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围住,身着夜行服的男人虽然绝望,却并没有一丝慌乱,镇静看着众人。

    “你是什么人!”

    影舞卫里的一人开口问道。

    身着夜行服的男人眼眸一眯,既然如此,那就拼一把,反正也逃不了。

    “哼!”

    男人低吼一声,手持三棱刺直扑影舞卫而来。

    男人带着一击必杀的绝命一击到面前,影舞卫巧妙后侧半步,一人出拳一人出腿联合进攻。

    嘭嘭两声,男人中了两记重击,倒摔而去。

    旁边的一群守卫人员纷纷冲上前来,押住男人。

    在这么多人面前,男人想要逃脱升天,简直是痴心妄想。

    “说,你是什么人!”

    影舞卫站在男人面前,面色冷峻。

    男人冷笑一声,猛地张嘴。

    “他要自杀!”

    另一位影舞卫面色微变忙道。

    然而晚了一步,男人已经咬断舌头,血液浸透黑色口罩。

    影舞卫上前揪下男人的口罩,露出血液横流的脸。

    凌飞一直在旁边看着,看到男人他眉头拧起,果然,是今天中午和秦妙心吃饭时碰到的那三个人中的瘦子。

    嗯?

    等一下!凌飞好似想到什么,忙道:“去,左通和唐墨轩前辈那,他们也出事了!”

    今天下午三个人,现在只有一个人在这,证明其他两人已经过去。

    “放心,我们也有兄弟守着。”

    影舞卫对凌飞道。

    “不过,还是赶过去看看比较稳妥。”

    另一位影舞卫道,“谢谢凌少提醒。”

    说罢这位影舞卫快步离去。

    剩下一位影舞卫微笑着对大家道:“各位请放心,已经没事了。

    小姐早派人将这里保护起来,不会出现意外的。

    今晚来了几个人,尽在我等掌握之中,各位放心休息。”

    说罢影舞卫也没给大家多解释什么,转身离开。

    众人低声议论了一阵,然后全都回了房间,毕竟时间真的很晚,也没心思耽搁。

    凌飞也转身回了房,影舞卫说没问题等同于易轻舞说没问题,凌飞也不再去担心。

    走到门口便发现秦妙心在她房间踱步。

    “怎么了?”

    凌飞唤道。

    “你回来了!”

    秦妙心大松口气,刚刚外面闹动静她自然是知道的,发现外头动静后她第一时间来到凌飞房间,因为害怕……结果凌飞却不在。

    这让她不由得生出忧虑,凌飞不会出事吧?

    “外头出了点事,这么晚了不睡觉找我干嘛。”

    “外头出了事,我也睡不着。”

    秦妙心轻声道。

    凌飞微微一笑:“已经没事了,解决了,去睡觉吧。”

    “出了什么事?”

    秦妙心问道,“是不是下午的事?”

    “不错。”

    凌飞颔首,“那群人果然来了,轻舞准备也很齐全,没等我动手就已经解决。

    不过……”凌飞脑中闪过那个逃走的身影,因为实在天太黑,他根本不知道是谁。

    而这个人,似乎……“不过什么?”

    “没事。”

    凌飞摇头,“好了,回去睡吧。”

    “嗯。”

    秦妙心点头,她就是来看凌飞有没有事的,没事就好……秦妙心离开,凌飞沉思了许久将念头抛开,继续看书。

    此刻,院落里唐墨轩和左通的住处附近也爆发了战斗,两个黑衣人被围住。

    易轻舞已经有了凌飞的情报,早就有所布置,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得手?

    “束手就擒吧。”

    影舞卫对着眼前的黑衣人道。

    黑衣人数次尝试逃脱,但是都没法奏效。

    “该死,队长那边出错了吗?”

    “队长?”

    影舞卫心中一动,还有人?

    “快,别让他咬舌自尽!”

    这时,刚刚在童千尘那边的影舞卫赶了过来,急忙喊道。

    几个影舞卫适才反应过来,准备动手。

    可惜太迟了,黑衣人咬舌自尽!无独有偶,另一个黑衣人也是咬舌自尽,不留任何机会。

    ……一间房间内,一个独眼男人咬着牙从身体里拔出一根长长的金针。

    “这家伙,好狠,金针都刺穿肺叶了。”

    姜洋咬着牙。

    “不过,哈哈哈哈!”

    姜洋脸上爆发大笑,成了!“易家,易家!我要你们死!”

    “今晚只是开始,后面,好好尝尝绝望的滋味吧!”

    ……药师嘴角抽搐,看了眼队长。

    “队长。”

    “别说话,让我静一静。”

    队长面色阴沉,他刚刚也出去围观了,可他却不敢冒然动手。

    一动手,他也暴露,那就彻底没机会了。

    “为什么,之前都没有看到这批卫队啊!”

    药师忍不住道。

    早前两人就到处观察过,并没有发现影舞卫,所以才放心下命令,派人过来。

    借助黑夜,悄悄摸进来,将三人暗杀。

    没想到这批卫队如此厉害,三人都被逮到,只能当场自杀。

    “好一个易轻舞。”

    队长冷哼,“这批卫队极擅长隐匿,根本找不到他们。

    让我们误以为没什么强大的守卫力量,只有国手身边一两个护卫而已。

    恐怕我们的人刚刚进山谷就被他们发现,他们来了个请君入瓮,瓮中抓鳖!该死!”

    队长暴怒无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损失了三员大将!“后面我们怎么办?”

    药师问道。

    “先继续比赛,后面我再想想办法……”……这一晚闹闹了些动静,但是在所有人眼里都不是大事,就是晚上有些睡不好而已,什么事都没发生……是的,表面上看是什么事都没发生。

    背后之事,早已波涛汹涌,酝酿的祸事,在逐渐现出端倪。

    凌飞一夜没睡,和往常一样看着医书,一直到次日。

    如果没有外头的通知,凌飞不出意外会一直看到中午才吃饭。

    “凌先生,请您到客厅一趟。”

    佣人道。

    “什么事?”

    “是大小姐的吩咐,让所有人都来客厅。”

    “嗯?”

    凌飞眉头一调,新一轮的比赛要开始了?

    凌飞想着起身前往客厅,而旁边的秦妙心也正好出来,两人一同前去。

    走到客厅凌飞发现不对劲,绝对不是新一轮比赛。

    因为……大厅正中央放着一张床,床上倒着一位面色面无血色,闭上眼睛的中年男人。

    凌飞目光一凝,是童千尘!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