个旁观者,你们会像他们一样才对,摄于我的名头不可能这么坚决得罪我。”

    “凭什么不可能,你的所作所为让人作呕,我为什么不能站出来指出你的问题?”

    药师反问。

    凌飞笑了:“这你不问问他们?

    我想,现场没人愿意坚决地站在我的对立面。

    因为,他们都没这个胆子!”

    众位国手纷纷皱眉,这种被贬低的样子让他们很不爽,可是,他们不得不承认凌飞说的话是事实。

    他们虽然帮腔附和,却不敢真的站在凌飞的对立面,凌飞发怒,他们谁也吃不消!君不闻五台山一役凌飞斩杀数百宗师强者?

    没这个胆子?

    药师心头一跳,想到刚刚身后那群人畏畏缩缩的模样,这凌飞难道真的有什么不一样?

    “惹了我,你们所有人死在这里不是不可能。

    当然了,我正常情况不会做这种事,我们无冤无仇。

    但是,若是真的得罪了我,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这一点,在场这些位都很清楚,可是,偏偏你们两个不懂,反而如此主动,分明是想要我死,我很奇怪,你们为什么如此主动?”

    凌飞眼眸闪烁着精光:“莫不是,童千尘前辈的死实际上是与你们有关,所以你们想赶紧找人栽赃嫁祸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