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轻舞站在大厅中央,童千尘躯体的后头,而右边则是满眼布满血丝的童沂水。

    全场之人在凌飞走进来之时,全都在盯着他看!这一幕,让凌飞心中附上几分怪异感。

    “凶手,来了?”

    旁边一人冷漠道。

    “嗯?”

    秦妙心怪异看向后头,没人,凶手是指……凌飞?

    凌飞眉头一皱,看了看童千尘的躯体,死了么?

    “我真没想到。”

    童沂水喉间发颤,那是压抑到自己,憋着自己嘶吼的颤音,“我还当你是朋友,你竟然杀我父亲!”

    最后一声童沂水嘶吼出来,声音之大让童沂水身旁的人都吓了一跳。

    童沂水满目血丝,眼神中尽是疯狂,怨恨!凌飞眉头一皱:“他死了?”

    “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

    左通站在童千尘的身旁,手抓着童千尘的手腕,是在把脉,“身体机能几乎消失,剩半口气。

    如果没有易小姐的丹阳古药吊一口气,估计已经死了。”

    丹阳古药也就是根据丹阳古方所制成的药物,只要你还没死,就能吊住一口气。

    “身中奇毒,毒素前所未闻,老夫也没见过。”

    唐墨轩看着童千尘摇摇头,“此毒诡异莫测,短时间内无法杀死人体,却能在身体中进行隐藏,想要解毒都没法入手。”

    “换句话说,只能等死?”

    有人出声。

    凌飞扫视全场:“在场都是顶尖国手,不施救,都在等什么?”

    “没用。”

    药师开口嗤笑,“谁都看过了,救不回来。

    如果不是丹阳古药吊着,早没命了,现在就看什么时候咽气。

    或者说,看看这丹阳古药药效如何。

    嗯,不错不错,刚好能让我们看看作为冠军奖励的药方有多厉害。”

    药师的笑声让童沂水面容变得冰冷无比,扭头看向药师。

    药师看到童沂水几近毁灭疯狂的眼神,耸了耸肩闭上嘴。

    在场的众多国手都看了,尽皆束手无策?

    凌飞眉头一皱,看来这毒的确可怕。

    “我看看。”

    凌飞道。

    “看什么看,你以为叫你过来是看病的?

    是杀你的,蠢货。”

    药师撇嘴。

    “杀人凶手,还以为自己的医术比左通前辈更强不成?”

    “这么多人都束手无策,就你有办法?”

    众人皆是冷笑连连,对凌飞相当不善。

    凌飞看了眼易轻舞,她平日里淡淡然的神色此刻有些变化,带着几分凝重之感。

    “怎么,你们都认为是我动手的?”

    凌飞淡漠发言。

    “昨晚不是有歹徒袭击,会不会是他们做的?”

    秦妙心也不相信是凌飞,忙说道。

    “秦小姐不必替他解释,就是他做的。”

    一个独眼的医者向前一步,“昨晚大家都看到了,歹徒被当场擒下,而凌飞却是刚好从童千尘房间出来!所有人亲眼目睹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就是,当我们眼睛瞎了吗?

    我们看得仔仔细细,凌飞就是从童千尘前辈房间里出来。”

    药师乜眼:“怎么?

    昨天比过第一轮看到三位前辈厉害,就准备杀了他们,为你的夺冠之路扫清障碍?

    啧啧啧,确实有这可能。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左通前辈唐墨轩前辈,还有我,你都要动手杀了?”

    “卑鄙无耻!亏我之前认为你是个男人,燕京种种事迹让人钦佩,现在看起来,真让人不耻。”

    童沂水死死咬着牙盯着凌飞:“为什么?

    就只是因为想夺冠,所以你就杀了我父亲!亏我把你当成朋友,你,真是一个令人作呕的卑鄙小人!”

    “哈哈,童少爷,你医术厉害人还是太单纯了。

    把他当朋友?

    呵呵,这种人渣当朋友你也是瞎了眼了。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种人你早该看清他才是。”

    药师冷笑着。

    “是的,应该早看清你这人渣,就不会让你得逞!”

    童沂水从牙齿缝中挤出一句话。

    易轻舞凝眸看了眼凌飞,想要出声,却又抿嘴。

    现在问题很严肃,童千尘不是寻常之人,他若死,造成的影响极大极大!她相信不是凌飞动的手,但也不能站在凌飞的立场上帮忙,这会让现在的场面矛盾激化,造成更恶劣的结果。

    想要庇护凌飞,不能以这种方式来站队。

    “仅仅靠看到我就确定我杀了童千尘前辈?

    未免太可笑了些。”

    凌飞淡淡道。

    “那你怎么解释你那时候从童千尘前辈房间里出来呢?”

    药师似笑非笑,“该不会是准不进去跟童前辈说该上厕所了吧?

    那个时间段,大家都睡了,你在里面,很奇怪哦。”

    “就是,这种问题还用想吗?

    肯定是你干的!我们外面一群不都是人证!”

    “你分明是比在场的人都要快到童千尘前辈的房间里,我们都是因为歹徒袭击才过来。

    请问,那个时间段,你去童前辈的房间做什么?”

    独眼国手姜洋也跟着道,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姜洋很开心,原本都做好了一系列之后的准备,例如,发现童千尘被杀,全体被盘问,若是查到自己身上,他就以死明志,将事情闹得更大。

    只要让易家倒霉,他做什么都愿意!没想到昨晚凌飞杀了进来,又刚好有歹徒袭击,他得以逃脱嫌疑。

    这会儿将罪责都嫁到凌飞头上,岂不美哉!药师也在笑,昨晚计划失败,没想到童千尘竟然死了,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对他而言就是个好消息。

    现在还扯上凌飞,这凌飞也是个强劲对手,刚好一并死了才好。

    对药师而言,所有有竞争实力的对手全死光了才好,他现在煽风点火当然起劲。

    凌飞面容冷漠,他终于察觉到了昨晚那股怪异感来源于何处。

    昨晚来杀童千尘的不是一拨人,而是两拨人!第一波是自己追上去的那道身影,当时他还以为童千尘的咳嗽声惊跑了歹徒,加上自己赶得及时对方没有得手。

    后来想动手时第二波的轮回组织杀手来,让他没有去追赶敌人,放虎归山。

    没想到那个凶手竟然是用毒杀人,童千尘早早中了毒,真让人意想不到。

    “你们说他是中毒,我凌飞若想杀人,需要用毒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