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包间,右侧一扇落地窗,视野开阔,对面便是落玉谭奇观。

    落玉谭落水建起的水滴若玉一般,晶莹剔透,故而得名落玉。

    水流落在巨石上溅起,水雾漫天,午后阳光下彩虹映照眼前。

    “确实挺不错。”

    秦妙心也忍不住说道。

    凌飞望着眼前的景致点头,的确不错。

    “好了,你先下去,对了,招牌菜上一份。”

    凌飞道。

    “明白。”

    经理笑着退下。

    凌飞和秦妙心两人对坐,望着外头的风景。

    “你说不教训人还是动手了。”

    秦妙心轻轻笑道。

    凌飞调笑:“谁让他欺负了我未婚妻呢?”

    秦妙心脸一红:“这事还指不定怎么回事呢,别乱说。”

    “哦,原来秦小姐对我这人很讨厌啊。”

    凌飞摇着头,“也是,杀人如麻,一副死人脸,谁见了会高兴呢。”

    秦妙心闻言似笑非笑看着凌飞,不说话。

    凌飞奇了,侧目看秦妙心:“秦小姐妙手仁心,心地善良,我都这么说了你不准备安慰几句?”

    “你想要妙心说什么?”

    秦妙心含笑,“无非是想要妙心说不讨厌你,届时又会被你调侃。”

    “哟?

    变聪明了呢。”

    凌飞嘴角扬起。

    “妙心本来就不笨。”

    秦妙心轻抿樱唇。

    “不过今天我真没有想法让你说不讨厌什么的。”

    “不是?”

    “我猜到你会说讨厌,然后我发个脾气找借口离开,然后今天的单就你买了。”

    凌飞笑道。

    秦妙心忍不住莞尔,忍不住绽放笑颜。

    “多笑笑,好看。”

    凌飞由衷道,秦妙心平日里也笑,不过更多是礼节性的笑容,她发自内心的笑真的很美。

    “要你管。”

    两人谈笑着,菜肴终于送上来,这里的招牌菜都是些野味。

    据说是来自于深山中饲养的山珍,有着纯天然的肉质、感觉,味道极佳。

    柳家在投资落玉谭时早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将许多动物放入山中自由生长,刻意的驯养下产量大增。

    这些材料都用作现在的用餐,价格还贼高。

    两人谈笑着,一位男服务员走了上来。

    “先生,女士,你们的菜。”

    男服务员端着菜在餐桌上放下。

    咔啷——男服务员手一抖,差点把菜肴打翻。

    “对不起,对不起!”

    男服务员急忙道歉。

    “没事,不打紧。”

    秦妙心在看外头的风景,闻言扭回头淡笑道,这一回头她黛眉一蹙,盯着男服务员打量许久。

    凌飞也回过头看着男服务员,眉头一跳,看了他片刻。

    男服务员忙躬身致谢,转身紧张地离开,脚步都有些踉跄,险些摔倒。

    男服务员出去秦妙心看向凌飞:“他……”“中毒了。”

    凌飞接了下句。

    秦妙心黛眉微蹙:“嘴唇发青而脸色枯黄,拿餐盘的手上似乎有隐隐红斑。”

    “沙罗糜花之毒。”

    凌飞道。

    秦妙心面色越发凝重:“沙罗糜花生长环境刁钻,华夏地大物博也只有云滇之地有产。

    世界上产量最多子弟是国外著名的玛格丽野林,为什么他会中这样的毒?”

    凌飞眯眼:“云滇之地的毒带入燕京不是没可能,但是沙罗糜花栽采困难,不懂的人碰到就是死。

    能带这毒来燕京的人一定不简单,必然是精通毒药的人物。”

    秦妙心琼鼻嗅了嗅:“味道里还残留慑人草的味道,慑人草常用作mi yào。

    草药场地也不少,但云滇之地并没有……”说着秦妙心眼中带着几分怪异,看着凌飞,“很巧,玛格丽野林刚好有这种草药,还不少!”

    “也就是说,下这毒的人来自于玛格丽野林的可能性极高!”

    凌飞缓缓道。

    “不错。”

    秦妙心凝眸,“或者说,国外有人来燕京,还是携带重毒,他们想干什么!”

    凌飞沉吟着:“这服务员应该待会儿还会送东西上来,若想了解可以问问看。

    不过……要多管闲事吗?”

    若是没有秦妙心,凌飞不会在乎这种事。

    秦妙心顿了顿,似乎和她无关,可是,女人的直觉莫名让她觉得不对劲。

    “至少先救了他。”

    秦妙心抿了抿嘴道,即便是不管背后的事情,也得救他!凌飞不知从哪摸出一根银针,插入饭菜中:“饭菜无毒,从味道上来闻,不含任何药物。”

    “应该不是朝我们来的,那服务员进来前就是这个状态,证明他是中了毒过来的。”

    秦妙心道,“所以……”正说着,男服务员推着餐车过来,他的面色越发蜡黄,还有些发紫的迹象:“两位,你,你们的菜上全了。”

    男人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大喘气,状态越来越差。

    秦妙心叫住他:“服务员。”

    “啊?

    小姐,怎么了?”

    服务员转过头。

    “你在上我们的菜之前去了什么地方?”

    秦妙心问道。

    服务员一顿,没想到秦妙心会问这个问题:“是,是四楼403包间。”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不舒服?

    脑袋昏沉,皮肤刺痛,还有些麻痒的感觉?”

    秦妙心道。

    服务员眼睛一睁:“是啊,现在,现在好难受的……小姐,您是医生吗?”

    “懂一些医术,过来,我帮你治疗,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些问题。”

    秦妙心道。

    “嗯嗯。”

    服务员忙点头。

    秦妙心伸出白玉小手对着凌飞。

    “怎么了?”

    “借我银针。”

    凌飞摸出一盒金针放在秦妙心手中。

    秦妙心揪出一根金针走到服务员身旁,服务员面色怪怪地:“小姐,等一下,你是要用这个帮我治病吗?”

    “不错。”

    服务员面露难色,他有些不信秦妙心,即便秦妙心这么漂亮,他还是没放下对中医的成见。

    一般来说人越好看,你对他的戒心越低,会相信他说的话。

    可是,中医的风评太差,服务员有些不敢信……“这个,还是算了吧,我,我本来就准备送完两位的餐然后和经理请假去看病的。”

    服务员摇头道,他更相信西医。

    秦妙心微微蹙眉,多久没人拒绝她的医治了,上一次还是她游历华夏时发生的事。

    那时她敢出道,游历天下,悬壶济世。

    那时很多人都当她骗子,太多人不愿相信中医,没想到现在也碰上这样的情况。

    “你已经病入膏肓,最多还有半小时时间。”

    凌飞直接说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