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驱车载着秦妙心回去,一路上秦妙心想着凌飞之前说的话,可爱……自己,可爱吗?

    秦妙心听得最多的话都是美丽,妙手仁心,可爱这种形容词似乎从来没有听过。

    可能小时候听过,但记忆已经模糊了。

    可爱这个形容词看似很简单,听起来也好似没什么。

    可是在秦妙心心中却起了波澜,原因也不是因为没人说过而凌飞说了,更大程度是因为,她发现了自己竟然也可以展现这样的一面,还是在凌飞面前。

    说得更明白一些,自己从没有在别人面前展现这一面,所以别人从没说过她可爱。

    凌飞说了她可爱,是因为她在凌飞面前有了这样一面的展示……那么往深了想,为什么自己会在凌飞面前展现可爱一面,而其他人面前从来没有?

    秦妙心不是没有朋友,不论男性女性都有,可是从他们口中得到的夸奖永远都是美丽、妙手仁心,自己从未在他们面前展现可爱一面。

    秦妙心望着凌飞,为什么自己会在他面前展现可爱的一面……他比别人特殊么?

    “干什么?”

    凌飞侧目。

    秦妙心连忙扭头:“没,没事。”

    “这么盯着我,真迷上我了?”

    凌飞笑问道。

    “去你的,才没有!”

    秦妙心连忙道,语调都拔高了几分。

    说完后秦妙心心头一震,泛起几分异样之感。

    是因为迷上了他?

    所以才会在他面前展露可爱的一面?

    说真的,秦妙心展现的并不多,可是,她是秦妙心,空谷幽兰般的秦妙心,她极少极少展现自己的情绪,这般俏皮的一面已经算是很不容易,算是展现很多了。

    想着想着秦妙心咬着嘴唇,心底深处又生出抵触感。

    她讨厌被摆布的婚姻,之前和凌飞成为朋友,却又因为秦家要联姻的事情,让她对凌飞生出烦躁感。

    现在也是一样,联姻的事,让她明明有些跃动的心多了烦躁感。

    她真的很讨厌摆布,很讨厌很讨厌……那股明明要升起,明明能让她明白是什么感觉的情感再次被她压下去。

    或者说被她骨子里不受掌控的性格给压倒,她更渴望一个不需要摆布的恋情。

    人啊,是一个很复杂的生物。

    就比如秦妙心,或许她可能有些喜欢凌飞,但是两人在一起是受操控的,她又很反感这样的事。

    这种情绪,逼得她把可能喜欢的情感给压了下去。

    人啊,真是世界上最难测的动物,他的情绪很复杂,很难理清。

    凌飞看看秦妙心,发现她不断变化的神色,也没有多在意,开车回到了山谷。

    回到山谷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夕阳余晖将山谷染红,岩壁好似活过来,布满色彩,多姿多彩。

    一些光滑的岩壁隐隐反射着光芒,淡淡光芒散落在院落中。

    凌飞和秦妙心走进山谷中,秦妙心不像之前一直看风景,而是低着头。

    来到院落,她快步回到房间,没有和凌飞说一句话。

    凌飞觉得颇为奇怪,刚刚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变这样?

    凌飞摇摇头,果然女人心海底针,他有那么多女朋友也还是没能懂女孩子的心思到底是怎么样的。

    凌飞回院落逛了一圈,一拍脑袋,重新走出山谷,他还得和易轻舞详细说说这件事。

    早上和易轻舞说的只是那两个人的话,现在是知道了更详细的情况,轮回组织的介入,这一点一定要上心。

    单独一个人,凌飞飞奔出去,速度极快。

    开车驶出一段距离,凌飞停下车,给易轻舞打了个电话。

    易轻舞那边等了许久才接通。

    “凌飞,怎么了?”

    易轻舞道。

    “之前我给你发的消息看到了吗?”

    “轻舞知道,开始前轻舞就已经准备周全,不会出现意外。”

    易轻舞道。

    “那最好,我现在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情况可能有点不一样了。”

    凌飞道。

    “何意?”

    凌飞将今天和秦妙心出去吃饭的事情说了一遍,说罢凌飞摇着头:“之前和你说了,永生花不能要,现在麻烦上门了。”

    易轻舞听后淡淡而笑:“凌飞,不像你了。

    几个人的事,为何你会如此在意?”

    凌飞一顿。

    “轮回组织轻舞并不详知,可从凌飞你的反应也能猜出他们的不凡。

    但是,即便再不凡,也只是在轻舞的地盘,想要翻天,绝无可能。”

    易轻舞语气平缓,却有无双霸气。

    易轻舞丝毫没有将轮回组织放在眼里,入了她的地盘,还想兴风作浪?

    不可能的。

    凌飞沉吟片刻,微微苦笑:“是啊,我怎么这么在意……”轮回啊轮回,都有些成了凌飞的心魔。

    “行,那没事了。”

    凌飞道。

    “这一轮,你发挥很不错。”

    易轻舞突然道。

    “唔?”

    凌飞嘴角微微牵了牵,“这一轮算是我的短处,那几个领先的前辈都是年长于我,后面就不好说了。”

    年纪大,见识多,见识广,这是左通等人的优势。

    所以在面对这一轮的问题上,他们解决才如此之快。

    很多毒素他们在行医数十年的生涯中很可能都碰到过,瞬间就知道如何解毒。

    可以这么说,凌飞要解开八八六十四种毒药,他们凭借经验只需要解十几二十种,其他都在过往生涯中解决过。

    所以凌飞才说这是他的短处,后面就不好说了。

    “后面也多加小心,题目,不简单。”

    易轻舞道。

    “好了好了,说到这可以了,免得后面给我透题了,那可就没意思了。”

    凌飞有傲骨,武功如此,医术也如此!他自信医术不比任何人差!易轻舞淡淡一笑,凌飞这一点她很是欣赏。

    若是凌飞向她要题,她会同意给凌飞,因为凌飞是她大计的主要执行者,甚至会把详细的内容告诉他,为了大计的安稳进行。

    但是,易轻舞会看低凌飞,在她心里,凌飞的地位会低到极致。

    此人不过尔尔……挂断电话,凌飞调转车头再次回山谷。

    这回回去天色彻底暗下来,今晚的夜格外的黑,天空也没有星月,只有院落里的灯光撑起山谷的光芒。

    风一吹,有股阴森的感觉在山谷中蔓延……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